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成華區、新津花橋洗腦班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8日】

成都市成華區洗腦班罪惡

四川省成都成華區青龍小區劉瑛在洗腦班被迫害精神失常後,大法學員高慧芳、肖美芝前去照顧她。2006年2月21日上午9時,劉瑛在高慧芳的陪伴下出去,肖美芝在廚房淘菜。有人敲門,門剛打開,兩個女人就強行闖入,不顧肖美芝的阻攔開始在家裏亂翻,一邊還蠻橫的以自己是「街辦」的人為由拒絕要她們出去的正當要求。她們抄到大法書籍和資料後就打電話給青龍場武裝部長張富民,並強行堵在門口不允肖美芝出去給女兒打電話。

正在此時,劉瑛及高慧芳剛好回家,劉瑛一見此場景受到刺激,立即倒在地上。張富民跟著趕來,也攔在門口不允她們三人離開。十一時左右,翁愷帶著青龍場十多個警察闖來開始強行綁架三人,高慧芳、肖美芝堅決抵制他們的違法行為,被惡警們強行從六樓一直拖到一樓。

肖美芝、高慧芳一路大喊「法輪大法好」,並一直向惡警們講著大法真相、向他們勸善,告訴他們大法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向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他們不應該做迫害大法學員的壞事……當時有許多人圍觀,惡人們依然毫無顧忌的把劉瑛、高慧芳、肖美芝塞入警車強行抓走。

劉瑛、高慧芳、肖美芝被直接綁架至青龍場派出所後,因肖美芝、高慧芳不配合,被惡警強行抬下車。而劉瑛遭此刺激神志已完全不清,大小便失禁在衣褲裏。晚上八時,劉瑛在神志不清下竟當眾脫衣褲,當晚三人又被送到市留置中心分別關押在不同的監室。

當天整個晚上都聽到劉瑛那邊不斷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第二天劉瑛的手已完全腫了,後來聽說劉瑛一晚沒睡都在不停的拍打。接著又被送回派出所,上午十點被非法送到了成華區610洗腦班。

一進洗腦班,那裏的人就開始奚落劉瑛:你又來了?你還記得這嗎……劉瑛見到他們非常害怕,非常小心的喏喏著。飯後,劉瑛又開始作嘔,一會兒她就開始坐立不安,一劉姓的中年男子當著眾人的面打她的耳光。一會兒,劉瑛又神志不清的在床上吐白沫,立即被大罵「你給我舔了」。後來劉瑛居然去沾廁所的髒水來吃,估計也是被那些人逼成的。姓劉的還破口大罵「你裝瘋嗎?你還要裝拜拜(瘸子)?」(劉瑛的腿曾被洗腦班的人打斷)每次被罵後,劉瑛就非常害怕的坐上凳上,怯怯的說:「你們說甚麼,我就聽甚麼。」可坐不了一會又控制不住的又走來走去,又被罵回,最後劉瑛屎尿都屙在了凳子上。

那裏的人毫無人性的逗著取樂被他們迫害致瘋的劉瑛,對她任意打罵。後來劉瑛一個人被關在一層樓上,有4個壯年男子守著。劉瑛處境非常讓人擔心。

新津花橋洗腦班罪惡

臭名昭著的新津花橋洗腦班表面上則主要用偽善來欺騙大法學員和迷惑世人。那裏的頭目殷舜堯,從湖南長沙史蒙處學來騙術,編出一套他後來都不相信的無恥謊言。大法學員如不被他們的謊言所動他們就會兇相畢露。殷舜堯曾公開對絕食抗議的大法學員罵道「讓你死在這裏」;「想死,我們不會讓你們死的,到時候就是生不如死。」

那些陪教也是軟硬兼施表演。當他們發現這對大法學員不起作用時,就開始利用大法學員的一些執著和弱點來辱罵、嘲諷大法學員。這裏的一切開銷(大法學員加兩個陪教每月是七千多元)都從學員的工資裏扣,工資不夠就由家人來承擔。

目前知道關押在新津花橋洗腦班的大法學員還有:李怡(快一年了)、杜潔、謝志遠,丁同修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