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勸三退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0日】在50多年惡黨文化的洗腦下,在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六年多的時間裏,今天有不少眾生對大法認識不清,或不了解真相,或知道了真相也是麻木不仁,善惡不分,為此倍感救度眾生的責任緊迫和艱鉅。在此向同修彙報一下我在講清真相,勸三退救眾生過程中的思想及事例的點滴情況。

背法去怕心

首先談談走出去前的思想狀況:因我學法不深,走出去的面也不廣,比起精進的同修相差很遠。究其原因還是一個「怕」字,怕自己若被抓承受不了酷刑,怕連累家人,再加上自己生來就膽小,體弱多病,小時候一個人不敢呆在家裏,不敢一個人睡覺。修大法後怕心去掉了一些。究其怕心的根本原因還是為私為我的綜合症。

要想救度眾生,必須走出去,必須去掉怕心。每當我走出去的時候,每當生起怕心的時候,我就誠念師父的經文《怕啥》鼓勵自己,出門就背,念著念著,怕心就慢慢消失了,到了真正講真相的時候甚麼也不怕了。

不久前的一天,我在小區門口碰到幾位以前在一起打太極拳的熟人,她們問我:你的拳打的那麼好,怎麼現在不打了?我說我在修煉法輪功,她們問為甚麼?又說中央鎮壓的那麼狠,你不怕嗎?我坦誠的說:怕甚麼,我們是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不是好人越多社會風氣越好嗎?我就認真的給她們講法輪功是甚麼,中國現在有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等。發現她們聽的很認真,其中有一人說:怪不得你長胖了(因為我以前面黃肌瘦,體重不到90斤)。另一個說,我也有一本《轉法輪》也看過一遍。我馬上說,你一定要把他保護好,放高點,因為那是一本天書啊!她點頭答應。談著談著,估計有20-30分鐘的樣子,突然我感覺頭頂的(百會)法輪飛轉,我立即領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甚麼,這時我才想起了我們所站的地方與門衛的位置只有兩米之隔,回頭一看兩個保安在那轉悠。於是我馬上送走了她們,她們也向我投來友好的目光,像這樣的事例很常見。

耐心善心講真相

再談談看了師父2005年2月14日和2005年2月15日先後發表的《再轉輪》和《向世間轉輪》後,感觸較深便提筆寫兩退(因我不是黨員)申明,寫完第一次覺的沒寫好,重寫,當第二次快寫完稿時,突然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下來通透全身,那麼神奇的感覺無以言表,師父那偉大的慈悲使我倍覺溫暖,頓使我熱淚盈眶,我是流著淚寫完我的名字的。

我認為家人是必須首先勸退的對像,這也是開創更好的修煉環境,對家人講真相與對陌生人講真相,勸退一樣要耐心細緻,有的還得多次,反覆的講,並讓其看《九評》《江澤民其人》及有關傳單,明慧、正見等資料,如能接受,很快就退了。

也有的難做一點,特別是不居住在一塊的親人,黨齡較長或有點地位的人接受較慢或不接受,我就用走動的辦法,與他們同住幾日,以身教重言教,以耐心,善心感化他們各個去擊破,效果也很好。

2005年11月28日,我和一同修去了郊縣的城關鎮,到達後已是中午快11點了,先去的一家曾經是我單位領頭人,他幾次來電話,我體會到他渴望得救的心情,因我上次去他家時只送上了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記住在心中默念,他很是願意,因他發現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和精神面貌與在職時完全是兩回事,他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就給他講了法輪大法的真相,可我當時資料已送完了,我也沒想到他會接受這麼快,就許諾下次一定給送護身符來。這次去後他喜出望外,馬上接了「九評」,真相資料及護身符,並立即把護身符放入了上身內衣的口袋裏,我給他提出了退黨要求和為甚麼要退出邪黨的道理,他馬上報了名,托我幫他辦理,因他老伴是佛教信徒,甚麼惡黨組織也沒參加過,但她也很樂意的聽了我們的講話。他們已買好菜要留我們吃飯,我說我們還有很多地方要去,沒時間,他們送了我們很遠的路,並要我們常來,

接著同修陪同我們又去了另一家,這家男主人以前是工行行長,性格內向不好接觸,但沒料到的是,我們帶去的資料他接過就坐下來看,女主人熱情招呼我們,於是我們馬上進入主題,講真相勸三退,沒想到女主人一下子就同意退了,還提出要學法輪功,同修推我教她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我毫不猶豫的上床打坐,教她打手印的動作,我打手印時那種「緩、慢、圓」「內柔外剛」,內在的機帶動我輕飄飄的動作非常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我感到真是神奇,同修和男主人也在一旁觀看,當教了兩三遍時,她說她快學會了,並說:「兩手拉開」時感覺真的胸部內很舒服。我真為她高興,又一個生命走入了大法。臨走時我把他們三退上網任務以及教功事宜交給了當地同修,同修也很樂意。

考驗時時有

在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一件奇事:送走了同修後,我上了去另一鎮的客車,車上的人沒滿,我剛找一個位置坐下,就有一個中年婦女給我打手勢,暗示旁邊坐著小偷,我剛定下神來,突然一個中年男子問我:你是去××鎮的嗎?我說是,他立即掰了我的車票叫我跟他走,他把我帶到另一車上,開車就走,車上只有一男一女,30歲左右,穿的還是警服但沒戴標誌,當時我想:不會遇到甚麼麻煩吧?但我沒有「怕」,我就和顏悅色地問那女的:為甚麼叫我一人?那人告訴我,司機有急事,必須馬上趕去××鎮,我邊觀察他們的談吐邊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物質及亂法爛鬼,讓他們明白大法好,也是救度他們,並時不時地在他們講話中送上兩句:惡行必自斃,善行會得福報的道理。本來50分鐘的車程,不到半小時就把我送到目地地了。我反思:因為我有怕心,師父就用這種環境考驗我,幫我去掉這最根本的執著,又用最快的時間把我送到了我要去的地方。師父巧妙安排,佛恩浩蕩,使我永世難忘。

鼓勵新學員

12月6日,我和一新學員去了漢口那邊的一同修家,他們兩口都是7.20以後得法的,女主人先是帶修不修的,後來就乾脆炒彩票,還很入迷,男主人是行長,家財較豐厚,由於在今年體檢中發現有病,也想修煉。之前我多次上門送去「九評」及一些資料,和《轉法輪》及有關材料,他明白後對我們說:「我受了共產黨的害,在吃喝玩樂中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了,沒有身體有錢又有甚麼用呢。」我勸他按真善忍做好人,認真學法,退出惡黨,精進實修,會有轉機,會得福報。並勸他愛人趕快回到大法中來,認真學法修心,丟掉不好的習氣,夫妻同修一部大法,多幸福呀!他們接受並很快走入了共同修煉的路。而且還很精進。這次我們去,她叫來了幾個新學員,我們一起交流切磋,一起發正念,大概發了半小時左右,感覺真神奇,好像他們都包在我強大的能量場裏,那種神聖的舒服的感覺無以言表。發正念結束後有的說:我原來雙盤4分鐘腿就受不了了,有的說我雙盤8分鐘就得把腿拿下來,有的說我只能盤12分鐘就受不了了,今天怎麼半小時也沒痛呢?真是奇事。但我深知,這是師父的加持,是對新學員的鼓勵,我深深的體驗了「佛光普照」的法理。

「原始」的真相要重複講

到另一同修家吃飯時,主人非常熱情,我趁大家正高興時講真相,邊吃邊講,有人說你們法輪功甚麼都好,就是不應該去天安門自焚,不應該參與政治,還有煉功中還死了一千四百多人。

我一聽一驚,怎麼還有這樣「原始」的問題呢?真還有不了解真相的人們呀!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們。我馬上提了幾個問題要他答覆:警察有背著滅火器,攝像機巡邏的嗎?汽油不是最易燃燒的嗎?為甚麼放在自焚者王進東大腿中的兩個裝滿汽油的雪碧瓶還完好無損呢?他們答不上來,同修說這都是在演戲。我說製造假相蒙世人,導演竟是江澤民。自然就引出了江澤民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及鎮壓的殘酷性,並解釋一千四百例的由來和所謂的煉功人殺人的真相,並告訴他們,大法修煉者上北京是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以免人們受害,也是為了救度世人。大法弟子頂著壓力,冒著生命危險揭露邪黨罪惡,反迫害,救度不明真相的眾生,這是壯舉,不是參與政治。

那天在座的有10多人都說「原來是這麼回事」。我為這些明白的生命感到由衷的高興。

向有緣人講真相

我是97年9月份走入大法修煉的。沒修煉前我的個性是清高的,自命不凡,不願與人接觸,不願去的地方我怎麼也不會去,特別是老伴家的親戚我從沒去過。現在不同了,只要能接觸到的人,我儘量去接觸,找機會,尋理由去串門,送去大法真相,關心他們前途命運;來家做客者我熱情善待,使他們親身體會到大法修煉人的善舉,能理解真善忍大法的慈悲及被救度的幸運。

我很尊重緣份,親人、親戚、同事、朋友、鄉親、熟人,還有陌生人,只要碰上了就必須講真相,勸退,凡是到我們家來的人,我都不放過,人多時集體講,勸退的個別講,只要願意來玩的我們都熱情接待。

舉最近一例:大概10月份左右,有的老朋友想來我家玩,我們馬上發出邀請,結果來了10多人,這其中我也安排了幾個同修來了,她們熱情的幫我端茶倒水,送菜送飯,抹桌洗碗,我一人主持,一點也不覺得累,趁大家正高興之時,同修們你一言我一語講真相,發現他們都能接受,還誇我們同修好,有一個人開玩笑說:我發現你們家的客人都是「苕」(指不會打麻將的人)。午飯後,常人在客廳打麻將,我們大法弟子就在房間學法、切磋,一個常人在我們學法的時候也進來聽,她的女兒是法院的,受毒較深,提了一些不解的問題,經同修講真相後,也很快就明白了,我們都感到高興。下午又來了5個人,是親戚,我馬上又去買水餃等東西,吃完晚飯,朋友才不捨的離去,親戚第二天才走。我雖然累了點,但我感到特別快樂。老伴說:你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法輪功。

4月份借清明回鄉下住了幾天,向家鄉父老鄉親,講真相,勸三退,有人不解,提出了一些疑問,有人還強調信仰自由等,我知道人們的這些疑慮皆因受黨文化的毒害,必須用不同方式,深入淺出的說明闡明道理,澄清迷誤,利用九評,向人們介紹甚麼是法輪功,我們為甚麼要修煉真善忍大法及大法在世界70多個國家的洪傳情況;同時也指出共產黨是甚麼,並揭露中共在建政的50多年裏,一直是以謊言,動亂,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伴隨廣大人民,具有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和傳統信仰被破壞,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低下,生態環境的破壞,貪官盛行,腐敗成風,民不聊生,人們怒而不敢言,因此中共懼怕真善忍。當人們明白了真相後,紛紛提出退黨保平安,退黨自救,在這幾天中,就有40人左右寫了三退聲明。我打心底裏為這些明白了真相而得救的人高興。

再舉一例,大概今年5月份,在一親戚家聚會,一下子來近20人,有80多歲的老人及各個年齡段的人都有,還有孩子,有當官的,有紀檢的,有檢察院的,也有銀行的,也有下崗人員,這天我帶了護身符和資料,趁著大家高興的時候,話題很快進入了講真相,並讓傳看九評,有理解的,有沉默的,有疑慮的,但通過揭露邪黨猙獰面目,擺事實,講道理,大部份明白了真相,但是退黨就不那麼容易了,根據當時的情況,我把勸退的事放在後面去做,只能是個別交談。為了不使人們難看,我發起了護身符,很多人都伸手要,特別是帶孩子的要的更急切,10多個護身符一下子就發完了。後通過交流,有幾個人表示同意退黨,但保持沉默的也不在少數,後來再次上門,再次交流,相繼也有的退了。

我也經常利用晨練的時間去公園走一走,想找機會接觸有緣人,過程中碰到有教育界的,有新華社的,有文聯的,有電力的,還有工廠的工人等,但大多數是退休的。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交流了思想,大多數起到了共鳴,後來甚至還成了朋友了。有一次突然天下大雨,我們幾人躲進了棚子裏,僅有的幾個坐椅,互相讓座,有幾個玩劍的小嫂子,還有一個男的,加上我們倆老,他們一定要給我們讓座,我藉機誇她們善良人好,她們誇我們很顯年輕,不像快70歲的人,我馬上說,我是因為煉了法輪功,才有這麼好的身體,並接著講了些我的修煉故事,並講真相,發現她們聽得很認真,並提出要護身符,因為當時沒有,許諾第二天早上給她們送去。當她們接到真相護身符時,表示感謝。

經我勸退的大概有100多人,經過介紹進入大法修煉的有10人。我深知我的修煉狀況比起很多同修來相差甚遠,我必須加強學法,增強正信正念,努力提高心性,去掉「怕心」的執著,走好最後這段艱難的路,只有以法為師,加快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的腳步,我們的路才能走正,走到最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