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日】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一個更好的人,然而,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採用各種非人手段從精神上和肉體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其手段殘忍毒辣。下面僅舉幾例。

一、「包夾」制度

貴州省女子勞教所專門培養了一批吸毒人員為「攻堅組」的主要骨幹,它們選擇那種能言善辯、心狠手辣,還要身材高大、打人下得了手,捆人用力的人作為包夾人員。

每個被叫到「攻堅組」的法輪功學員都有6個吸毒包夾人員分班輪流看管。「攻堅室」是一個約3平方米的黑屋子,有時是在禁閉室內,室內空無一物,只有供包夾人員坐的兩張小板凳。它們三個小時換一班人,每班兩人,並規定它們時刻保持旺盛的精力,好輪番折磨被「攻堅」對像。在「攻堅室」的法輪功學員每天被強迫站立24小時「面壁反省」,期間還要被包夾人員辱罵、挖苦諷刺,法輪功學員稍微閉一下眼或由於支持不住而動一下,它們馬上撲上去拳打腳踢。有的法輪功學員由於長時間站立而導致小腿至腹部整個都腫了,路都走不了。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它們打得全身青紫,有的被它們全身掐爛。對於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它們不僅下流地專掐乳房等敏感部位,還踢下身,很多人被打得遍體鱗傷。當它們這些罪行暴露出來時,它們還稱:這些學員是自己打自己,與它們無關。有個女法輪功學員在被「攻堅」時,手抬了一下,它們馬上跳起來說這位法輪功學員想動手打它們,於是它們的頭兒將一根麻繩浸了水將那位法輪功學員捆了起來。

攻堅組的包夾曾說,不管用甚麼方法和手段,只要能夠整得那些法輪功「轉化」,就可以得到減期。「轉化」一個能得幾十天的減期,誰在攻堅中表現最狠、最殘酷,它得到的減期就最高。為此,它們極盡所能,想出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也極其狠毒,如:夏天讓法輪功學員穿上棉衣棉褲站在太陽下曝曬,一站就是一天。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曬得昏了過去,又被包夾人員強行扯起來繼續站;冬天裏不准穿厚衣服還要將衣服的袖子捲起來,站在院子裏受凍,哪裏風大,就站在哪裏;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它們強迫彎腰90度,站在陰溝裏。限制法輪功學員每天上廁所的次數,通常一天只有3次,有法輪功學員拉肚子,它們也不「破例」,因此許多法輪功學員不得不拉在褲子裏……諸如此類的迫害手段從未停止過。

二、勞教所裏的「解手牌」

在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每天上廁所的次數不僅有嚴格的限制,而且還規定時間。每天早中晚各一次,其餘時間一律不准上廁所。而除法輪功學員外的其他人員是沒有這一限制的。

每次上廁所必須由包夾人員到幹警辦公室申請,在得到同意後領取「解手牌」,再由包夾人員帶領法輪功學員到廁所,一人留在法輪功學員身邊監視,另一人在廁所外,避免有兩位法輪功學員相遇的情況發生。其間,包夾人員還常找藉口不去申請或說申請不到,導致法輪功學員憋忍大小便的情況經常性發生,有的法輪功學員因為領不到「解手牌」而被迫將大小便拉到褲子裏。

由於「解手牌」的名字容易暴露出勞教所裏的「非人道」行為,於是它們在2002年底將「解手牌」改名為「出入牌」,以掩蓋它們的殘酷行徑。

三、買東西的「現金卡」

現金卡,即是家屬給被勞教人員在勞教所裏用的現金,以磁卡的方式存入每個人的卡上。平時買東西都用刷卡付錢。

在勞教所裏凡是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一律不准自己到小賣部去買日用品,而是按勞教所裏的規定將「現金卡」交由包夾人員代買所需物品,然後交由幹警審查,審查通過後方可代買。但許多時候,幹警們會把它們認為不需要的物品刪除掉,不准買,只准買衛生紙、牙膏、洗衣粉等必需品。

由於這樣的制度,使得不少法輪功學員的「現金卡」被包夾人員從中超額支出,但法輪功學員本人並不知道,幹警們明知這種情況的存在,卻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包夾人員胡作非為,在經濟上壓榨法輪功學員。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它們超額支出過「現金卡」上的錢,有位法輪功學員的「現金卡」被包夾人員超額用出了700多元,其中500多元買了香煙,200多元買了日用品。(註﹕香煙在勞教所內是「違禁物品」,但裏面的勞教人員卻可以通過進入所裏的貨車等各種途徑帶入。幹警們明知卻也聽之任之。)

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有「死亡指標」的最高指示,所以在迫害中,它們無所不用其極,在它們看來,反正死也白死,「打死算自殺」。

2002年,有一個吸毒人員剛被送到貴州省女子勞教所,她看見裏面關了很多法輪功學員覺得很不可理解,於是對身邊人說了一句:「《轉法輪》這本書其實我也看過,我覺得這本書寫得很好,就是教人如何做好人。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人被抓進來呢?」有人聽到後,馬上報告了幹警。這個吸毒人員立刻被罰在院子裏站,不分晝夜站了很長時間,後來又被加了幾個月的刑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