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親身經歷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9日】話說2004年春夏之交,我覺得肚皮有點不適,時而隱隱做痛,找了中、西醫生十幾個,大夫說法不一,有的說是神經痛,剩下的十幾個大夫都說是闌尾炎,先消消炎等到秋天天涼了割下去就得了,點了40多天的吊瓶,吃了20多付湯藥,也不見好轉,後來自己摸出肚子裏有硬東西了,做彩超,做腸鏡,久治不癒的「闌尾炎」突然被診斷為「腸癌」。

當時診斷出來後,我聽了如同當頭一棒,50剛出頭生命就走到了盡頭,真叫人無法接受,在醫生的建議下做了切割手術。手術後一個多月,為了挽救生命進行化療。化療給我帶來了非常大的痛苦,心煩意亂,嘔吐一週後頭髮全都都掉光了,臟器也受了很大的傷害,全面檢查時又發現了很多病,脾大,肝大,酒精肝,腎積水,腎結石,出院後回到家又買了吃的治癌藥,貼的膏藥。現在回想起來還在打怵,真是苦不堪言。膏藥貼在後背大樑骨上三天過後都破皮了,在貼膏藥時四種痛法,簡直上刑一樣:先是沙疼,二三個小時以後燒疼,就像嚮往後背上倒開水一樣,疼的你都不敢喘氣,在地上來回走動;再過幾個小時揪疼,就像拔罐子一樣揪疼;等到晚上,刺骨、鑽心坐立不安。這四種疼法簡直就是要命,每天還得吃二樣六次治癌藥,兩次四種保健品(說能治癌),還吃了二盒治結石藥。

就這樣我堅持了一個月,不但不好,還越來越添病,睡了一宿覺,大清早起來,瞪著眼睛打呼嚕,腎積水小肚子往下墜著疼,自己照照鏡子,掉光了的頭髮在長出來,東一根、西一撮的,看在眼裏、痛在心上,難看死了。吃藥時一看見藥上那個癌字心裏就有說不出的難受。自從得病,就是開刀破肚,插鼻管、尿管、肚子做引流,兩隻手,兩隻腳,四個吊瓶同時點,從早八點一直點到晚12點,半個來月,化療的痛苦,在住院期間看著那些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癌症病人一個一個的死了,活著遭受著放療化療的痛苦,在死亡線上掙扎著,我沒有掉一滴眼淚。可是那天我哭了,我哭著對老伴說:這樣活著沒啥意思了,老伴心痛的說:要不然再去大醫院看看吧。

就在這生死關頭,我家來了一個大法弟子,她問我:你聽說那個癌症治好了?有嗎?現在的科學攻破癌症了嗎?我說沒有,這時她說: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你,他是超常的科學,只要你放下生死,不求而自得,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信在先,悟在先,我給你請一本書--《轉法輪》,那是天書。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師父的法身,神都無條件的來幫你。我還清楚的記得那是2005年1月9日(農曆冬月二十九),從那天起我走上了修煉之路。

我用了五天的時間看完了第一遍《轉法輪》,五套功法每天一遍,我是個敏感的人,不幾天我就覺得手心,手指尖的末梢神經在動,我感覺師父在管我了。煉到一個月的時候突然有一天可把我嚇壞了,晚上4點多鐘,我覺得憋了一潑尿,可尿的時候不會尿了,不會使那股勁了,就像水龍頭沒關嚴,一個勁的滴答,可滴答好半天也沒有尿淨,第二天一看尿血了,心裏有點發毛,心裏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天尿尿時一使勁,一個小豆大小的硬東西尿出來了,打在便池子上當的一聲。慈悲的師父呀給我消業,不吃藥,排結石,太神了。

從此我不斷的學法,煉功。大約在三個月左右,我又發現我的兩個腳趾邊上長了一個有手指肚大小的一個水泡,我心想慈悲師父又開始給我消業、排毒了,水泡破了以後,就從那塊不斷的出水,不幾天我又突然發現我的每個腳趾丫吧裏全都白了,全都出水了,天天出水,每當煉動功或抱輪完了時襪子上都濕了一片。奇怪是連掉皮都帶出水,可是也不痛也不癢,就這樣持續了半年多,神奇的是後來不治而癒了。

我的身體經過師父不斷的淨化,淨化,淨化,我現在無論身體,精神比好人還好,每天五點多鐘起,晚上12點發完正念睡,精神飽滿,氣色好,白裏透紅。大法弟子們經常來看我,關心我,我說謝謝他們,他們卻說別謝謝我們,謝謝師父,是師父的大法救了你。

我親身感受了大法的神奇,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定修煉到底,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勇猛精進,不斷的提高,直到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