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中的幾個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4日】回首自己近十年修煉大法的路程,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有太多的感悟與心得。每一步的提高中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也離不開《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的促進和幫助。今天我也要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

女兒幫助我修煉

我是96年7月得法的。雖然那時每天都在學法、煉功,也在去自己的執著心,但是平時總易生氣、發火這一關總也過不去,常常守不住心性。無論跟家人、同事、朋友還是陌生人,我都能跟他們吵起架來。對一個修煉人來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不過是個基本要求,我都沒有做到,所以根本上還不配稱作是個「修煉人」。我當然知道不好,但就是改不了。

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但2000年就出國留學,這些年的時光都是我和女兒共同度過的。女兒是98年出生的。因懷孕時我已經修煉了,所以我認為女兒能投胎到我們家中,也一定是來修煉的大法小弟子。可是她從小就不聽話,也不愛學法。她有一個最突出、最嚴重的毛病就是特別愛生氣。我很失望,常常被她的「愛生氣」氣的自己暴跳如雷,魔性大發,我甚至為此還打她,罵她,但無濟於事,她卻愈演愈烈。我真不知道她為甚麼總這樣?這樣持續到2003年,有一次,當我又一次被她的「生氣」氣的發瘋發狂時,我突然頭痛欲裂,疼得滿床打滾,就像孫悟空被念了「緊箍咒」一樣。我自己也突然好像是明白了,這大概是「讓我摔跟頭,從中悟道」。

我開始反思自己:女兒為甚麼總在我面前表現這樣?「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我才明白,是我總愛生氣於她的生氣,是我有這些不好的物質,才有這些針對我不好物質而來的不好的因素存在。於是,我開始努力的抑制這些不好的物質,漸漸的,我不再為她的「好」與「不好」而動心了。她竟然奇蹟般的變的聽話了,也不愛生氣了,並且也開始和我學法修煉了。我這才明白,她一直在幫我修煉,承受著我的打罵……我卻不修自己,只向外看,我真是羞愧難噹!

在我和女兒共同修煉的日子裏,她有時還會表現出不好的狀態,我雖然不再為此而魔性大發了,但我發現我的內心還是無法忍受她的過錯,甚至不能原諒她、不能寬容她。我的內心很煩躁。師父告訴我們「在任何情況下,別被常人行為帶動,別被常人心帶動,也別被世上的情帶動。多看人家好處,少看人家不好處。」(《2003年元宵節講法》)我對照一下我自己,這些年修煉走過來的路,我做了許許多多不符合師父和大法要求的壞事,可師父從沒放棄我,總是給我機會,給我機會;我與其他許許多多同修走了彎路,師父也一再給我們機會,讓我們從新做好;有多少的眾生(包括特務)對師父與大法行不敬與犯罪,師父都給機會給機會,師父多麼慈悲多麼寬容啊!所以才有許多同修走回來,變得成熟、理智;才有許多眾生能有機會被救度……。女兒雖然還有不足,但她修好的那一面不是很好嗎?她的不足不是和我一樣有待於繼續修下去嗎?

明白了法理,我也變的寬容了,寬容女兒的錯誤,寬容同修的不足,寬容世上所有常人的不好,不看他們的不好,不被他們的不好所帶動,善意的幫助女兒在法上提高;不再在背後挑同修的不足;不再帶有觀念的去救度眾生。我發現,我能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了,我也能善待眾生了,我心裏的容量也越來越大,我有一種正在脫胎換骨的感覺。

用正念勸三退

隨著「九評」的推出,正法的進程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大法弟子的修煉也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很多弟子都在做勸世人「三退」的工作,我卻犯難了。原因是我歷來就有一種觀念:少跟陌生人說話。我知道我得突破它,可怎麼突破啊?家人好辦,都勸退了,遇到外人,我就犯愁,憋的我團團轉,就是開不了口,機會一次次的錯過了,我惋惜、痛心、著急!看了《明慧網》上勸退的交流文章,我下決心:一定突破它!我嘗試(硬著頭皮)第一次向陌生人勸退,雖然對方沒有表態,但總是微笑著對我。我感到師父給我去掉了很多障礙我的物質因素,我以後再跟陌生人勸退就不那麼難了。

我第一次成功勸退的外人是我女兒同學的一個老年家長(老黨員)。我給他看了《九評》,再見到他幾次跟他提退黨的事,他都說些邪黨的話,我好幾次想放棄他。後來我讀了《明慧網》上幾篇海外同修在電話裏向國內的人講《九評》勸「三退」的交流文章,其中談到有的常人一次次的掛斷電話,海外同修一次次的打過去電話,堅持不懈的講,並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邪靈,最終成功的勸他退了。這類例子對我啟發很大,我也同樣對這位老年家長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靈,並用心的、詳細的給他講「三退」,他最後終於同意退黨了。這次勸退成功,使我體悟到:向世人勸「三退」要用心、堅持不懈,更要用正念。

有一次,我想向遠隔千里的叔叔全家人講《九評》,勸「三退」,書信來往太慢,信中又沒法詳細說清,打電話講又怕被竊聽,我有些著急,不知如何是好。一次,因有事和他們通話,在談話的過程中我就想:現在救人要緊,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決定當時就在電話裏勸他們「三退」,我發出正念:誰也不許竊聽!我在救人,誰敢干擾,一定鏟除!結果我在電話裏很快的就勸叔叔全家人「三退」了。事後,我體悟到,勸「三退」時,沒有怕心,沒有保護自我的私心,不帶任何觀念的勸退,會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工作的環境,每天要面對許多顧客,我開始是偷偷的把退黨小冊子等真相資料放入對方的袋子裏。漸漸的我悟到我們是在做最正的事情,應該堂堂正正的,而不應該偷偷摸摸的。於是我便坦然的把小冊子當面送到顧客的手裏,並堂堂正正的當面勸他們「三退」。有的世人當場就同意退出;有的高興的收好,答應回去看看;有的表示感謝;當然也有不看的、拒絕的、灰溜溜的嚇跑的,甚麼樣的人都有。我不為世人的態度動心,就做我該做的三件事,誰也阻擋不了,干擾不了我前進的步伐。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和正念,在勸眾人「三退」中積累了經驗,越做越好,打出一片小小的天。當然,沒有師尊的保護,隨時都會有危險。這期間,師尊的法理不斷的點給我,讓我知道的那一層法的內涵,使我時時在法上穩健的走著。每天晚上下班回家,我如飢似渴的靜心學法,大法字字句句深深的印入我的心中。使我清醒、理智、成熟。我體會到,只有三件事都做,才能提高,才能同化大法,才配得上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

由於師尊給我開啟的智慧,使我這個對電腦一竅不通的人也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我悟到:只要大法弟子的心裏有想要證實法的正念,只要是三件事中的,師父都會給你促成這個機緣,幫助你實現。「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我在不知不覺中走出了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

白天,我利用工作的便利條件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晚上下班,做真相小冊子以便第二天上班時分發,除了自己使用,還能向幾十個同修提供《明慧週刊》和新經文。在買耗材這方面,我一般不需要別人幫忙,自己就解決了。有一次,我需要到某電子城買必需品,但知道這個電子城裏面不但有特務便衣,還有監控攝像鏡頭,有幾個大法弟子曾在那裏被迫害過。我就想,「不能因為有蟲子,我們澡也不洗了」(《轉法輪》)我需要的東西必須得買!我沒有害怕,一路發著正念,快到門口時,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誰也不許來干擾和破壞,誰動誰是罪!正念一出,我渾身上下有一股巨大的電流通透全身,我渾身充滿了力量與正念。我就坦然的進入電子城順利的辦完我的事並安全的離開了。以後又有兩次去過那裏,同樣正念安全離開。我體悟:在修煉證實法的這條路上,不能用人心、人的觀念對待一切,而要用正念對待我們所面臨的一切。

以上是我修煉道路上的幾個小故事。其實,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自身還存在許多的不足。我會不斷的在大法中純淨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