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悟空「如意金箍棒」說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6日】大法真相資料及製作資料的用具、材料、在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過程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大量的迫害案例中,落到邪惡手中的真相資料很多時候成了邪惡實施迫害的所謂「證據」。致使不少學員也把真相資料當作「燙手的山芋」,一拿到手趕快發出去,存放一點都會感覺不安全。

真相資料是否真的能給我們帶來危險呢?我覺得應該從兩個方面看。

一、看我們學員自己意識中把真相資料看成甚麼,認為是「證據」,還是法器。

真相資料,表面上是一張紙、一片光盤、一條條幅等等。可是在另外空間,是極其玄妙的。一張小小的大法「護身符」就可以有使人起死回生的威力。真相資料上面有大法的真相,難道沒有神的威力嗎?

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一張紙、有緣來到大法弟子的手中,並且承載了大法真相,怎麼會是偶然呢?他就是師父安排到弟子身邊,專門為弟子證實法所用的,擔負著偉大使命的生命呀!是師父賦予我們的證實法的威力無比的法器。

《西遊記》中孫悟空的「如意金箍棒」為甚麼叫「如意」?東海龍王意識中認為是「定海神針」,於是它就是永遠定在那裏的東西。而孫悟空從心裏就認為這是他的兵器,並且對「如意」認識深刻,所以在取經路上,這個法器被孫悟空用得威力無比,哪怕用「金箍棒」在地上畫個圈,都能成為銅牆鐵壁,妖怪都進不到圈裏害唐僧。而大法真相資料,這些原本肩負法器使命而來的生命,怎麼就成了邪惡手中迫害學員的所謂「證據」了呢?

寫到這裏我為我自己曾經在以上心態下扔掉、毀掉的真相資料生命深深愧疚!從此我應該真心的愛護、善待每一份真相資料。這個法器在世間行使使命時,會放射出巨大的能量場。此時,就是惡警、惡人拿到這個真相資料,這個已經讓大法弟子賦予了正念的法器就能顯示其無比的威力,清除控制眾生頭腦的邪靈爛鬼,把大法的慈悲送到每個得到資料的眾生心中。一位同修的文章有個例子,說用功能在宿舍小院裏貼滿條幅,那些妄想抓人辦洗腦班的惡人就進不了這個院子。另外空間的條幅都能在弟子的正念下威力無比,而在這個空間具有物質實相的真相資料,同樣是鎮邪除惡的利器。

寫到此段時,我晚上要和同修去發資料。我以往走出去時發正念都是只涉及兩個方面,就是先呼喚眾生明白的一面,趕快清醒過來,接受大法的慈悲救度;然後請師父加持,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現在我同時呼喚真相資料這些生命,馬上精神起來,去實現救度眾生的使命吧!此時我意念中發出金光閃閃的正念之場和這些法器連成整體,打進我們空間場的每一位眾生的心裏。那天晚上我們做得很順利。

二、如何理解「最大限度符合常人」。

我們在常人中修煉,要符合常人的狀態。比如過馬路看紅綠燈、走斑馬線等。我們的資料點,特別是家庭小資料點,擁有一台電腦、一台打印機、或者一台小型複印機,都基本符合一般家庭狀態的。存放少量紙、墨、資料也屬於正常。而如果一個家庭裏明顯的堆放了超量的資料、耗材,就不怎麼符合常人狀態了。

但是我們的「符合常人」,是「符合常人修煉」,而不是為了符合常人而符合常人。心裏不能是為了防著邪惡來搜時讓它「沒把柄」,而是要狀態在法上!因為「最大限度符合常人」是師父的要求,是法的要求,這一點是一定要區分清楚的。我覺得,讓邪惡「沒把柄」的想法,還是承認了邪惡,還是把真相資料看成了「把柄」,既然你都這樣認為了,此時真相資料另外空間的一面會不會被你抑制住而發揮不了正面作用呢?而狀態在法上,是一方面不要像那個「手裏拿著書,嘴裏喊著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的人那樣無理智、過激;另一方面,一定不要怕麻煩,應該有的防護措施一定要認真、細緻的做好,常人中好一點的人都講守規矩,過馬路不闖紅燈,花一點時間等信號,繞一點路走斑馬線,你就不和常人的規矩擰著勁了。我們就自自然然的,守著規矩做事情,可能會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和怕心是兩回事,是一切按照法的要求做的原則問題。

比如電話,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但是邪惡用它監聽,因為電話洩露而被迫害的案例明慧一直在說。而有同修就一直不重視,其中包括我自己。認為自己工作忙沒那麼多時間。小法會上同修清除了過去「心裏很有意見,表面客客氣氣」的黨文化影響,一針見血的指出,我在電話問題上的不注意是對法、對同修的不負責,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

我震動很大,是啊,工作忙就能過馬路不看紅綠燈了嗎?關鍵是我心裏就有「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的過激思想,沒有做到法的要求,結果多次出現險情,給同修造成很大的壓力,使整體受到波動影響。明慧上有個例子,有個小組幾年來一直沒用電話說大法的事,但是他們證實法的事做得有條不紊,紮紮實實,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險情。我痛下決心,一定要克服怕麻煩的思想,修去這個不足。這段時間我注意和同修的協調,做事也順順當當。那麼電話是不是我們的法器呢?電話在海外弟子手中就是「如意金箍棒」威力無比!明慧前幾天文章有個例子,有姐妹倆,妹妹不精進。一天清晨妹妹送孩子上幼兒園,突然心臟病發作生命垂危。姐姐的手機自動響起,妹妹聽到電話記起了正法口訣,脫離危險,同時也明白了師恩浩蕩,從此精進。師父就是通過電話點醒了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