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李陽芳被摧殘成了一個醫院都不收治的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4日】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萬春鎮李陽芳修煉法輪大法後,從一個危重病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她累次遭受嚴重迫害,2003年被劫持到四川省資中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非法勞教,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從一個健康的人被摧殘成了一個醫院都不收治的人。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在1998年3月修煉大法前,李陽芳患有嚴重的肝炎、膽結石,臉上都土灰色了,鄰居看見她就躲,怕傳染他們。九八年三月經人介紹,李陽芳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由於沒有文化,學法難度大。由於病業重,剛開始時她幾乎每天都便血,最嚴重時有二十多天出現大流血;當這種病好一點,膽結石病又犯了,疼痛難忍,劇烈的痛傳到了背心,簡直生不如死。即使這樣,李陽芳仍然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平時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漸漸的不便血了,膽結石病也好了,臉上也變好看了,精神倍增。李陽芳和原來比完全變了一個人。遇到矛盾時,她找自己的原因,在利益上不爭不鬥,順其自然,在家中儘量多幹活多做事。以前治病花很多錢,不能做事還要給親人增加負擔拖累全家,現在不但節省了治病開支,還能幹農田活,減輕了家裏的很多負擔。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一家人都高興快樂。

可好景不長,99年7月迫害開始了,在中國大陸,新聞中整天都是不實的誣蔑和造謠,栽贓陷害。李陽芳的親身經歷告訴她「法輪大法好!」是李老師和法輪大法給了她新生。於是,她決定進京上訪,因為《憲法》規定公民有上訪的權利。

李陽芳於2000年3月進京,剛到天安門就被非法抓上警車,一個年輕公安一腳踩在她臉上,問她師父是誰,並譏笑她。李陽芳被非法關到駐京辦後,被惡警搜光身上的錢,非法押回溫江,非法拘留15天,然後又送看守所非法刑拘一個月。強制她每天剝電纜線,手被勒出血,還得繼續幹,完不成任務還要受罰。家裏人壓力也很大,鄉政府書記李某和李福全等人到李陽芳家向她丈夫要罰款1萬元。家裏拿不出來,又沒值錢的東西,他們就把她兒子正在拉預制板的小四輪拖拉機給劫走了,非法扣了二十多天,逼她丈夫借錢。她家人好不容易借了3000元,剩下的7000元還打了欠條,房產證也被拿走。

2000年5月,不法人員徐棟良、李福全把李陽芳和徐二爸(已七十多歲)綁架到鄉政府。中午11點,徐棟良指使人逼她到太陽下面站立到下午四五點鐘。還有一次鄉政府不法人員將李陽芳和徐二爸等五個法輪功學員非法關了一星期,強制割兩天草。一天,徐棟良又指使政府幾個女幹部把飯端到太陽下面曬著,讓幾個法輪功學員去蹲著吃,大家拒絕沒有吃飯。徐棟良便說修河工在廁所邊都要吃飯,徐棟良還把法輪功學員們叫到他家田裏摘茄子葉,晚上又被非法關進治安室被蚊蟲叮咬。

2003年6月初七,李陽芳正在家裏做事,被溫江區610的李主任、通平鄉610的程松清和譚長春、壽安派出所的多名惡警(不知姓名)闖進她家說有人舉報她有資料,並強行抄家。惡警沒有找到資料,就把她的煉功帶、講法帶、單放機、《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非法抄走了,同時把她非法押到壽安派出所關起來。晚上,李陽芳一打瞌睡,惡警就拿髒帕子在她臉上擦,後又非法把她關進看守所。同時惡人不斷到她家中誘騙其丈夫辨認學員的照片,她的丈夫擔心她吃苦頭,表示大法學員耿小俊去過他家,另一邊惡人又高壓恐嚇李陽芳供認,結果不法人員非法綁架了耿小俊,後來耿小俊在資中女子勞教所遭到多種酷刑迫害,被迫害致精神不正常。

一個月後,不法人員騙李陽芳說送回家,卻把她轉到成都市看守所,後又劫持到四川省資中女子勞教所七中隊繼續迫害。惡警張小芳兇狠殘暴、毫無人性,天天逼她寫思想彙報,把她關小間,由楊立豐包夾她,由於她沒有文化,楊照她胸口上就是兩拳,當時打得她緩不過氣來,差點昏死過去,惡警張小芳指使吸毒犯張小燕隨時監視她,隨時找岔毒打。後來楊立豐代編寫了「三書」。惡警張小芳兇惡的罵李陽芳:狗X的李陽芳身體好,天天給我擔開水、抬飯、擔菜湯!就這樣李陽芳每天被迫如此,她個子特矮,台階高要費很大力氣,才能擔上去。一天,一個好心的幹警實在看不下去了,幫她擔了回去。民管會有個好心的黃志華也幫她擔了好幾回,張小芳去打了她幾回耳光。每次抬飯後,都要把飯一個個的送到鉤花學員手上。一天,端菜湯稍不如意,就說她有私心,惡警張小芳立即把她叫到辦公室關上門,狠狠抓住頭髮,用力的搧耳光,把她打昏在地,馬上叫她爬起來。李陽芳頭昏眼花爬不起來,姓毛的警察就拿掃帚在她臉上掃,惡警們就這樣肆意迫害著。

惡警還強制規定每天要拈10公斤豬毛,這個任務根本完不成,李陽芳經常被迫加班到深夜二點鐘都不讓睡,早上四五點鐘又被叫起來拈豬毛,每天如此,還不許讓說是強制加班,要說是自願的。

惡警張小芳還指使張小燕隨時盯著李陽芳,她經常挨打。好多時候,吃飯都在太陽下的水泥地上曬著吃。拈豬毛也在太陽下拈,有車間不讓進。只要邪惡的張小芳一不高興,就飯都不能吃。有一次鉤花,李陽芳有兩排沒鉤完,就開飯了,準備動身吃完飯再鉤。張小芳瞧見了,罵道「狗××的,我叫你鉤完再吃,你沒聽見」。然後罰她到大門口,守著她鉤,一邊罵一邊亂踢她幾腳。

這些幹警,採用下流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們知道法輪功學員們不罵人,就把李老師的像放到地上強迫吐口水,強迫罵,不然就用各種方法殘酷迫害,每天必須過這一關。一天加班到深夜2、3點鐘回監室,吸毒犯趙燕就來監視法輪功學員們念「揭批語」,沒有按照她的做就告狀。第二天,惡警張小芳把李陽芳叫到辦公室搧了兩耳光,又罵又打的。

在這所人間地獄裏,李陽芳的身心受到極大摧殘,身體幾乎垮了,違心被迫誣蔑最崇敬的恩師更是使她的心痛苦萬分。後來又把她分到8中隊,李科長見稍微輕鬆點,就把她們這些五六十歲的人分到生產中隊強迫勞動。在生產中隊任務相當大,經常加班根本沒有休息時間。由於長期的身心摧殘,2004年冬已不成人樣,腹部和小腿腫脹,幾次昏倒。一次勞動時,李陽芳突然昏倒,休息半天後,又開始被迫緊張勞動。

2005年2月,在四川省資中女子勞教所,身高不到1.4米的李陽芳又一次昏倒在車間,被背到醫院檢查,情況非常危重,勞教所見她已無藥可救,怕她死在裏面,第二天就通知萬春鎮政府把她接回家。勞教所把她從一個健康的人被摧殘成了一個醫院都不收治的人。回家後,萬春鎮政府來了兩個人,強行拉著李陽芳的手在一張紙上按手印,強迫她說法輪功不好,叫她不煉了,當時她難受極了,有氣無力的呻吟一聲,他們就以為同意了,就走了。

在迫害開始之前,是李老師是法輪大法把李陽芳從一個危重病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身心健康全家快樂的生活著。迫害開始後,李陽芳全家沒有幾天安寧的日子,被非法抄家、罰款,李陽芳被非法關押勞教,因長時間不許她學法煉功,加上身心摧殘,她又從一個健康的人被摧殘成了一個醫院都不收治的人。

那些不准她學法煉功的所謂政府幹部,口口聲聲說是關心她,為她的家庭著想,當她被折磨成醫院都拒收的病人時,這些所謂關心的「幹部」沒有一個問過她。李陽芳今天所有的不幸、痛苦都是江澤民及其幫兇凌駕於《憲法》之上迫害法輪功,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所致。李陽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學法煉功健康了身體,和睦了家庭,沒有反對政府,沒有參與政治,更沒有違法犯罪。相反,上述事實說明迫害她的那些人的行為才是真正違法。

呼籲有良知的國家幹部,制止對法輪功的任何形式的迫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將真正犯罪的人繩之以法,還法律公道,還大法和李老師清白。最後希望那些還在繼續參與迫害的各階層幹部和公安幹警,請立即停住你們那罪惡的雙手吧,不要再充當替罪羊了,還是給自己及家人留條退路吧,如果再幹那些傷天害理的缺德事,最終將會受到天理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