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敬哲被瀋陽國保、張士洗腦班、馬三家迫害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7日】瀋陽大法弟子董敬哲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以下是她被瀋陽國保、張士洗腦班、馬三家集中營迫害的經過。

一、被瀋陽國保、張士洗腦班迫害的經過

2005年3月5日上午11點左右,瀋陽市國保、鐵西區國保、瀋陽市610人員、沈河區正陽派出所、武警等至少五、六十名便衣警察,將董敬哲在瀋陽市沈河區的住處樓下圍得水泄不通,並在樓的周圍拉起防護網。樓梯和樓頂上也站了許多便衣警察。

一個三十歲左右、兇狠的市國保惡徒乘消防雲梯,用消防斧劈開五樓的窗戶,破窗而入,把董敬哲和她的丈夫孫士友、母親馬廉曉背銬抓走,董敬哲右手腕被手銬卡出血。

瀋陽市國保和鐵西國保警察蜂擁入室,搶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筆記本電腦2個、手機4個、呼機4個、硬盤2個、激光打印機、噴墨打印機、一體機、刻錄機、mp3、身份證、存摺、現金、銀行卡等私人財物。部份衣服、生活用品也被掠走。

當時一個身穿武警制服的高個男警扛著錄像機錄像,瀋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兼市610頭目、人稱「馬支隊」(四、五十歲,戴黑框大眼鏡,狡猾偽善,身高1米70左右),先把董敬哲背銬從屋裏拽出來。董敬哲阻止男武警錄像,「馬支隊」說:「得給你錄,省著你自己又拍又錄的!」(指在網上揭露酷刑迫害)董敬哲說「法輪大法好」,「馬支隊」說:「你喊吧!別人還以為你是精神病呢!」一邊對手下說:「趕緊把樓下圍觀的群眾疏散開!影響太壞!」

3月5日中午,董敬哲被帶到鐵西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三樓,一直被鎖在鐵椅子上,「馬支隊」找來兩名鐵西國保的男警察對她非法審訊,因一直不說話,晚上被送到瀋陽張士教養院洗腦班。史鳳友3月5日晚上對一警察說:「抓到他們,『馬支隊』馬上報告了市610的一把手王書海」。

瀋陽市610、瀋陽市國保、瀋陽市司法局找來原龍山教養院的大隊長楊敏、龍山教養院幾年前認識董敬哲的人,和從社會上找的 「幫教團」等一群人,在洗腦班頭目、管理科長史鳳友和管理副科長關玉平等警察的指使下,對董敬哲圍攻洗腦。

在3月5日晚至3月8日董敬哲被非法關押在張士洗腦班期間,史鳳友多次給「馬支隊」打電話,彙報「情況」,請示對這些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如何「處理」、是否給灌食、扎針等。

3月6、7日,一些「幫教團」的人陸續找史鳳友,提出「不想幹了」、要求回家,史鳳友說:「你們走了,我怎麼辦?」

史鳳友允許幫兇王雁3月8日下午暫時回家(因為3月7日王雁家出事了),其他人不許走,每日給報酬20-50元不等。

3月8日早晨,董敬哲被幫兇王雁(男)推倒,頭撞到門上,史鳳友得知後反倒說董敬哲「早上動怒了」。當天下午,史鳳友先叫來男獄醫給董敬哲扎針,他到走廊打電話「請示」,回來說「趕緊把她送走」,之後拔下針,把董敬哲戴手銬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未經體檢,也沒有任何手續。

馬三家教養院大隊長李明玉(當時是三大隊大隊長)早早就在馬三家一樓等著。董敬哲噁心、頭暈,李明玉問史鳳友:「她怎麼這樣了?你們給她打針了?史科長怎麼親自來了呢?」史鳳友說:「沒辦法,上面領導指示的。」

二、被馬三家教養院迫害的經過

當時的三大隊大隊長李明玉叫來幾個幫兇,把董敬哲背到三大隊的「談話室」(門上掛牌「心理諮詢室」),談話室的牆上濺著血跡。幫兇說:「剛走了一個,又來一個。」董敬哲和她們講瀋陽國保的綁架迫害和高蓉蓉被警察毀容的事實,李明玉一下衝進屋,對幫兇大喊:「誰也不許聽她說話!」又說:「誰也不許跟她說話,就給我看著她!」

從2005年3月8日-3月31日,董敬哲一直被隔離關押在談話室,被大隊長李明玉、分隊長張磊用手銬固定在鐵床上,被獄醫曹玉傑、陳兵強制注射藥物76瓶(3月9日-3月24日),每天遭暴力灌食3次,每次都被灌吐血,日夜被銬在鐵床上。3月31日馬三家重新分大隊,才給她打開手銬,董敬哲把灌食後連續留在胃裏7天(3月25日-3月31日)的管子拽出來了。期間,在李明玉、張磊、曹玉傑和陳兵的縱容下,董敬哲還被兩名不是醫務人員的幫兇紮過針,血管被穿透。

灌食時,大隊長李明玉對幫兇說:「坐她身上!把她的嘴堵上,別讓她吐出來!」 每次灌食,董敬哲的頭部、四肢都被警察按住,曹玉傑、陳兵和李明玉讓人用毛巾使勁把她的嘴堵上、禁止嘔吐,董敬哲的牙被按倒,頭髮上都是玉米糊。馬三家的粗暴插管灌食,導致她鼻口出血、胃出血,灌食時經常窒息。

3月16日,分隊長張磊指使5個惡人用鋼匙對董敬哲強制灌不明藥物。從4月中旬到6月21日,每次被灌食前半小時,獄醫曹玉傑都讓幫兇人員先兌好玉米糊,臨灌食時,曹玉傑每次都裏從白大褂裏掏出不知名的藥物,加在玉米糊裏。這種特製的灌食「玉米糊」滴到臉上,馬上就起小疙瘩。

3月中旬,董敬哲被連續打了幾天滴流後,出現下肢癱瘓症狀;到4、5月份,完全不能自理。大連法輪功學員盛連英3月份被強制打了兩瓶滴流後,不能正常走路,4月份開始明顯的一腿粗一腿細,到「醫大」檢查出肌肉萎縮。董敬哲 3月17日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簡稱「醫大」),檢查出沒有膝跳反射。之後因抽搐、吐血,危及生命,多次被送馬三家醫院。馬三家醫院一男醫生說:「這樣的怎麼還能收呢?入院時怎麼沒體檢呢?」

3月31日馬三家教養院重新分大隊,當天下午,董敬哲被抬到一大隊二分隊213室。一大隊大隊長是李明玉,副大隊長是謝成棟(男)、王淑錚,二分隊隊長是張環、劉靜(現被調到三大隊)、謝家川(男),一大隊其它分隊的隊長崔紅(現被調到院部)、劉慧、范淑霞、張磊、張鶴、黃海燕、裴鳳、屠玉鵬、高雲天等,上述警察都參與了對董敬哲的灌食等迫害。

4月1日,馬三家教養院政委王乃民在大喇叭裏宣布:實行「三段式管理」,對一大隊嚴管制裁。4月6日,一大隊的所有警察和馬三家獄醫對集體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暴力灌食,用不鏽鋼開口器撬嘴,捏鼻子灌玉米糊,致使王金鳳(遼寧省阜新市)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幾乎窒息。

4月7日,馬三家教養院一大隊的走廊一片忙亂,聽見一女警喊「李寶傑的東西!」(指把李寶傑的衣物用品拿出來)。4月7日惡警用開口器野蠻灌食,導致李寶傑當場休克,當時獄醫曹玉傑、陳兵、丁太勇(男)都在場,把李寶傑抬出去了。李寶傑第二天死亡。4月8日起,馬三家暫時停止使用開口器,恢復了插管灌食迫害。5月中旬,在馬三家女二所一樓的鐵門裏,隊長楊雅琴(女,40多歲)對揭露迫害的學員大喊:「馬三家沒迫害死一個人,我以共產黨員的名義擔保!」

4月9日──4月22日,董敬哲被銬在女二所一樓的鐵門裏強制扎滴流60多瓶。獄醫曹玉傑像做實驗一樣對法輪功學員亂扎。4月19日,董敬哲被曹玉傑扎了10多針,滴流扎到肌肉裏,兩個胳膊青了,鼓起大包,腫的硬邦邦的,手被扎爛。曹玉傑還說要往董敬哲腦袋上紮;同日,林秀芹(遼寧省本溪市)打一瓶滴被扎了30多針,最後也沒扎到血管裏。林秀芹問曹玉傑:「當初我正常吃飯,你和李明玉為甚麼還對我打針、灌食?」曹玉傑說:「你吃的東西不夠!」

4月-6月期間,董敬哲被一大隊警察抬到馬三家醫院,被多次抽血,但幾乎每次都抽不出血。獄醫又抽董敬哲的動脈血,左臂動脈抽不出,又換右臂紮。董敬哲的動脈共被扎10多次,左右手腕被扎青、起包,也沒抽出血,馬三家醫院的獄醫不耐煩的說:「連血都紮不出來,掙她這幾十塊錢這麼難!」

5月9日──5月19日,董敬哲被銬在女二所一樓的鐵門裏強制扎滴流40多瓶;6月3日-6月21日,又被送到一大隊的「談話室」強制扎滴流60瓶左右。兩胳膊和手都腫起超過平時的兩倍,血管被扎得僵硬。

6月13日下午2點,獄醫曹玉傑和二分隊隊長張環故意對董敬哲超量灌食折磨,曹玉傑和張環讓幫兇按住她、用毛巾把鼻子、嘴堵上。她們給董敬哲灌了平時的5倍,灌進去的玉米糊全噴了出來。張環幸災樂禍的說:「吐吧!盡情的吐吧!」

6月15日,被關在談話室的法輪功學員朱雲質問曹玉傑:「每次灌食董敬哲都吐出來、還吐血,你怎麼還給她每天插管灌食兩次呢?」 曹玉傑說:「絕食就得灌,再吐,腸子上也能沾上點!」

6月17日,馬三家教養院院長張明強(2005年5月份上任,現被「選為」瀋陽市於洪區人大代表)和所長蘇境到一大隊談話室,張明強到董敬哲身邊說:「不說話的真不好辦!你得說話!」 法輪功學員朱雲(遼寧省葫蘆島市)馬上向他們反映5月17日馬三家男警察酒後把她打昏的事實,張明強迴避說:「那個咱們先不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曹燕茁(遼寧省葫蘆島市)向蘇境提出馬三家對她非法加期、灌食,蘇境氣急敗壞的說:「就得制裁!」

6月1日晚8點,張明強曾由一大隊大隊長謝成棟陪著,以「聊天」為名來到二分隊213室,張明強讓學員說絕食的原因,法輪功學員王金鳳(遼寧省阜新市)剛說到馬三家警察無故毆打學員、送小號折磨,張明強馬上打斷說:「你們不是講忍嗎?還是你們忍的不好」,隨即離去。

6月21日晚,董敬哲又被抬到一樓鐵門裏。6月22日早晨,所長蘇境到她身邊說:「有甚麼冤屈你得說」,之後用手扒董敬哲的眼睛。蘇境對隊長王穎超說:「她胃有毛病了,一會兒給她輸點液」。半小時後,董敬哲被抬到馬三家醫院205房間,被雙手同時扎滴流,蘇境告訴隊長王穎超:想辦法讓她精神起來。不一會蘇境又打電話詢問王穎超董敬哲的情況。

6月22日中午剛過,遼寧省勞教局兩男警推門進入205房間,年輕的男警對王穎超說:「這位是省勞教局局長。」馬三家醫院院長也在旁邊陪著。「遼寧省勞教局局長」拿起董敬哲的胳膊說:「都這樣啦」,馬三家醫院院長小聲向他彙報了董敬哲身體的各項檢查結果,說她的身體不行了。「局長」說:「她姐姐也在這兒吧」,隨後離開。

2個多小時後,董敬哲家人接到瀋陽市皇姑區610的電話通知,來到馬三家醫院。家人被叫到205房間,李明玉一改平日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兇狠表情,當著家人的面,笑呵呵的對董敬哲說:「我們伺候你多長時間了啊」,王穎超也熱情的說:「快看看誰來了」,說完兩人快速離去,再找她們找不到,被馬三家警察告知「下班了。」

2005年6月22日傍晚,家人把身體各器官嚴重衰竭的董敬哲接回。而高蓉蓉已於一週前的6月16日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