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桂春:活摘人體器官 中共幹得出來(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7日】(明慧記者報導)鐘桂春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的警銜,1990年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因為修煉和支持法輪功,於1993年年底和1994年年初被公安隊伍中的壞人恃權開除,因此而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許多人所知。此後,鐘桂春轉到中國對外經貿部中央大型特大型企業工委所屬的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任職,1999年7.20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之後,又被中化公司黨委長期監視,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幫助下輾轉到新西蘭。最近明慧網和明慧廣播電台的記者在美國紐約採訪了鐘先生。

記者:您是2003年從中國大陸到海外的,那從2000年到2003年可以說是迫害法輪功在國內搞的最兇的時候,您是不是了解一些當時大陸勞教所、監獄、公安系統的一些情況呢?

鐘桂春:我的情況是99年迫害以後就被單位看起來了。看起來以後,它們是對我實行嚴密的封閉,一個是不讓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接觸,一個都接觸不到,它們分著看管,把王相武、劉展我們三個,中化公司就是我們三個重點人,是中央特大型企業工委定的,三個重點人,是分別看管。比如說我就是五、六個人,多的時候十多個人。都是公司派出來的,甚麼紀檢啊、監察啊、保衛啊,甚麼人事啊、工會啊,一大幫人,還有黨委、黨辦啊,總裁辦啊這些,弄一大幫人把我看住。在北京,每個星期換一個場所,就是都到賓館啊、度假村啊。那麼到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是從網上看到的),他們把我送到了南方、江浙,讓我出去,他們也都陪著。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迫害最嚴重的時候。

那麼當時對於勞教所的情況,就說怎麼迫害的大法弟子,當時確實是由於我被它們監視,這些情況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從我公安裏的朋友,從他們的臉色、眼神來看,確實事態很嚴重。因為他們就是很擔心我,他們那種表示、那種表情就是很擔心我,說不讓我出去呀,或者怎麼著,就是不讓我參與大法的事情,就說這個。當時他們臉色、眼神都很恐怖,但是我不知道為甚麼,他們就是非常害怕,但是又不敢實話告訴我發生了甚麼、怎麼回事。

那麼這次通過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曝光這件事情,我想我現在明白了。把當時的情況聯繫起來,那麼那些個警察、那些朋友,在迫害高峰期,也就是2001年到2003年之間,中國大陸的勞教所摘除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然後焚屍滅跡,個別的警察是知道的。那麼他們為甚麼害怕呢?就說在中國共產黨這個手下,人一旦被打成反革命,一被敵對,那就根本不把你當成人了,根本就談不上甚麼法律不法律了,就變成了「階級敵人」,變成了「專政對像」,它就任意宰殺,就像宰殺動物一樣宰殺,這就是共產黨歷史以來它的做法。只要你在它的眼裏成了「反革命」,那它就隨意的處置。

記者:我們也聽說它們是在選擇一些年輕的、身體很好的法輪功學員,然後把他們作為活體器官的供源,一旦有這樣的病患,有這樣的病人需要的器官,馬上就把法輪功學員在他活著的時候就把器官摘除下來,腎臟啊、心臟啊、眼角膜等等,然後放到病人的身上。那聽說這個勞教所呀、監獄呀、610呀,它是一條龍作業,好像全國都可以調配這些事情,這方面的內幕您怎麼看呢?

鐘桂春:我想呢是這樣。因為我是在公安系統工作,所以我敢確認、我敢說這些事情他們是做的出來的。那麼就是說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勞教所、公安和各個醫院勾結幹的這個事情。那麼參與這件事情,當然也包括軍隊的醫院、武警的醫院、公安醫院,各大醫院都參與了這些事情。為甚麼呢?這都是經濟利益驅使,都是經濟在起作用,都是錢在起作用,它們都是為了錢。那麼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大陸很多很多的人腦子就只剩了錢,沒有了道德,沒有了良知,沒有了人性,是錢、是經濟使他們變成了這個樣子,一點不奇怪的。

記者:根據您了解的情況,您覺得江澤民和羅幹在這個事情當中,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然後就地焚屍滅跡、這種國家性的犯罪當中,江澤民和羅幹起的作用是甚麼?

鐘桂春:這個實際上就是江澤民和羅幹定的,就是它們做的,就是它們下達的命令做的,就是為了解除它們的心頭之恨。因為它對法輪功很恨,所以一定要把法輪功鏟除,要消滅。所以它辦法怎麼狠、怎麼殘忍、怎麼凶殘都可以,就是你隨便去用。那麼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哪、焚屍滅跡啊,你們怎麼處理都行,這都是羅幹和江澤民下的令,都是它們做的,事實上就是這樣的。沒有它的指使的話,下面是不敢這樣幹的,真的不敢這樣幹。那這個最大的元凶和兇手就是江澤民和羅幹。

記者:就您所知,江澤民、羅幹與法輪功有甚麼私仇嗎?

鐘桂春:它不是有私仇。我講到這個問題呢,就是說迫害的理由非常可笑,讓人家不可相信。公安的政保就是為了它的一己私利,為了保住政保的地位,製造、導演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所有的證據,給中央提供證據,那麼羅幹就是為了往上爬,討好江澤民,要進政治局常委。那麼江澤民就是出自於自己的妒忌、小心眼,怕隨時失去手中的權力,鑄成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最殘酷的迫害。那麼這個理由聽起來很可笑,但是它畢竟是事實。

我想當時在各地勞教所發生了這些事情,共產黨是幹的出來的,只有它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們幹不到的。任何的流氓手段、任何的卑鄙、下流的、殘忍的,它們都做的出來。而且是你要想找甚麼證據的話,它是在銷毀證據。就是為了掩蓋它的真相,它在銷毀證據。所以找證據,雖然它在銷毀,但是找證據應該不是很難,因為畢竟面積太大了,迫害不是殺害一個人、兩個人,可以瞞一下的,殺害的法輪功學員數目現在很難統計,這麼大的數字,這麼大的範圍。這樣的話,它的證據是很難隱藏的住的,很難掩蓋的。所以中共目前害怕的也就是這一點,這是它最要命的地方。

記者:最近中共有組織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謀利,然後焚屍滅跡,這個事情揭出來以後呢,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成立了「全面調查迫害法輪功真相委員會」,簡稱「調查真相委員會」,您對這個事情有甚麼看法?

鐘桂春:自從這個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這件事情曝光以來呢,我也是有這麼一個想法,就是怎麼做這件事情。那麼法輪大法學會和這個明慧網組成這個真相調查委員會,我認為是非常非常必要的,應該加大這個調查的力度,只有這樣,才能獲取更多更多的證據,才能夠徹底的揭露中共屠殺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才能把他們的罪行、血腥暴行暴露天下。

我也聯想到還有證人出來公開舉證,我也聯想到中國前外交官陳用林先生出走,天津市公安局610前官員郝鳳軍先生,站出來公開揭露中共惡黨、惡人迫害法輪功的暴行,還有近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殺人滅口血案的兩位證人公開站出來舉證。還有大陸的高智晟律師冒死為法輪功上書,並表示要親自參與調查中國勞教所、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屠殺罪行。他們非常之了不起,人們會記住他們。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