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勞教所監獄還在關大法弟子 中共的殘殺就難以停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4日】「牢獄之災」是舊勢力的安排,因此在古代的預言中都有所記載。可是為甚麼七年了,大法弟子被抓被關,反而從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變成了讓許多人感到「習以為常」的現象?如果邪惡失去用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秘密集中營隨意關押大法弟子這種條件,大量的、秘密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會持續這麼久、到今天還在瘋狂繼續嗎?蘇家屯事件浮出水面,除了能夠震醒許多世人外,是否也是我們大法弟子該冷靜的從新審視自己對法理認識的時候了?

中共邪黨活活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出售並就地焚屍滅跡的罪惡從2000年底開始,已經持續了六年。據保守估計,僅用這種方式被殘殺的大法弟子可能就有數以萬計。

大法修煉沒有組織、沒有名單,請回一本《轉法輪》,學會五套功法,就可以自行修煉了。截止到99年7.20,僅中國大陸就有一億人在學在修,其中大約三千萬是得法不久的新學員。從迫害開始到2000年底,從各地克服重重艱難險阻試圖到北京為大法上訪的各地學員多的不計其數。當年許多老實善良、少言寡語、在中共的集權統治下從不認為法律還能保護自己的大法弟子們,出門上訪就再也沒有回家,家人認為學法輪功被抓沒處講理,所以也從不敢去尋找和喊冤,別的學員往往以為大家處境都差不多而掉以輕心;還有一些學員被抓後認為自己的難應該自己承受,不在乎在牢中受苦、覺得在那裏也能講大法好、也能救度世人,卻不懂得自己落入了舊勢力的魔掌,險象環生,因為舊勢力破壞性的檢驗,目地是根本不想讓他們當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在2000年到2003年迫害高峰期間,江羅邪惡集團把持著一切,每個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派出所,甚至精神病院、公安醫院等等,都成了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場所,有不少勞教所關押著數千上萬的大法弟子,人滿為患,擁擠程度沒親身經歷的人難以想像,西方社會的絕大多數人更是無從想像、難以置信。也就是在那種情況下,秘密集中營在各處悄悄的建成了。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掌握著全國的警察、特務、軍隊,每年拿出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突擊建造幾個龐大的監獄、集中營,對邪惡江羅鬼魅集團來說,那不是很容易嗎?

有了這些長期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和設施,在裏面對法輪功學員不但施行奴役、洗腦、欺騙,還把法輪功學員相互隔離,在裏面對法輪功學員「全面檢查身體」抽血備案,為所欲為。很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相互之間都搞不清對方的下落,或者不知道對方具體經歷了甚麼,同修伙伴今天還在一個監室,明天對方就不見了,是釋放了?轉移了?還是關小號了?還是……?往往無從查證。不要指望邪惡會對你說甚麼實話。而且,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善良、隱忍,都被舊勢力利用了,被鬼魅心肺的邪惡之徒當成了好欺負、好擺布。

從2000年底到2001年初,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並焚屍滅跡的邪惡罪行悄悄登場,並達到了難以描述的血腥程度。倒是中共自己的滅絕政策講的最清楚,對法輪功學員,要「打死白打」,「肉體上消滅」,換句話說,它們完全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人看,而是當成了可以任意奴役的奴隸和可以謀取暴利的貨物。這種罪惡,在全國所有的勞教所、監獄、公安醫院、非公安醫院,都發生過,有些至今還在發生,有些地方甚至在加緊。

今年3月,這種驚天罪惡被在國際社會曝光之後,罪惡並沒有停止,而且中共邪惡集團還在加緊殺人。據調查真相委員會4月5日公布的消息,根據來自大陸的舉報和調查核實,自從蘇家屯地下集中營及其它地區的類似集中營和各地勞教所、監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身體器官牟利並就地焚屍滅跡的驚天罪行被曝光後,中共當局匆匆拋出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卻又把施行時間定在3個月後的2006年7月1日,涉嫌留下足夠的時間給罪犯銷毀證據。已經調查過的部份地區結果證實,包括黑龍江、遼寧、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暨武漢市、湖南、上海、浙江、雲南、安徽、陝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區的醫院和移植中心正在加班加點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術。醫院方面向調查員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點來,最快的一兩天內就能完成配型找到合適的器官,並表示這一批器官供應過後以後就很難了。

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弟子和國際社會各種政府、非政府組織一起繼續揭露中共搶時間殺人滅口、搶賺最後一筆黑財的罪惡,這一努力非常重要,不能鬆懈,但這畢竟只是需要做的努力一部份,我們並不是為了報消息而報消息,更不是為了樹立哪個工作項目而努力,我們是在和邪惡搶時間,搶救同修、搶救世人!因為畢竟,當我們從醫院、手術台上得到消息時,已經晚了,那些被作為器官供源而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已經被屠殺了,而且只要中共還能利用勞教所、監獄等相關設施繼續關押大法弟子,針對大法弟子活摘器官焚屍滅跡這種罪惡,以及七年來其它已經被大法弟子揭露出來的或者尚未真正揭露出來的各種罪惡,就隨時都可能繼續發生。我們不能總是被動的用血的教訓去喚醒世人啊,否則是否等於只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修、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救人呢?

舊勢力給大法弟子安排的「牢獄之災」,是這場舊勢力安排的非常主要的一個部份,而且也是這場迫害中各種罪惡得以發生和延續的必要條件。我們一直說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可是這場舊勢力安排的「牢獄之災」,卻禍及了難以計數的大法弟子,多少學員長期被關押而學不好法、不能自由的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甚至接觸不到在監牢外面等待自己去救度的芸芸眾生!又有多少學員在裏面違心向邪惡妥協,多少學員在裏面遭受人類語言難以描述的酷刑、強姦、性摧殘,多少學員被奴役、被逼瘋、被致傷致殘,還有多少學員被像對動物一樣的摘取器官、殘殺牟利!

被關進去的同修固然有他們修煉中不成熟的地方、有漏的地方,還可能有一些錯綜複雜的歷史的原因,可是,當他們深陷監牢,我們在外面的大法弟子需要做好的,不是置身事外去分析分析甚至指責他們做錯了甚麼、哪裏修的不好,然後就不了了之,而是從看到的他人經歷中吸取教訓自己做的更好,同時抓緊時間揭露迫害、發正念,為同修減輕迫害壓力、把同修從魔掌中趕快搶救出來,否則就要看看我們自己障礙在哪裏了、為甚麼沒修出所需的法力?其實按常人中這層理講,如果哪家的孩子失足掉到了水裏,他的父母會站在岸邊指責孩子的過失、然後氣憤的走開呢?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孩子救上來要緊呢?那麼如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慎落入了山中的陷阱,我們是遠遠的坐在陷阱外邊做「事後諸葛亮」呢,還是不遺餘力的先把兄弟姐妹搭救上來呢?掉入井底的人應該冷靜下來分析問題、接受教訓,但對外面的人來說,救人如救火,救人是不應該對被救者提條件的。

其實靜下心來看看,大法弟子中不知不覺的在接受和承認舊勢力安排的現象不是相當普遍嗎?誰能說自己完全不在其中呢?比如,七年來我們有多少人事實上一直在認可和接受著舊勢力安排的「牢獄之災」?有多少人仔細想過「為甚麼」?那麼一邊承認舊勢力安排的勞教、監禁,一邊反對某種形式的迫害,這樣怎麼可能徹底清除邪惡的安排呢?一定要把所有邪惡可用來讓我們的同修被虐殺、被血腥屠宰的場所,都拿出來在陽光下徹底曝光、翻曬!否則,邪惡中共既然能夠繼續使用勞教所、監獄等設施肆意關押大法弟子,它們的本性怎麼會讓它們溫文爾雅、花著大筆錢、像養花那樣白白養活那麼多被它們視為「頭號敵人」的大法弟子呢?中共的嗜血本性,決定著它們不可能善待被它們認為老實善良、三個月就能消滅乾淨的大法弟子。餓狼絕不會成為白兔的保姆。

我們不能總是在某一種形式的罪惡發生之後去揭露迫害了,已經發生的迫害我們必須要拿來講真相救世人,但這只是破除舊勢力安排的一種彌補損失的形式;而對所有還沒有來得及發生的罪惡,我們要盡力在事先制止,就必須要搗毀邪惡賴以非法關押的所有黑窩。大法弟子發起的全面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就是大法弟子要從此採取主動、主動破除舊勢力安排、不再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反迫害的一個新開始。讓普天下的大法弟子強大我們的正念,四海一心,共同開動智慧克服困難,相互配合相得益彰,在這場變被動為主動的反迫害中取得正法所需要的輝煌!

個人修煉現階段的一些想法,一吐為快。不對之處歡迎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