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北京西城看守所秘密轉移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日】2001年元旦期間,我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那時每天都有好幾千大法弟子被抓關在北京地區各看守所,他們大都是不報姓名、地址,被編了號的,其中大部份是一進去就絕食抗議。軍醫每天都過來給他們檢查身體、量血壓、灌食。每隔幾天,總有一批非常堅定、身體非常健康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轉移了,說是被送到大西北植樹造林、勞改去了,然而一去就沒了消息,生死不明。到底哪去了,同修們誰也說不清。

直到最近大陸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被揭露後,我才想起那時被各個看守所秘密轉移的一批大法弟子,說是送去植樹造林、勞改,中共官方能否提出令所有人信服的證據?還是通過軍隊把這些學員送到集中營裏屠殺了?內臟被活活奪走、慘烈的死去?!這一切無可辯駁的事實(可能還有沒揭示出來的更傷天害理的事),只有嗜血成性的魔鬼中共幹得出來!

2001年元旦那天,我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一群便衣和惡警對我拳打腳踢,把我往警車上拖,我拼命掙扎,使勁呼喊「法輪大法好」,惡人們用橫幅堵住我的嘴,不讓喊。後來,我和其他同修一起被關在一輛公交車上,分別送往各個看守所。

我被分到西城分局看守所。由於我拒絕報姓名、地址,他們把我編為88號。我對它們不配合,一個中年惡警兇狠抽我嘴巴,對我拳打腳踢,根本不把我當成女孩子。兩個女惡警拿著兩根電棍電我很長時間,還一個勁的說,電她眼睛,電她眼睛。我被它們折磨的死去活來,後來我承受不住它們對我的凌辱,就抱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人的思想去撞牆,撞的夠狠的(後來認識到撞牆與大法法理不符,但當時自己實在承受不住折磨,才這麼做的)。當時他們都怔住了,他們就拿來很厚的膠皮帽子強行給我戴上,還把連在一起的手銬、腳銬給我銬上。手銬、腳銬之間鐵鏈很短,我連腰都直不起來,只能弓著背一步一步的走。

我被非法關押的號裏有好幾個大法弟子,有的也在絕食,我因絕食身體非常虛弱,她們一看我這樣都很難過,無微不至照顧我的生活。我們每天都集體背法談體會,我們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因為我們誰都知道,今天在一起,明天是否還在一起,誰都不知道!每天都有身體非常虛弱的大法弟子,惡警怕死在號裏就把她們放掉了;每天也都有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每天還都有身體健康、不報姓名而被編號的大法弟子,被邪惡之徒陰森森的秘密轉移了,對外聲稱送大西北植樹造林、勞改去了;有的說出地址姓名被當地公安接回了。我在西城分局呆了九天,最後一天我昏過去了,當天晚上我和一些身體不合格的大法弟子被裝進警車,陸陸續續被丟在路邊,算是釋放了。

當年我要不是昏過去,我是否同樣面臨著被運到集中營虐殺。現在一想起與自己一起的同修被魔鬼醫生活活解剖,器官還要被移植,我人的一面難以抑制的悲憤強烈充滿胸中,不能自已。清醒時我告誡自己,只有更加精進,做好師父所教誨的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眾生,才能營救在集中營還活著的大法弟子,才能報答師父的無上慈悲、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