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絲刀戳陰道 用過的衛生巾堵嘴

——鄭州女子勞教所禽獸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5日】河南鄭州女子勞教所於2003年初落成,是一座能容納五個大隊上千人的宿舍大樓。大樓裏安裝了完備的監控系統,集中迫害大法弟子是在3大隊2層樓上。新劫持來的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這裏。一人一個單間,睡地鋪,均有兩名吸毒人員包夾,或是轉化的人包夾。說這裏是人間地獄一點都不過份,人只能在房間裏呆,不能越門坎一步,在房間裏眼睛不能向外看,去廁所時偶爾看到法輪功學員不能打招呼,眼睛不能對視,走路時不能走路的中間,去廁所時提前打報告,廁所裏沒人了才由包夾者跟著去廁所。他們的層層包夾制度都與包夾者的利益掛鉤。正如包夾者說我們也不願意打你們,可我們不打又不行,不打就得扣我們的分。這裏的邪惡與恐怖充斥著每個角落。惡人顯的特別邪惡。它們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都是陰暗的、見不得人的。它們把大法弟子關在背陰的房間裏,幾個月得不到一縷陽光,外面來人參觀時把關押的堅定的大法弟子的房間反鎖上,告訴參觀者說;這屋沒人。在樓道裏不時聽到從房間裏傳出的打罵聲和管教人員的喝斥聲。只要不轉化就在這間屋子裏經受精神折磨肉體摧殘。長時間的體罰一個姿式站立不讓睡覺。有的一住就是幾個月到半年多。

邪惡之徒們迫害大法弟子所採用的種種手段都是邪惡的,見不得人的。如用改錐捅陰道,用用過的衛生巾堵嘴,用板凳砸頭部,用塑料鞋底照頭臉打,用竹板打手,辱罵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它們出手兇狠殘暴,常常把大法弟子打得遍體鱗傷。剛開始通宵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時間久了,讓凌晨4點以後睡,一夜也只睡兩三個小時。當大法弟子身體挨著地板的時候全身疼痛難忍,剛閉上眼睛起床號就吹響了。就在這個環境中,天天如此遭受折磨。惡警要看到誰不順眼時,就送到所裏上刑,電棍,皮電棍抽,上繩酷刑,約束衣吊掛。有些大法弟子被折磨的脫了像,骨瘦如柴。

何俊英幾個月來被長期剝奪睡眠和一個姿式站立,打罵無常,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全身浮腫,經確診為肝腹水。

朱愛蓮為抵制迫害已絕食多日,身體很虛弱了,可是惡人仍不放過她,不讓睡覺,長期罰坐小凳子,被折磨的兩腿已無力行走與站立,去廁所時靠別人用繩子捆在小凳子上給她拉來拖去的。每天惡人對她的污言穢語聲和踢打聲不絕於耳,人都成這樣了,可610辦公室和勞教所就是拖著不放人。

丁項英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每天遭惡人毒打,惡人拿小凳子打頭部,塑料鞋底和巴掌抽臉,拳打腳踢,打的她嘴流鮮血,牙齒鬆動,渾身傷痕累累,長期被剝奪睡眠,罰坐小凳子和一個姿勢站立,把其雙臂反捆起來,每天如此,惡人坐其身上對其耳朵咒罵語言污穢不堪入耳。在長達幾個月的殘酷迫害下,使丁項英的身心遭受極大傷害,經確診為腦梗塞,血壓為220至130。

陳麗君,高高的個子,長的端莊秀麗,已是第三次被劫持到勞教所。因不放棄信仰被勞教所用酷刑約束衣等手段殘酷折磨,最後一次見到她時人已被折磨的脫了像,已吃不進東西,然而惡人每天仍逼著她幹活。做操,活幹少了挨打,不做操挨打,打她時往往是幾個惡人圍著她群打;大多往下部打,打內傷。一天一個惡人喊,光照她下部打,打的她尿不出來,走不成路,沒法叫人看。直到把陳麗君折磨的奄奄一息,送進醫院經確診為肺癌晚期,所裏把其送回家中不久就傳出了噩耗。

當幾個吸毒人員用螺絲刀在一個年輕的女大法弟子的陰道裏亂戳亂攪使她疼的大叫時,它們就用用過的衛生巾去堵這位大法弟子的嘴。當班的管教和在場的人群中卻無一人站出來制止。在這裏看到的是人性的泯滅道德的淪喪。

以上也只是冰山的一角, 我相信只要有一點良知的人都會為之驚訝和痛心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