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犯罪集團對大法弟子孫虹、閔惠榮非法開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9日】2006年4月4日,青島市610邪惡組織操控公、檢、法、司組成的青島市犯罪集團在李滄區法院對青島市大法弟子孫虹、閔惠榮非法開庭。法官柳林、書記員劉濤、公訴人王成新參與了此次非法庭審。

8點30分左右,在李滄區惡黨法院周圍及對面的李村廣場就來了許多惡警,國安、公安的都有,大都身著便衣。有的帶著照相機,有的拿著錄像機,有的蹲在廣場周圍,有的站著聊天,手裏都拿著掩飾用的報紙,還有裝作遊玩的拿著錄像機四處拍攝,李滄區「邪教科」的科長魏振青、惡警劉勇、孫巍峰等人都在其中。還來了一些不明車輛,停滿了法院對面的馬路,裏面的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的車裏坐著的人在偷偷的給廣場上的人錄像,還有大批穿著制服的城管人員也布滿了整個李村廣場,平時在此靠活的出租車也全被城管趕跑。法院周圍的氣氛空前緊張,如臨大敵。

由於李滄區法院坐落在李村鎮中心,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老百姓一聽說是要審判法輪功學員時,紛紛搖頭嘆息,議論紛紛,有的乾脆破口大罵:「共產黨真是要完蛋了,如此對待這些好人,對殺人犯、黑幫頭子都沒有這樣的,真是傷天害理啊!」

9點20分三輛警車呼嘯而至,大批警察匆匆的把孫虹、閔惠榮帶進法院。本來公開開庭可允許10至15人左右進去旁聽,這次卻只允許5、6個二人的近親屬進去,入門時用探測儀挨個仔細的檢查,所有靠近法院的人都有國安或公安的人盤查身份並跟蹤錄像。

由於青島市司法局給青島市所有的律師事務所下發了文件,不准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並脅迫青島市原來為孫、閔二人辯護的律師不准給二人辯護(見明慧網報導)。家人無奈之下又從淄博聘請了律師,準備給孫、閔二人辦理家屬為其作無罪辯護的手續。可在開庭前,法官柳林卻藉口說家屬手續不全,不予辦理。理由是他們必須要有派出所出具的目前是否是處於刑事處罰階段的證明,才能為其辯護。正在被執行刑罰與失去人身自由的人又怎能來到法庭為人辯護?這根本就是故意刁難。其實大家都明白,這是因大法弟子歐允潔、崔魯寧被非法審判時,他們的家人均做了精彩的無罪辯護,讓惡人們啞口無言,非常的「被動」,所以這一次,青島市犯罪集團當庭耍流氓,也是在意料之中。律師說這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無理要求。

9點30分左右開庭,法庭裏坐滿了青島市610、政法委、司法局、辦事處等青島市犯罪集團的大大小小的頭頭們四、五十個人。閔惠榮首先提出不能錄像和拍照,法官不予准許,孫虹提出要求姐姐和岳母為其辯護,法官也不同意,說是手續不全。庭審過程中李滄區檢察院公訴科的王成新磕磕巴巴,好不容易的念完了那份漏洞百出的公訴書後,(居然連當事人的姓名都念錯了好幾處)出具了王東林與黃彥的筆錄及一些照片,作為證據。孫閔二人均表示根本就沒有見過,不是他們的東西。

律師認為證據不屬實,提出質疑:最明顯是第一次搜查時根本就沒有搜查證,搜查證是後來補的;搜查時,閔惠榮說「你們沒有證據憑甚麼搜查」,惡警說「開門就有證據了」,後來又在當事人不在的情況下,又非法搜查了幾次,拿走甚麼東西孫、閔根本就不知道,也沒有簽字。而且在卷宗中第一次非法搜查的物品當中沒有任何惡警想要的「證據」,更沒有甚麼台式電腦,可是在事隔4個月後卻又說是電腦硬盤裏存了500多條東西,電腦都沒有哪來的硬盤,顯然是栽贓陷害。律師還指出在案件卷宗裏明明看到對孫虹他們只提審了3次,可是卻出來8次口供,顯然是偽造的;證人王華的身份不明確,律師提出質疑,本來在搜查的時候並沒有王華這個人在場,在過了幾個月之後,突然又憑空冒出個王華來作為當時搜查在場的證人;還有鑑定書,鑑定機關都是他們公安自己內部的,不具公正性,不能作為證據指控當事人。

閔惠榮與孫虹都做了無罪辯護。閔惠榮平靜,從容的對公訴人提出的指控,提出疑義,逐條進行了有力辯護。當閔惠榮指出「兩高」的解釋不但違反了中國的《憲法》、《立法法》,也違背了普適的正義和公理時,法官柳林氣急敗壞的用力敲桌子阻止閔惠榮講下去,把當時在座的犯罪集團的人都嚇一跳。

孫虹要求黃彥和王東林出庭作證,法官不敢表達任何意見。孫虹揭露:他在看守所時曾被惡警刑訊逼供,8天8夜不許睡覺,還無恥的威脅,誘逼他把所有的事都推到閔惠榮身上就可以放他走,讓他正常的工作、生活,挑撥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孫虹說曾在看守所看到過王東林,也曾被刑訊逼供,臉上的肉被打的向外翻著,走路時腿一瘸一拐的,還有黃彥也是被威脅、誘騙、逼迫的,他們在這種情況下的口供,其真實性如何讓人相信,而且都是孤證,一面之詞,根本就不能作為證據。

閔惠榮提出在非法抄家時有一台可以看VCD的錄音機被惡警搶走,在列舉物品中卻沒有,本來沒有的東西卻憑空冒出了很多。最後閔惠榮慈悲的說:希望在座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希望每個人都能有美好的未來。柳林又拼命的敲桌子不讓她講下去。

最後所謂公訴人心虛的小聲要求法官判大法弟子有罪。最後律師(青島犯罪集團的黑手又伸到了淄博對律師事務所施壓,不准律師做無罪辯護。)為他們辯護:因許多證據不足,證人證詞的不可靠性,要求從輕處罰或免於刑事處罰。

11點30分左右,非法審判狼狽的草草結束。

由於庭審過程漏洞百出,證據嚴重不足,青島犯罪集團的惡人又置法律、良心於不顧,在當庭檢察人員既沒有提出補充偵察的要求,法院也沒有宣布延期審理的情況下,於當天下午3、4點鐘犯罪人員又到看守所非法提審孫虹、閔惠榮,妄圖繼續補充證據,再次羅織罪名,繼續構陷。

這裏正告青島犯罪集團的惡人,你們助紂為虐的迫害法輪功已經快7年了,可笑的是你們在這麼長的時間裏都沒有搞清楚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法輪功修煉者到底是些甚麼樣的人,你們以為閔惠榮、孫虹是青島市的甚麼1號、2號人物,就如此的興師動眾、如臨大敵,這只能證明你們的自信心嚴重的不足!證明你們明知道法輪功修煉者都是些無辜的好人,明知道犯罪的恰恰是你們自己!不知你們想過沒有,誰會如此懼怕、憎恨好人與修煉者呢?──只有壞人與魔鬼!

這7年來,多少人被你們判刑、勞教、非法拘禁甚至送進精神病院折磨,多少人被你們迫害致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多少人被你們迫害的失去了正常的家庭、工作與生活,多少人被你們逼迫的流離失所,可是你們哪一個人是與我們有過深仇大恨的?為甚麼就如此的痛恨這些堅持真理與正義的修煉人呢?為甚麼非要置之死地而後快呢?為甚麼直到今天還在麻木的、不知悔改的幹著這種傷天害理、害人害己的蠢事呢?可是不管千難與萬險,我們在這條光明的大道上又何曾畏懼過!告訴你們,我們沒有甚麼領導,沒有甚麼頭目,我們人人都是1號人物!

古今中外的歷史文化內涵中都在告誡著人們迫害神佛和修煉的人是有大罪的,最終是要遭到天懲的,歷史的教訓太多了,不管你們相信與不相信,這一切都在驗證著,都正在發生著,迫害法輪大法的這7年來,中國的天災人禍從沒有如此的頻繁過,各地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惡報的事例每天都在大量的發生著,不要認為這是偶然,有因必有果,我們真心的希望這樣的偶然不要落在你們的頭上,但未來是你們自己選擇的,我們每個真修的大法弟子即使隨時都會面臨著失去一切甚至生命的危險,還會一如既往的講清真相,為了甚麼?就是為了所有的人──當然也包括你們,不再受到邪惡的欺騙,不要使生命墮入絕境。

醒醒吧,生命的目的到底是為了甚麼?功名利祿轉頭皆空,怎能用它來賭你們的未來?勸你們真正的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在歷史的關鍵時刻,作出自己正確的選擇,立即停止迫害,立即無條件釋放孫虹、閔惠榮,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用你們的實際行動挽回你們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