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強暴案「專案組」何以將受害人視為眼中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0日】1800年前,在東漢的涿縣涿郡,也就在今天的河北省涿州市,劉備、關羽和張飛三位豪傑在張飛莊後的桃園義結金蘭,從此拉開中國歷史上獨特的一幕,為此後的中國文化演繹出了一個生動的「義」字。

1800年後,2005年11月24日晚8時,就在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曈村,一群匪徒在寒夜翻牆破門闖入51歲的農婦劉季芝家,經過一番大肆翻查後,將劉季芝綁架。次日,匪徒中一名叫何雪健的小嘍囉以「審訊」為名,用膠皮棍、電棍毒打辱罵劉季芝之後,竟然獸性大發,不顧她的苦苦哀求,將與其母親年齡相仿的劉季芝強暴了。獸慾猶未滿足的匪徒何雪健隨後又把同一天從民宅中綁架來的42歲的農婦韓玉芝也強暴了。被綁架人質的家屬得到通知,每家要出3000元才能贖回人質!劉季芝的丈夫不得不湊足3000元才把妻子接回家。

這一人神共憤的惡性案件發生在具有千年深厚中華文化傳統的河北省涿州,恰與1800年前古人在此演繹的「義」字形成一個強烈的反差。似乎是歷史給人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案發不久,當地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由保定市公安局長親自主抓。也許您認為這下蒙受無盡屈辱和痛苦的受害者終將得到保護, 正義終將得到伸張了。您錯了!

綁架作惡的匪徒皆身披制服,上面寫著「人民公安」字樣,並配有某「共和國」國徽標記!強姦案發地點: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綁架事由:涿州市610辦公室11月11日召開了一個內部會議,重新部署了中共打壓法輪功學員的政策。受害者劉季芝、韓玉芝都是法輪功學員。毒打審訊是為了獲得更多法輪功學員名字,以便進一步綁架勒索贖金。劉季芝被強暴的同時,另一名「人民公安」王增軍一直在現場。中國百姓有民謠曰:過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誠哉斯言!

「專案組」成立後,雖然迫於國際壓力逮捕了「人民公安」何雪健,卻又懸賞10萬元(很顯然,這筆錢自然由中國百姓買單),揚言「審」何雪健之前要不惜一切代價抓捕被迫流離失所在外的兩名強暴案受害人以及相關證人,想推翻此案,甚至不惜殺人滅口。

受害人劉季芝由於精神和肉體上的巨大傷害,已經處於精神失常狀態,上高中的女兒被迫停課照顧母親。母女倆幫人洗衣維持生存。2006年3月初,母女倆不幸被涿州610、國保隊再次綁架。

七年來,類似的綁架、摧殘案其實在各地都不斷發生。瀋陽魯迅學院職工高蓉蓉女士2005年5月被電棍電擊毀容案曝光後不久,受害人再次被綁架。2005年6月16日飽受摧殘的高蓉蓉去世。對法輪功學員的性侵害犯罪也不僅僅是個別案例。2003年5月重慶大學研究生魏星豔被監獄警察當眾強暴後失蹤至今無下落。綁架、強姦案的作案匪徒何以居然猖獗到如此地步?究其原因是有中共江澤民、羅幹流氓匪首撐腰,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政策撐腰。

過去中共每遇到統治危機,總可以拋出幾個替罪羊,以「平反」的名義躲過危機。然而這一次對中共來說,「審」何雪健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審無法向當地百姓、國際社會交待,而真要給何雪健依法定罪量刑,則又等於自曝中共無人性的迫害政策,因為何雪健忠實執行的就是江澤民、羅幹定下「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份」的指示,而何雪健若被定罪之後,其他真正為中共賣力的「人民公安」誰還敢再認真對待上面的指示?中共此時只好拿出慣用的看家本領,抓捕受害人及相關證人,銷毀人證物證,徹底翻案,以繼續維持其「偉光正」形像。這是河北強暴案「專案組」之所以將受害人視為眼中釘的背後原因。

但是我想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公民都會認識到,這樣的事情決不僅僅只是和法輪功學員有關。本來是維持社會安定的所謂「執法人員」,如今在中共治下墮落到這等田地,也清楚表明中共所謂「盛世」之下,原本是保障社會穩定的「法制」已在崩潰。其實做個簡單的民意調查不難發現,儘管中共不停的宣傳「好日子」、「越來越好」,老百姓心中對於社會公義早已毫無信心,人人知道「如今匪徒在公安」,也就沒有人願意,也不敢尋求正義;反過來這又會導致人人自保,對社會和他人高度戒備和不信任,使整個社會的道德走向危機,加重社會動盪不安,惡性循環以致整個社會最終走向崩潰。這正是歷朝歷代末年所走的老路。這也是愚蠢短視的中共當初以「穩定」為藉口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群眾時所想不到的。

好在上蒼已經為中國人準備了出路:《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引發了退黨大潮,每一個炎黃子孫都唾棄中共這個社會毒瘤的時候,真正製造中國百姓陷入苦難的根源必然會被滅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