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正信實修 去掉對病業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7日】我於2000年12月得法,修煉至今5年多。大約2個月前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病業關。讓自己驚醒,要再更精進,但這段時間又被安逸、人的觀念及執著障礙,反覆中又處於消沉狀態。和同修交流,她說多看幾次《越最後越精進》,我想最好是背下來。在和她的交流中把好面子的心放下,感到去掉一些東西,也能夠正視自己的問題。

如同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經文中說:「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在反覆讀師父的經文後,我意識到從台北迴到高雄家中這段時間,因為自己覺的前段時間做了許多事,出現了想要休息的鬆懈,及表面上沒修去的執著和人的觀念,讓邪惡鑽空子,加強加大了這些不好的因素,才造成這種消沉狀態。在這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要更抓緊,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世人。回想這一段過程,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沒得法前有近3年的時間身體很不好,不斷看醫生、吃藥,在病苦及情苦中促使自己開始思考人為何會生老病死?生命最重要的事是甚麼?直到被介紹學法輪功,看了《轉法輪》,發現這就是我要找的,踏上今生要走的修煉路。

修煉後許多大大小小的病業關都過了,但因為還是用不同程度的人心看待病業及身體不舒服(這是對法不夠正信),所以每次過病業關都覺得很苦,都要用很強的正念來過。那個人心就是怕苦,而不是以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所說:「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來對照。在修煉初期消業時,有時可以很高興,消了業,但到後來就出現人心「啊!最好不要來了,甚麼時候是個頭啊!」

同時再往內挖,為甚麼會怕?除了用人心來看病業外,也就是對自己能不能再吃更多苦沒有信心,把關和難看大,把舊勢力看重。之前即使都過關了,但很容易讓那個負面思想,也就是對苦的怕延伸,在日常生活中不時出現,讓我去思考去執著,也就像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說:「有些學員嘴裏頭說: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在大的環境中他能夠把握得很好,但是在一般情況下就容易放鬆自己的正念,在正念不足的情況下就容易出問題。」讓那個因素留在自己的思想中,認為那個「怕」是自己,認為很嚴重,所以正念不容易產生,師父在《洪吟﹒跳出三界》中說:「不記常人苦樂乃修煉者」。我卻一直記著苦的部份,這真的要修去;同時沒有再更精進學法,對自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夠看重,認為自己是7.20以後才得法的學員,認為舊勢力是高層生命把它們看大,所以有「我相信法,但不相信自己能不能做到」的思維,要再向上攀登就覺得苦,所以到後來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藉口想,身體消業時要吃些東西才會有正念過,因此會放些糖果、餅乾在包包才安心,停在那個層次。這同樣是對法不夠正信及被人的觀念障礙住,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

而2個月前的病業是出現在和一位同修交流完吃飽晚飯後,照人的理是很有力氣的,可是不舒服的狀態一直冒出,騎摩托車騎到一半無力再騎,我想我不要依賴吃甚麼東西了,我要用正念來過關,所以就停在路旁看法,狀態比較好了再往前騎,但後來遇到一座橋,無法再騎上去,以前未修煉時就有的不好念頭都出現了,就找了走廊停下來,打電話和同修交流。當時狀態確實很難受,剛開始是有怕心的,和同修講話後就平穩了些,但還是有不好的念頭閃過,我能不能撐下去啊!要不要去和店家借一下地方說我要休息啊!會不會很丟臉啊!而面對這個生死問題,同修說那你可能和舊勢力有約,但我內心是明顯反對的,即使有甚麼約,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說:「我剛才講了,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說:「一個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這不就是幹壞事嗎?」所以和她交流時,我就直接說出來堅決否定舊勢力任何安排,今天在正法時期,不允許舊勢力運用自身業力干擾及破壞。因為師父在《導航》的《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說:「我們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難,我告訴大家,不只是針對個人修煉,是有高層生命藉著學員有業力和提高為由利用低層敗壞了的生命進行迫害從而考驗大法的因素,其實對正法來講都是破壞。」

而後那位同修,她很慈悲又正念的說她也在去怕心,她的怕是怕承擔責任,也是怕吃苦,因為她要與一位大法弟子結婚,要承擔對方的家庭責任。而當自己願意和同修交流「因為害怕病業痛苦,所以長期以來帶些糖果、餅乾在身上;喜歡吃甜食、不喜歡吃苦的東西;近2年來做媒體工作處於做事狀態,少有慈悲救度的心;不喜歡複雜、矛盾,以致好久一段時間沒有和同修交流;找到在和同修交流中,怎麼還是怕自己待會能不能騎車回家?而不是真心聽同修的交流,還是怕心,內心對法還是不夠正信」的漏後,唰,不舒服的狀態就好了,得以過關,自己騎車過橋回家。所以修煉的環境真的很重要!

而後2天看《轉法輪》「返修與借功」那一章節,看到「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這句話時,一下子明白「打下去多少壞東西」是指把很多不好的東西,修了5年多實在很慚愧,以前讀到這一段都不懂,為甚麼這個有功能的人幫別人看病要打下去壞東西呢?一直以為打下去的「打」是打針的「打」,輸進去不好的東西給別人,這怎麼會治好呢?(可見我有多少人心及觀念)這下子我才明白這句話的一層意思,原來是指有功能的人在另外空間幫人去掉壞東西。才明白前2天過病業關時,師父幫我打下去了多少壞東西,幫我消掉了多少業,承受了多少啊!

經過這次,我想我要好好的在法上理解,我喜歡在包裏帶糖果吃,我知道我要去掉怕吃苦,那種怕苦及喜甜的執著。所以重看師父講法影帶,以及讀2004年以後的新經文,在師父講法中了解到,自從我們修煉開始就不斷在修心及煉功中,讓高能量物質充滿細胞了,而且師父也幫我們下上許許多多機制,所以要吃東西才有能量,這是人的觀念,是一顆怕心。身體不舒服的狀態也是針對自己這顆心來的,看自己能不能念正?如同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對弟子的回答說:「你太怕那個壞的能量了。來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氣為己用。我跟大家講啊,我沒有傳法之前,沒有那些高層的因素來之前也沒有舊的勢力,那時對於冷我有另外的辦法。我就這樣想: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眾笑,鼓掌)說你叫我熱,反過來我叫你熱,我把你熱得受不了。我就是說的這個意思啊,你們不一定做得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對待它,你不是怕它。」是啊!是要正念對待,而不是怕。當念不正時就會被邪惡鑽空子,造成假相。同時再鑽自己急躁、自責、好面子的人心,讓自己處在怎麼修5年了還這樣的擔心狀態中。久了好像是在為怕病業的苦而修,或者是不被舊勢力干擾而修,而不是真正學好法,在法上理解甚麼是正法修煉,對法對師正信的,在每過一關後對法又更正信的光明及開闊,同時捉緊時間救度眾生。而被人的執著及觀念拖著,這才是真苦。

在這之後,有次出門參加學法組,就只帶錢包、書和水。然而騎車一出門就冒出一個念頭:反正吃一顆糖而已,當作飯後甜點啊,又沒關係。而後身體真的不舒服起來了,一直騎到學法組旁有一家便利商店,我就停車下來把法拿起來看,對照法,看到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說到:「出現病業的本人修的怎麼樣?他能不能夠在這樣狀態下正念那麼強的走過來?真正把自己當神一樣,根本就甚麼都不在意?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甚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當時思想業力一直冒出說,沒關係去買糖,不帶在身上如果待會兒身體不舒服了,怎麼辦?但一翻就看到這篇,想自己真是修得太差了,連一顆糖都這麼執著,其實不是執著糖,是放不下對身體不舒服的擔心。當下我堅決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放下那個壞思想,想吃糖的那不是我,如果我現在沒法過這關,往後對糖的執著更難去是更苦的,然而當下和師父說時還是掉下眼淚,覺得很苦。事後我知道那是與不好的思想決裂,與人決裂,掉淚的也不是真的自己,是人的執著,不是神。

後來我想一定要去掉這個執著,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走進學法教室挑了一個位置,就翻到了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說:「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當下身體被暖流包圍住,我流下了謝謝師父慈悲苦度的淚,以前看這段時,也明白要在法上才能真正保護自己,但總覺得自己一直沒做好,當我主動去做,放下執著,師父讓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坐下學法時,身體雖還輕微的發抖,但我明白,我又提升了,放下心來和大家一起學法交流。而當天的學法組並不是我預期的區學法組,是音樂合唱團學法組,唱的歌是「迎新紀元」,是大慶市大法弟子所寫,他於2000年9月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歌詞寫道:「風雲起,卷惡瀾,濁浪排天。迷雙眼,真假難辨,泥沙淘盡現中堅。啊,好兒郎,心彌堅,莫畏難,群魔亂舞只等閒,還有幾天!啊,穿雲破霧,須慧眼,看明天,舊貌換新顏,換新顏。」看到歌詞及大法弟子的介紹,真是慚愧不已,也為大陸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修出像神一樣的光芒而敬佩,激勵自己要再更精進!

隔天就在區學法組把自己這次過病關的狀態,及長久以來帶糖果在包包的執著講出來,去掉好面子的心。到學法組快結束時,身體不舒服的狀態又出現了,當時有一位同修在講心得,講話的語氣很重,心裏開始厭煩起來,想要離開,「擔心自己會不會有甚麼事,去買東西吃才安全」的畫面又出現了,但出現一念,不行!這是考驗,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要留到最後,我是大法弟子!過了1分鐘後就沒事了!和同修交流直到結束,收穫好多!

後來由常人發起的維權絕食活動原本不怎麼注意,因為參與媒體工作,知道流氓特務對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幹了壞事,看到這些我想我一定要做些甚麼,不能再消極下去了,就在家絕食24小時,這之中上網看資料,勸中國人三退,幫忙做菜給家人吃,做些簡單的家事,也沒有特別的飢餓感。我想這是心到位了,師父給我的鼓勵!

以往過病業關很難過,在想是不是要死掉才算過關,後來讀師父的經文認識到,是要放下生死,但不是要去死,而且一個大法弟子在世上可以救度很多世人。但後來對病業怕吃苦的執著,又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實修中做得不夠,又求安逸,自畫一個美好世界在裏面等待,又停在那個層次,以致消沉。經過這次,我體悟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今生來此要做的事就是助師正法,肩負很大的使命和責任,對修煉去人心及觀念還是拖拖拉拉,那是很不應該的,真的要越最後越精進,「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一思一念都很重要,不好的思想出現了,就要捉到消掉它,不隨它去,最好背法讓思想中長保正念。

在寫這篇心得時,也出現許多不好的想法,寫出來多丟臉,連一顆糖果都這麼執著;那以後真的每次都能不帶食物在身上嗎?每次狀態都那麼好嗎?我想這也是人的想法及擔心。有師在、有法在,學好法,去人心並不難,都能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那每次都要正念正行不會累嗎?不會,因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要隨師正法,完成今生來此的使命,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