師父的慈悲呵護及大法修煉的超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8日】一個同修自從修大法以來,身體上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同時在修煉過程中親身經歷了很多超常的現象,最近在學法中悟到:在證實法的今天,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應該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儘管自己文化不高,還是一氣呵成的寫出了草稿,本文是由同修幫助整理定稿。

我第一次見到《轉法輪》是在97年的2-3月份,那是我去表舅家走親。表舅告訴我說:他已經修煉了,這個功法叫法輪功。指導修煉的書是《轉法輪》,他叫人修「真、善、忍」,從做一個好人開始,修煉過程中能使人祛病健身。我拿過書來一看,《轉法輪》三個字及師父的法像,便打入了我的腦海中。可轉念又一想:家庭的事都忙不過來,哪有精力煉功啊。

說來也有緣,回家後師父的法像及《轉法輪》三個字,時不時的在我眼前閃動。第二天我便不由自主的到鄰居大姐家去玩說:大姐我昨天看到一本書叫《轉法輪》。大姐隨即回應:知道這本書,我95年就有了,不過還沒看完一遍呢,怎麼你想學嗎?我說:學就學。大姐說:你學我也學,我弟妹會動作讓她來教咱們。這樣幾天後我也得到了一本寶書《轉法輪》,可我文化程度低,不認識的字太多,由於天天問丈夫,他也不耐煩了,後來兒子教會了我查字典,我很高興。就這樣邊查邊把拼音寫在書上了。當寫到一百多頁時有同修說:師父不讓在書上勾勾畫畫的。我聽後真不知道怎麼辦好,恨自己記不住師父的話。同時我也反省了自己:當初學法時心不純,抱著治病的想法,還認為自己的脾氣不好,這個法修「真、善、忍」我就修這個「忍」吧。後來通過在學法中和同修們切磋,才真正知道了這部法的珍貴。

有一天在煉功場上我出現了病狀(像痢疾的症狀),丈夫看我痛苦的樣子,不由分說叫來大夫給我輸了液,當時我就好了。別人認為我是輸液好的,可自己的感受使我明白這次和以往可不一樣,原來全身無力氣得多少天,可這次我紅光滿面,面容比原來還好。這時有個同修來看我說:你看看師父在《轉法輪》中是怎麼說的。「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79頁)我恨自己太笨,記不住師父的法。心想:這點疼痛都承受不住,以後還怎麼修啊,如果再來一次我一定能過好關。果真晚上8點多又出現了以上的病態,並且骨頭還疼,皮膚一摸就疼的難忍。這時我姪女下班回來了說要看《轉法輪》,她拿過書來說:姑,你的書和誰換了,怎麼一個拼音也沒有了。我說沒和人換啊,我一看果然是拼音不翼而飛了,可我心裏還有點不相信自己,便打了幾個電話問其他同修,都說沒拿錯。我拿過書來一看,真神:書中的字我都認識了,能順利的讀下去了,打坐盤不上的腿也能雙盤上了。我可高興了,我想一定是師父看見我一心想學法的念頭而幫了我一把,讓我學法不再為難,感謝慈悲的師父。這又使我增加了堅修大法的信念。經過學法煉功,三天後我的病業關也闖過來了。丈夫、兒子、姪女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因而也都捧起了《轉法輪》。

在和同修學法時,我抱著歡喜心把拼音寫在書中不翼而飛的事講給同修,多數人沒吱聲,一個同修說:你不是夢中寫的拼音啊。當時我的心一下就火了,我做夢?那丈夫、兒子、姪女都做夢啊!第二天晚上集體學法,學到第七講時,書中突然顯現出三個拼音來,我很納悶:我在前五講寫的拼音怎麼在第七講又出現拼音了。我想:這是點化我這就是自己那本書吧。可這次在學法小組上我不敢說了。而20天後說我做夢的同修向我道歉說:北京研究會寫的故事中有2個和你講的一樣的例子,大法這麼神奇,我不悟還把神奇的事實說成做夢,真對不起師父。

從那我堅修大法,使我原來的胃炎、鼻炎、子宮脫垂、乳房中有綠豆大的黑影、身體浮腫、手不能握拳頭、眼睛睜不開、腰酸腿疼等病都好了,丈夫股骨頭壞死也好了。

在今天正法修煉的路上,也時時體現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一天我騎摩托車回娘家,捎了些不乾膠標語,回來的路上貼完了,快進城時,摩托車突然像沒油似的,一點勁也沒有了,像走在海綿上一樣,下車檢查一看也有油,就是說甚麼也走不動了,怎麼回事?當時已經半夜11點多鐘了,我就發正念排除干擾並求師父加持我:讓我一定能順利到家,不然七八里路我怎麼推回家啊。以往出去發真相資料我都是走小道,一是近些,再一個就是隱蔽些,而這次頭腦中老是想「走大道,不走小道」,我乾脆上了大道,這時摩托車也奇蹟般正常了。當我走到棉紡廠時,見在小道口處有警車蹲坑,我又是被它們掛號的。我一下子明白了,剛才為甚麼老是想「走大道,不走小道」原來是師父在點化弟子啊!這又一次見證了師父每時每刻都在呵護著大法弟子!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今天寫出這些不執著發表與否,只想用親身經歷來證實大法修煉的超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