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惡警無理阻止穆春梅家人探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7日】2006年3月1日,穆明偉、劉春梅與郝雲峰去看望郝福奎被綁架之後,穆春梅和劉明偉、郝雲峰被非法判勞教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迫害。為停止迫害,營救親人,她們的家人們分別於2006年4月8日、4月25日、5月8日、5月22日先後四次去馬三家勞教所探親、要人。自稱「臭名昭著」的惡警所長蘇境、政委王乃民等不僅不依法執法,盡一個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責任和義務,反而指使手下工作人員對家屬們的正當要求推諉、刁難、威脅和恐嚇,使家屬們承受極大的痛苦和壓力,希望更多的善良人關注此事,讓穆春梅和劉明偉早日無罪釋放,回到親人身邊。

5月22日早上8點多鐘,穆春梅家人來到了馬三家教養院總部,找總部院長,門衛不告訴,讓家人到111室去問,一女警(警號是210846)說總部院長在樓後面。又問甚麼事,家人就把不讓接見的情況講給她,她叫囂的說:「法輪功不轉化不讓接見,這是上面的規定。」家人讓她把規定拿來看看,她拿不出來,還叫囂的喊:「不讓見就是不讓見,愛上哪告上哪告去。」家人又問她總部院長在哪兒,惡警說不在這裏,還說:「找院長也不管。」家人問:「那院長管甚麼?」惡警說:「你找她(指蘇境)」家人說:「找過她了,不讓見,我們才來找總院長。」她又讓家人找管理科馬科長,家人說:「上次來要求覆議書和授權書讓穆春梅簽字,蘇境找來很多人其中就有馬科長,把家人都圍住了,更不讓接見,她們說拿進去讓穆簽字,可是拿出來時,我們看根本不是穆春梅簽的字,後來說漏了嘴,我們才知道穆春梅現在正在被關小號綁死人床,滿身長了疥瘡。姓馬的科長叫囂說家裏得給拿錢給穆春梅看病,還說死了誰家的人哪,我們只好找總院長。」惡警說:「我們這不轉化不讓見,找誰也沒用。」家人問她姓名,她不告訴,她又說她不管這事,她是管總協調的,並往外攆家人,讓家人找馬科長。

家人又來到樓後面,惡警說樓後的平房就是院長辦公室。一到樓後看見那裏已有很多老人都來找總院長,說集資住房的事,大家都自己拿錢十多年了,院長不給房票,一直不給答覆,大家都來找他,說他正在樓裏開會,家人一直等到十點多左右,張院長在平房和一個戴眼鏡的男警接待了家人。

家人說:「我們來幾次見穆春梅,蘇境指使手下不讓見。」這時戴眼鏡穿便衣的男警說:「穆春梅在裏面鬧得很兇。」這時張院長給蘇境打電話問穆的情況,對方說了很長時間,張就在聽,後來張把電話掛了說:「不是讓你們見過一次嗎?不看到穆春梅還問了一些情況嗎?」家人說來了幾次那次只有穆春梅的弟弟見一面,她母親和妹妹從沒見過。張說:「管誰見不是見過嗎?我們這裏有規定不轉化不讓見。」家人說:「穆春梅是好人,還要往哪轉呢?你們憑甚麼關押她?」張說:「別跟我說這些。」家人說:「我們大老遠來的你們不讓見沒有理由,再說上次我們來讓穆春梅在覆議書和授權書簽字,不讓見,她們拿進去說讓穆簽字,結果根本不是穆春梅簽的字,還說漏了穆春梅現正在被關小號綁死人床,身上長滿了疥瘡,馬科長和其他十多個男便衣把家人圍住不讓我們見,還說有病家裏得拿錢才給穆春梅看病,不拿錢死了誰家的人哪,而且蘇境和馬科長指使十多個男便衣的人對我們家屬叫喊,我們家人非常擔心穆春梅的情況,而且大連開發區公安局許雲剛說蘇家屯活體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張誣蔑說「明慧網造謠」,還說:「不讓見我們有規定,等讓見就通知你們家了,有病那裏會給穆春梅看病的,不行了會通知家屬的。」

多麼卑鄙的手段,還說出這種狠毒的話,家人說:「不管穆春梅轉不轉化,那是個人的信仰和思想問題,就是死刑犯也得讓接見吧,何況穆春梅不是。如果你換個角度,今天是你的家人被關在裏面,你會是怎樣的心情?」張和戴眼鏡人都說法律是無情的,說他還要辦公,讓家人出去,家人無奈的走了。

時間已經快中午了,家人來到了接見室,剛走到接見室門口,張院長和五個男便衣和一個女便衣從接見室裏面出來,(是關押大法弟子那裏)見到家人就匆匆的上車逃走,家人說接見穆春梅,接見室女警(警號是2108429)給打電話聯繫,這時已經中午了,女警們都去吃飯了。一會兒她們吃飯回來,在一些惡警中,其中有三大隊長姓王的惡警,警號(2108036)。家人叫住她說見穆春梅,她說薛隊長沒來,得好幾天才能來,我說了不算不能見,就匆匆走了。

過一會兒馬科長和一男的又來到接見室,馬一看到穆的家人就匆匆往接見室裏走。家人馬上叫住了他,說:「我們要見穆春梅。」馬說:「我們上邊有規定,不轉化不讓見,上邊有規定。」家人說:「有甚麼規定,你把文件拿出來?」他拿不出來,家人說:「我們穆春梅身體滿身疥瘡我們要見人,」馬說:」穆春梅有病,我們給她看病,讓見時我們通知你家屬了。」家人問馬:「我們穆春梅總不轉化就總不能見了,是不是這個意思。」馬說:「不一定,那得看穆春梅的表現了,得看她們隊長的。」說完就急匆匆進接見室裏去了。

家人讓接見室人聯繫穆春梅跟家屬對話,三大隊裏惡警不讓,家人說問一下穆春梅還需要甚麼,是否要存點錢,讓本人聽電話。惡警不讓,說:「你們就給多存幾百元錢。」家人說:「要錢我們得見到穆春梅本人才能給她存,我們不相信你們,總欺騙我們家屬,已經讓人對你們失去信任。」

這時接見室男惡警火了,說:「好像我們佔你們的錢似的,不存拉倒。」家人說:「你們穿警察衣服是警察,不穿那衣服跟我們一樣。文化大革命十年都平反了,法輪功也說不上哪天就平反了。」

下午一點多了,家人來到辦公樓找蘇境,這時蘇境正和一女的走出來,家人對蘇境說要見人,蘇境說不讓見,說她不管這事。家人又說:「上次讓穆春梅簽覆議書和授權書的字,根本不是穆春梅簽的。」蘇境說:「那誰能給你簽那玩意。」家人說:「根本不是穆春梅簽的,而且你們一個叫李娜的拿出來時說穆春梅現在床上躺著不能起來是怎麼回事?」蘇境當時一愣說:「啊,穆春梅耍賴,在床上躺著,她身上疥瘡發癢就在床上放賴,現在好了。」家人說:「我們不信,也不放心,要見穆春梅。」蘇境說:「這事別找我,我不管。」就匆匆走進接見室裏去了。

不一會兒王乃民出來了,說他看穆春梅現在挺好的,見你們就完了,王乃民還說穆春梅身上疥瘡好了。這時接見室一個男警和一個老頭警號(2108026)跟王乃民說:「他們說咱們扒了這身皮跟他們一樣,都是老百姓。還說文化大革命平反的事。」王乃民在接見室裏叫囂地說:「你們等著吧,我扒了皮也比你們強,怎麼地吧!在這裏說這些都把你們抓起來。」

家人說:「你們就這素質呀,對我們家屬都能這樣,可想你們怎麼對待那裏的人了。」王這時就趕緊進去了。家人無奈離開了,繼續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

以下附相關電話:
馬三家勞教所總部院長:張明強 電話:89216655
男秘書警號:2108254
馬三家勞教所醫院 院長警號:2118415
副院長:林青 警號:2118547
電診科醫師:湯彬 警號:2118551
      王傑 警號2118435
醫務科科長 張淑梅2118542
內科主任 翟寶勝 2118550
內科醫師 李美英2118551
射線科醫師:劉漢江 2118572
主治醫師:張志臣 2118573
 內科: 李 陽 211858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