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一定要從「名利情」中跳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日】得法以來,一向不去正視自己的根本執著,也就認識不到,通過看週刊同修的交流,再讀《走向圓滿》,受到的啟悟很大,使我找到修煉人一定要去名利情。

我從小就有想入非非的習慣──「名利情」交織的思想;長大後希望能有一個好工作,找個好對像,出人頭地,功成名就;結果中考落榜,願望一個也沒實現。

得法以後,卻一直帶著這些人心不放,覺得自己在煉功點上文化水平最高,大法的表面字意明白,誰也不如我。可是修了四、五年了,心性還不如沒有文化的同修,其實就是根本的執著沒去。

就在我抓著「名利情」不放的情況下,一個愛說假話的人說我搞男女關係,同修們都在為我著急,怕我掉下去,都知道我常人的書念的多,都在側面點我。儘管他們怎麼點,我也不知說的是我。後來一個同修看我沒當回事,就直接跟我說了。這一下我的心就沸騰起來了。雖然知道《轉法輪》第四講「業力的轉化」裏講的一舉四得是來給我提高昇華的機會,應該好好的謝謝人家,可是心總也放不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同修解釋。由於怕丟名的心太強,越解釋他們越不相信,還聽到三個人在背地裏議論我。走在街上,別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一向很要強的我,雖然沒有那回事,這次還真的抬不起頭來。既然這樣,也沒找一找這樣的事為甚麼出在我的身上,是不是應該去一顆甚麼心,根本的執著在哪裏,可我連悟都沒悟,也沒向內找。

就在這種去名的心還沒有悟到的時候,真像師父說的一關過不去下一關又來了。有人告訴我,你的愛人有外遇了。《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裏講「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我想我一定能做好。說是能做好,可心還是放不下,背地裏還偷偷的跟蹤,表面和那女子關係還挺好,心裏還是有點恨,但沒表現出來。師父告訴我們遇到問題就找自己,可我沒找自己。其實我丈夫走到這一步也是我給造成的。平時覺得自己是修大法的,應該把情看淡,沒考慮到丈夫是常人,常常自己在一間屋裏睡覺,丈夫說我,我就叫他去找別人,自己能幹的活就自己幹,覺得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把他養成了好吃懶做的習慣,滋長了他背後的不正的因素。我沒在法上悟,走了極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那段時間腦子動不動的就出現男女關係骯髒的事,也沒有悟一悟,只知道夢中的過關考驗都過去了,沒做對不起大法的事。

2005年春天種地的時候,無意之中講到了錢的事,我丈夫當著十多個人的面拿起鐵鍬就是一頓打,我沒悟到這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在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丟了醜,也考驗我的大忍之心。而我呢還蠻有理由的說了一些修煉人不該說的話,接著又挨了一頓鞭子。又過了幾個月,此類事又發生了,這次我又遭了一頓棒子,我也動了手。逐漸的我倆的矛盾越來越大,最後鬧到要離婚的地步。後來我就像常人一樣,沒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背著丈夫把家裏的錢都藏起來,妒嫉心也起來了。多餘的用孩子的名存到銀行。有一次存完後到集市買東西,回來後車子丟了,我就垂頭喪氣的回了家。

有一天我拿起書一翻,《轉法輪》137頁有段話:「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看了這段法知道指的就是我,心裏總覺得彆扭。由於我為名的心很強,怕周圍的同修知道自己沒修好,就到外村的同修家講了自己的情況,同修勸我說:「有難是好事,沒有難,你怎麼能提高呢?應該找一找自己,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改變了態度,家庭有了好轉,但心性還沒有完全跟上。在修煉的路上,我是一步一個跟頭的走了過來,其根本原因就是沒深挖根本執著在哪裏。因為「名利情」太強,所以從情中派生出的怕心也越來越重。我兩次被不法人員劫持,也沒找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後來人的心就多了起來,心想如果再被抓就會送教養院迫害,動不動就想像著邪惡怎麼能找到我,我怎麼對付,怎麼躲藏,不知不覺的就出現了怕這怕那。知道應該去掉怕心,可怎麼也去不掉,一點點的就覺得這法雖好,可是太難了,修了好幾年了,思想還不時的反映出骯髒的念頭,發正念都靜不下來,越不靜越想,像我這種思想複雜的人不適合修煉,逐漸的就出現消沉的狀態,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也不像以前那樣精進的做了。

師父的《越最後越精進》發表後,我非常難過,這正是我現在的狀態,但是卻抓不住障礙我精進的執著到底是甚麼?通過看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中說:「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師父的這些話說的就是自己呀!由於不能及時的找出根本的執著,不能及時的正視此心,以至每走一步都很艱難。

當初學習師父的經文時,只覺得進大法的門沒有甚麼想法,而現在使我明白了我的路為甚麼難走,就是名利情這個根本執著造成的,是人的這個觀念沒改變,從而被舊勢力以此為藉口加大加重了魔難,也就是師父所講的「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越最後越精進》)。我終於明白了是舊勢力的因素間隔著我,阻礙我精進,阻礙我證實法,妄圖利用這些人心給我製造掉下去的環境和條件,我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觀念。

像我這種名利情很重的人,師父沒有放棄我,還是把我的執著指給我,直到我認清它。我再要不精進怎能對得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怎能對得起等待我救度的眾生,又怎能完成我的史前大願呢?合十表達對師父的敬意。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