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慘無人道 遵義市醫學院張燕被灌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日】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邪惡之徒犯下了無數罪孽。貴陽的大法弟子陳桂紅被折磨成精神失常;遵義市醫學院的大法弟子張燕在以顧興英為首的惡魔指使下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行走,還多次被抬到醫務室灌食,在2003年8月底的一天又被抬去用繩子捆在床上強行灌食,當時就被灌死,沒一個人敢聲張。還有一個姓周的貴陽功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叫家人抬回去就去世了。

惡徒經常把大法弟子們劫持到無人的地方,幾個人輪番上陣,拉住手,用腳一絆,在慣性的衝擊下把人往遠處的牆上或鐵床上扔出,反反復復多次,當成取樂,還口口聲聲說是「上課」,不「乖」就得留課。這些邪惡迫害的手段和招術變化莫測、無所不及,就連功友互相看一樣眼也會招來毆打殘害。惡徒們常用不知名的藥物往功友身上亂抹。面壁時強迫背所規隊紀,威逼看誣蔑大法的碟子和書籍。

惡警們天天開黑會,商討計謀來加重加深迫害,若與其理論便用擦地布堵住嘴。夏天讓大法弟子們在烈日下曝曬並隨著太陽轉;冬天把人站到四面八方都掛著被凍成冰塊的濕衣服中間冷凍,加上風雪侵蝕,寒風刺骨,凍得五臟六腑俱裂;即使這樣惡人仍不放手,強迫大法弟子們赤腳站著,如支持不住,就幾個人把人抵在牆上抓住頭髮往上撞。有時衣服被扯破。多少功友的腳站腫變爛,下半身肌肉萎縮直到不能行走。

大法弟子只為做個好人,卻被綁架到這人間地獄的魔穴中飽受非人的折磨與虐待,肉體和精神都承受著前所未有的摧殘和迫害,其身心所背負的創傷是言語無法表達的。邪惡之徒對其所犯下的罪惡實行嚴密封鎖,絕不泄漏,就是同在魔掌中生活的惡人、犯人,也很難完全知道他們的整人伎倆。惡警徹底塗改甚至抹掉其罪證,不出面迫害,而是利用「包夾人員」,表面上標榜所謂「文明管理」來掩蓋殘害真象,其實他們是真正幕後主使的惡魔。

自我被劫持進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魔窟之日起,惡警就門窗一關,用紙貼上,窗簾一拉,馬上就調吸毒人員「包夾監控」,輪班監視、折磨,一分一秒都不放過。如:長時間不准睡覺,強制面壁站立,以隊列訓練為名體罰,從早站到晚,又從晚站到早。惡徒還要達到甚麼所謂的標準:眼不准眨、手不准動,連蚊蟲叮咬,也得報告才准動或不准動。大法弟子日日夜夜被強制連續站,如支撐不住,倒在地上,惡徒就用冷水淋;眼睛睜不開就用拳頭打胸部,還口口聲聲說:只要你寫「三書」就馬上讓你睡覺,用車輪戰術逼攻,加上受不了迫害違心「轉化」的人做所謂「幫教」,踐踏和蹂躪著大法弟子的人格尊嚴。

每天勞教所裏都讓不法「幹部」簽字幾次以反映情況,若不照做,就連包夾也不放過。包夾就在這樣的威脅和減期的誘惑下恣意逞兇加害我們。上廁所每天只能一到二次,還得一層層批示。有些功友被憋出問題,痛癢難忍還不准換洗。即使抗議自行上廁所,包夾也要前後夾行,大法弟子被連拉帶拽強迫低頭著地前行,一進廁所便開始叫罵,連推帶打,若不聽指揮,動手拉扯到屋內,卡住大法弟子脖子壓倒在床直到休克,便又馬上抬到點上(專門行刑的場所)另行整治。購買東西也只能由包夾代買,只准買日用品和鹽、醬、醋、辣幾樣。

惡警們每天強迫大法學員幹十幾個小時的活,甚至於60、70歲的老人也不放過。生產任務下來就逼著加班加點幹,在規定的時間內一定要完成。

以上所述,對一進去就強制洗腦「轉化」的人是一無所知的;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都是九死一生走過來的。上述一切事實真象,只是在嚴密封鎖的情況下所知曉的一點點而已,都是我的所見所聞及親身經歷。現在我向世人曝光貴州省女子勞教所邪惡的真實嘴臉,目地是為喚醒每一個生命,分清正邪,讓每個靈魂得救,有個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