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大法學員傅可姝等在井岡山「失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2日】貴州省開陽縣第一小學高級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傅可姝,於2005年11月在江西井岡山「失蹤」。與她同行的貴州省金沙縣個體經商戶徐根禮也下落不明。家屬11月29日在茨坪公安分局報案的同時,有公安人員講,大約在17-18日有人在黃洋界發法輪功的資料。在家人尋找期間,井岡山市國安大隊朱某多次來找家人談話。

傅可姝(54歲)和遠房表侄徐根禮,與一位65歲的老太,三人於2005年11月16日晚到達井岡山,當晚住在井岡山「永新」私人旅社。17日早上8點多鐘準備外出參觀,因老太坐車後身體不適,不想出去就留在旅社,他們告訴老太:甚麼地方也別去,我們下午一定回來。然後二人就去了,但這一去,就一直未歸。

老太太在旅社等了5天,在第6天才離開井岡山趕回貴陽。11月29日失蹤者的家屬知道情況後,12月4日趕到井岡山,詢問一下旅社的詳情後,立即到茨坪公安分局報了案。之後,再通過井岡山電視媒體尋找,並到各旅遊景區尋問和張貼了尋人啟事,同時還找了當地熟悉地形的老鄉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險的水、洞等地,仍不見蹤影。

在家人尋找期間,井岡山市國安大隊朱某多次來找家人談話,估計傅可姝二人在國安大隊的手中。鑑於這種情況,家人於2005年12月12日特向井岡山市人民政府、市公安局、市旅遊局等有關部門遞交了請協助查找失蹤遊客的請求報告。在12月14日和12月29日分別接到同一個人打來的電話,分析這人一定是個知情者。家人於2006年1月3日再一次到達井岡山,向井岡山市人民政府、市公安局、市旅遊局等有關部門遞交了報告。至今已幾個月了,仍未得到井岡山的回音。

傅可姝,1971年3月學校畢業後,為了支援邊區從四川來到貴州,長期在鄉村任教。在任教的幾十年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經常是在每週32節課、每班73人的基礎上工作,白天整天上課,夜晚備課和批改作業,長期勞累代替了一切,幾十年過去了,自己卻累得一身病。由於長期被病魔折騰,成天全身無力、胸悶、氣短,上課時曾昏倒在講台上。由於自己把畢生精力奉獻給了教育事業,得到各種先進獎狀若干。在1998年8月,因實在不能堅持上課才提前退休。

傅可姝為了治病到處求醫藥,每年要用醫藥費上千元,效果仍然不佳。後煉起了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提高心性,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並嚴格按照書中所講的:真:就是要做真事,說真話,不欺騙,不說謊,做了錯事不掩蓋,將來達到返本歸真;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負人,同情弱者,幫助窮人,要樂於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難時,在受到屈辱時,要想得開,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記不報,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難忍之事。由於自己嚴格要求,心性提高了,病也好了,每年把節約的醫藥費1000元捐給開陽縣第一小學特困學生和做其它的好事。

在惡黨迫害法輪功後,傅可姝由於說明法輪功真相,曾經遭到當地公安局抓捕,被迫流離失所。2003年7月10日當地教育局局長石應昌、公安局國安辦陶大榮再次去她家,騙說教育局局長李明昌找她有點事,一上車就把她綁架到貴陽爛泥溝洗腦班非法監禁了將近半年。在洗腦班期間由於長期不讓活動,傅可姝舊病復發,心臟衰竭、大小便失禁,生命垂危送到醫院搶救,這種情況有關人員也沒通知家屬。

傅可姝這次在井岡山「失蹤」,現已好幾個月了。井岡山市公安局國安大隊人員,如果是你們於2005年11月17日綁架了她,你們有父母嗎?你們有子女嗎?你們有家嗎?要知道善惡必報是天理。古人有句話:起心害人終害己,害不到別人,害自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沒有不透風的牆。特請知道這情況的法輪功人員和善良人們及時與家人聯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