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乾安縣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2日】以下是吉林省乾安縣部份大法弟子自述他們遭受迫害的經歷:

1、我是吉林省乾安縣大法弟子,我是1998年有幸得大法的,學法後身心受益,心靈得到淨化,知道做人的道理。99年7月20日邪惡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惡警不斷上家騷擾。2000年2月,我和幾個同修進京證實法,在半路被乾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張喜龍、惡警趙彥海抓回本地迫害。在拘留所關押期間,惡警不許大法弟子煉功,用電棍電腳心、大腿內側,往頭頂上澆水、面壁站著、蹲馬步等,利用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後乾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張喜龍勒索我家屬3000元,才將我放回。幾天後趙彥海讓去結帳,又非法勒索200元佔為己有。

2003年3月4日晚,乾安縣第一派出所徐心剛、吳敬濤、劉維佳等惡警非法闖入我家,逼供問話,我沒配合。第二天晚,所長周鐵銘帶領片警聶金銘、劉維佳、王忠福等一群又闖到我家,把我綁架到第一派出所扣留4個小時,其餘惡警把我家翻得亂七八糟,把家裏老人嚇的心跳加速,眼睛發直,給家人造成嚴重傷害。

2、我是吉林省乾安縣大法弟子,我自從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很大,身體健康,家庭和睦,渾身有使不完的勁。99年7月20日以後,所有大法弟子被無辜迫害。2000年2月,為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我進京上訪,被乾安縣公安局副局長張喜龍,惡警趙彥海帶回當地,在看守所受盡非人折磨。看守所所長王輝、副所長尹奮前辱罵大法、辱罵大法弟子,惡警趙彥海、袁野用皮鞋踩腳背、踢女學員下身,用白色塑料管打,曾把一個女大法弟子打昏死過去。我被非法關押25天,張喜龍勒索家人5000元才把我放回。2002年6月,我由於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白廣仁、王德福劫持,被非法送進看守所關押25天,被公安局副局長張喜龍勒索家人5000元後放回。此後惡警揚雪峰、馬軍等不斷上門騷擾,非法抄家,給我和家人帶來很大的傷害。

3、我是吉林省乾安縣大法弟子,1999年7月22日之後,遭惡警不斷上門騷擾。2000年10月,第一派出所的警察周鐵銘、白廣仁、王忠福等七人無故到我家騷擾,我不配合它們,它們把我丈夫帶到派出所非法拘禁6小時,然後放回。2002年11月,我正在工作,第一派出所的周鐵銘、白廣仁、王忠福等幾人又到我工作單位騷擾,結果沒人配合,他們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4、我是吉林省乾安縣大法弟子,1997年有幸得大法,得法以後,身體得到了淨化,思想得到了昇華,心性得到了提高,家庭幸福。1999年7月22日後,邪惡瘋狂迫害,第三派出所惡警明耀學不斷上門騷擾,我身心受到了傷害,家人受到了驚嚇。特別嚴重的是2001年正月二十八那天晚上九點多鐘,惡警明耀學帶領四個惡警闖入我家,不容分說,開始亂翻,把東西翻得亂七八糟,把煉功帶和一本經文拿走,後強行把我帶到第三派出所,他們讓我寫甚麼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把我送到拘留所,八天後非法將我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我受到非人的折磨。2002年1月29日回家後,惡警劉偉還不斷上門騷擾,多次讓我寫甚麼保證,被我拒絕。

5、我是吉林省乾安縣大法弟子,自從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有了巨大的變化,與單位、家庭、鄰里之間和睦相處,過去有多種疑難病,低血壓、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等也都不翼而飛。99年720起,江氏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2000年8月26日,公安局政保科、惡警趙彥海、袁野指使第二派出所片警馬軍、史月福用車把我劫持到第二派出所,惡警趙彥海、袁野等數人對我逼供、嚇唬、我說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他們就這樣把我關押到看守所50多天,親人找他們要人,他們勒索家人一萬元(張喜龍2000元、張立豐8000元),那也沒有放過我,他們還是非法將我勞教一年。

2004年9月17日晚上10點多鐘,國保大隊隊長宋學娟、賈洪富和第二派出所惡警王宇航等七人,再次非法闖入我家,東翻西翻,當時把家裏70多歲的老人嚇得直求情,可是惡警一點人性也沒有,不理不睬,把我帶到第二派出所非法搜身,第二派出所所長姜連才對我狂吼:就不信翻不出來。惡警第二次返到我家又翻一遍,弄得亂七八糟,又一次使老人、孩子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第二天凌晨1點多鐘惡警把我關到看守所,拘留15天。

從那天以後,我孩子被惡警嚇犯病了,住醫院花了一萬多元。這都是惡警幹的事。

從99年720以來,這些惡人不斷上門騷擾,嚴重影響家人正常生活,寫出這短經歷,就是要揭露乾安縣惡警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