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洪傳歐洲(八)──相繼得法的德國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3日】歐洲面積雖然僅比中國大一點兒,但卻有近五十個國家。從北到南各國人的性格迥異,大體上可以說越往北的人越冷,越往南的人越熱情洋溢,和氣候相輔相成,當然這裏說的只是表面。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在德國南部城市Ulm一個公園裏煉功,傳播法輪功受迫害真相

說到德國人,人們通常會拿性格外向的意大利人來比較,來襯托出德國人的嚴肅認真。讓我們一起看看德國人和意大利人都是如何對待新生事物的吧,拿法輪功為例,無論德國還是意大利,絕大多數人都沒真正接觸過氣功,而且因為西方人沒有中國人晨練的傳統,所以大多數西方人對氣功是既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

意大利人見到一個新鮮事物,比如一個中國人在公園裏煉法輪功,他會好奇的看著,或者乾脆走過來,問這問那,手上學著煉功的樣子比比劃劃,嘴上還說著:我也來煉功。但通常別指望第二天能看到有兩個人在那裏煉功,意大利人說「我也煉」,一般只是說明他感興趣而已,當然例外也很多,要不怎麼意大利也有那麼多煉法輪功的呢。

德國人走過煉功點,通常是瞥幾眼就目不斜視的走過去了,他們覺得盯著看很不禮貌。要是真感興趣,大多數德國人一定是遠遠的觀察著,看你煉完了再和你搭訕,不過這和他說出「我也來煉功」還差得遠呢,他得先拿一張傳單,原地站著細細的讀一遍,不懂的再問問,回家查查相關網頁,如果還感興趣,有可能再來借本法輪功的書或者從網上下載一本攻讀一番,一直到心裏十拿九穩了,才開始認認真真的學功,而一旦真的學了,很多人就會學下去。

* 法輪功走入德國社會

1997年8月在德國「玄奧」雜誌(「Esotera」)上發表了一篇介紹法輪功的文章,一位德國記者在一位中醫師的陪同下走訪了中國的幾個法輪功煉功點,回到德國後寫下了這篇三頁長的文章。文章後列出了四、五個住在德國不同地方的中國人的名字,他們當時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一段時間,在一些看似偶然的機緣下互相認識。這篇文章幫助法輪功悄然走進了這個以嚴謹認真著稱的國度。

1997年以來,德國的煉功點從一開始的一兩個,增加到了現在的四十幾個。學員們也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的單純個人修煉走入了在反迫害中修煉自己,活動形式也從以前單一的一起煉功,一起學法,辦九天講法錄像班,發展到後來在德國各地舉辦信息諮詢日;向政治家、媒體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訴訟案等形式幫助德國政府認清中共政權的本質;給中國廣大人民寄真相資料、打電話、發傳真;堅持在中國使、領館前抗議;通過自行車之旅和步行告訴德國民眾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程度;辦自己的媒體;走出德國,到歐盟、聯合國請願……

來自海德堡(Heidelberg)的科爾普(Koerper)一家和來自高登斯海姆市 (Gondelsheim)的米歇爾(Michael)雖然只是德國幾百名法輪功學員中的兩個例子,但以一推十,以十推百,就像森林中的兩片綠葉,已經足已讓人感到森林的綠意和蔥蘢了。

*德文九天講法錄像班-全家修煉

因為職業的緣故,按摩師胡伯特•科爾普(Hubert Koerper)一直傾心於中國文化,對氣功更是充滿了興趣,他就是看了1997年「玄奧」雜誌上發表的那篇文章而和一名家住附近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聯繫上的。胡伯特說:「這之後幾個星期,在法蘭克福和萬海姆市(Weinheim)連續舉辦了兩次德文九天講法錄像班,每次大概有三、四十人參加。當時還沒有德語配音,一個中國學員同聲翻譯,因為很多名詞德文中沒有,所以一些內容我並沒有聽懂,但我還是感到,法輪功的『真善忍』的道理非常好,這就是我想學的。」

胡伯特(前)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

第一個德文九天講法錄像班結束後,胡伯特建議他的妻子愛蒂忒(Edith)去參加接下來的第二個九天講法錄像班,就這樣,夫妻倆前後腳開始了修煉。他們的三個嬌小、文靜的女兒們也先後看了法輪功的書,並開始修煉。後來出生的小兒子更是一出生就浸在這個每個人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氛圍中,現在已經六歲了的他在每星期二晚上的集體讀法時,都靜靜的聽著,一改平時頑皮好動的樣子。

「我們的大女兒卡洛琳娜(Caroline)開始煉功的時候十八歲,在德國,十四五歲的孩子們就開始嘗試吸煙,甚至吸食麻醉品,幾乎每個德國孩子都嘗試過這些東西,卡洛琳娜也不例外,煉法輪功以後她戒了煙,也戒了輕微麻醉品,這讓我們當父母的長出一口氣,後來另兩個女兒也開始煉了,這讓我們更放心了,因為她們肯定不會染上這些不良習氣了。」 作為母親的愛蒂忒回憶起當時見到三個女兒陸續開始煉法輪功時的心情。

海德堡「法輪大法之家」。左到右,二女兒史黛芬妮(stefanie ),大女兒卡羅琳娜(caroline),三女兒約翰娜(johanna),母親愛蒂特(edith),父親胡伯特(hubert),前面是小兒子約書亞(joshua)

*圓中國夢

1999年7月開始的對法輪功的鎮壓讓科爾普一家到中國去的計劃無法實現。「因為修煉法輪功,我們很多人都很嚮往中國文化。98年末,99年初,我們一些歐洲西方法輪功學員就計劃著99年末要到中國去,和中國的煉功人一起交流、修煉。在這之前,已經有一批歐洲法輪功學員去過中國了,他們都說收穫很大。」胡伯特一直覺得很遺憾那次沒有成行。

2002年二月,胡伯特,他的大女兒卡洛琳娜和二女兒施黛芬妮(Stefanie)終於圓了他們的中國夢。但這一次他們並沒有和中國的煉功人打上交道,而是和中國警察。他們三個和一百多名來自各國的西方法輪功學員一同走上了天安門,為他們的受迫害的中國同修們呼籲,打出了上書「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當時只有16歲的施黛芬妮談到他們的呼籲時說:「我看到姐姐和爸爸把橫幅打開,這時突然一個人從後面把我的嘴捂住,勒住我的脖子,想把我拖走,我用盡力氣把捂住我的嘴的手扒開,喊:法輪大法好。」在警察局裏胡伯特還被中國警察用腳踢。談到當時的情景,胡伯特憂慮的說:「對西方人都這樣,那麼對中國法輪功學員是甚麼樣可想而知了。當時我就覺得我們在德國做的太少了,我們真的應該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支持。」

卡洛琳娜(前)和妹妹施黛芬妮(後)在海德堡內卡河大草坪上煉功

回到家鄉海德堡後,他們為了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而去中國請願的消息登上了當地的報紙。施黛芬妮的老師把報紙文章剪下來,貼在了告示板上,還驕傲的在文章旁邊寫道:「看!這是我們的學生!」

*「法輪大法好!」

科爾普家頑皮的小兒子約述亞(Joshua)今年六歲了,剛剛上學。在海德堡的古堡上發中文資料時可真不能小看他的作用,一次幾個中國人不敢接真相資料,小約述亞就跑上去,用中文大喊:「法輪大法好!」那幾個中國遊客先是一愣,隨即看到一個德國小男孩在說中文,不禁一下子都笑了,氣氛馬上緩和了下來。

別看約述亞才六歲,他可喜歡煉功了。每天他都和爸爸一起煉,當然用的是時間比較短的煉功帶。有時爸爸因為去接電話就把錄音機暫時關了,他就皺起小眉頭說:「爸爸走了,我也沒法煉了。」

*屈從於中共的德國警察

從中國回來一年多以後,卡洛琳娜又和德國警察打了一回交道,卡洛琳娜說:「2002年四月,江澤民到德國來,因為他是鎮壓法輪功的元凶,所以他走到哪裏,我們跟到哪裏,抗議到哪裏,當時在格斯拉市(Goslar)有一個抗議活動,我的車被德國警察攔下來,就是因為車身上有法輪大法的字樣。警察檢查了車上的中文、德文資料,然後就不准我們通過。事後我才知道,江害怕看到法輪功,就要挾德國政府說,再看到法輪功就離開德國。因為江帶來了大筆的訂單,所以因為經濟利益,德國政府屈服於中共壓力。在所有他所到的城市都發生了德國警察侵犯法輪功學員人權的事件。」

一年後,卡洛琳娜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提出確認起訴,在法庭的調解下,格斯拉市所在的下薩克森州(Niedersachsen)內政部給法輪功學員寫了公開的道歉信,並保證不再犯同樣的錯誤。「這個事件雖然是德國警察幹的,但背後的黑手是中共,他們不僅在中國為所欲為,而且也想在外國使用同樣的手段,我們當然不能坐視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外國。這也是保護德國。」卡洛琳娜評論道。

*大法之家

一家有六口人本身在出生率很低的德國就不多見,而一家六口人都修煉法輪功就更少見了。這一家子人被德國的修煉人稱為「大法之家」。他們的身影活躍在東德洪法團中,自行車之旅中,他們家的小型麵包車幾乎次次活動都滿載了學員和法輪功資料,還有展板,展台等等需要大一些空間的東西。

從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到現在的六年多裏,「大法之家」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小兒子從襁褓中的嬰兒成長為一個活潑、懂事、能在講法輪功真相中出一份力的少年,大女兒從少女變成了母親,她的兒子已經一個多月了,她的中國婆婆因為修煉法輪功還曾經在中國被非法關在勞教所20個月。二女兒上了大學,學的是中文,也在去年底結了婚,三女兒也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而爸爸,媽媽還是老樣子,再仔細端詳一下,他們好像不只沒有變老,而且還更年輕,更有活力了。「啊,這算甚麼?法輪功學員裏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的例子太多了,有不少還越活越年輕呢!」 愛蒂忒司空見慣的說。

* 愛唱歌的米歇爾

和科爾普一家不同的是,今年將近四十歲的米歇爾•哈克邁耶(Michael Hackmayer)屬於對法輪功迫害開始以後才開始修煉的新學員。他住在德國南部的只有兩千人的高登斯海姆市 (Gondelsheim),是一名園丁。黎明前,他就去上班了,在一個從來沒使用過化肥或其它人工化學物質的地裏種菜,每星期還有一天要到一個自由市場上賣菜,他還有一個愛好,就是唱歌。說到音樂,他不禁哼唱起鏗鏘有力、抑揚頓挫的英文歌──奴隸之歌,「幹活的時候唱這支歌,時間就過得特別快,我還喜歡唱巴赫的曲子,當然還有一些歌唱法輪大法的曲子。」他說。

米歇爾13歲時成為希爾斯巴赫(Hilsbach)教堂唱詩班的成員,16歲成立了自己的搖滾樂隊。克萊希高(Kraichgau)地區喜愛搖滾樂的樂迷一定不會忘記,上個世紀80年代,米歇爾是樂團「荒野邊界」(Wild Frontier)的主唱兼鍵盤手。米歇爾指著一張發舊的照片說:「這就是二十年前的我。」如果他不說,還真沒有人能認出照片上那個留著披肩長髮,在舞台上激情洋溢的揮動雙手的新潮青年就是米歇爾,照片上有一大群觀眾被他帶動,和他一起揮動雙手,情緒激昂。

當被問到為甚麼後來不再唱歌時,他說:「唱了十年以後,我的嗓子因為長期大聲的唱歌而變得經常疼痛,再也唱不下去了,自那以後,我就離開了樂隊,我以為我再也不會登上舞台了。」

在唱歌的同時,他先後接受了三年的機械工培訓和三年的園丁培訓,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當園丁,而菜園子就成了無法大聲唱歌的他自娛自樂的小舞台。

* 搖滾歌手改變風格

斗轉星移,一轉眼好幾年過去了,從法輪功學員那裏米歇爾知道了法輪功,這也為他以後從新登上舞台種下了機緣。「2002年初我看了《轉法輪》這本書,我覺得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非常好,我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這樣的人。煉了功後,我腰痛的毛病奇蹟般的好了,以前我試過很多方法,都不管用。」米歇爾回憶道。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治好了米歇爾的腰痛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對真善忍的殘酷迫害也使米歇爾非常震驚:「我覺得,必須採取行動制止這場迫害,而歌曲是向人們解釋在中國正發生著甚麼的一個理想媒介。」當他嘗試從新唱歌的時候,他驚喜的發現他的嗓子在慢慢的恢復。變化不只在身體裏面發生,他的外表也有了很大變化,代替長髮和新潮衣服的是規矩的「寸頭」和西服,柔和的民謠唱法也取代了動作猛烈的搖滾風格。

高精度圖片
昔日的搖滾樂手改變了演唱風格。米歇爾2005年1月在倫敦伊莉莎白女王廳舉行的一場中國新年音樂會上演出。

* 「愈來愈細膩,愈來愈明澈」- 修煉後的第一首歌

說起他修煉以後自己創作並演唱的第一首歌,還有一個小故事,「修煉法輪功半年後,我感到一種要用音樂表達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內心變化的衝動,有一次我彎著腰把土豆上的泥磕掉,突然一句話跳到腦子裏:Immer feiner, immer klarer(愈來愈細膩,愈來愈明澈),一個旋律也跟著出現了,一遍遍的重複,越來越清晰。之後兩三個星期的時間,這個旋律一直盤旋在我的頭腦中,歌詞和旋律也一天一天的豐富起來,最終發展成一首完整的歌。」這就是米歇爾修煉法輪功後作的第一首歌,就取名為「愈來愈細膩,愈來愈明澈」,下面是其中一段。

「我內心十分清醒
故貪婪、恐懼和痛苦沒有它們的位置
我開始感到寧靜
因為我思想擁有這些真理
它們毫不動搖
我這才知道我在哪裏
Zhen 是真
Shan 是善
Ren 是忍
在我心中
愈來愈細膩,愈來愈明澈
每個字都深思熟慮」

這之後,他又自己或者和別人一起創作了一些反迫害的歌曲,灌錄了三張CD。在不久前,2005年聖誕前,他出了第三張取名為「蓮花」的CD,封面上註明「音樂家為人權而演奏- 獻給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孤兒」。

* 建立煉功點

當米歇爾2002年初剛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他是當地唯一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修煉四個月以後,通過不斷學法,還有和別的城市的法輪功學員交流,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走出來讓別人知道法輪功真相,所以從那以後,我每星期日上午就到附近的大城市卡爾斯魯爾(Karlsruhe)皇宮後面的大草坪上一個人煉功,同時擺上法輪功的資料讓行人自由拿取。星期一晚上,我在自己的家裏也建了一個煉功點,慢慢的越來越多的人到這兩個煉功點煉功、學法。」

他還注意到一些自然療法協會和健康協會定期舉辦一些講座,還有老年中心及各種民間組織都對各種各樣的題目感興趣,於是米歇爾毛遂自薦去教法輪功,當然教功之外他也講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 提高心性,歸還工具

「修煉法輪功讓我有了很大的變化,我當機械工學徒工的時候,大家都把工廠裏的工具拿回家用,我也不例外,十年過去了,我一直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後來學了法輪功,看到在《轉法輪》裏寫著一個中國工廠的工人如何把以前從廠子裏拿回家的毛巾又從新拿回工廠的故事,我立刻意識到我拿了工廠的工具是不對的。我感到和我偷的東西呆在一個屋子裏實在太難受了,我必須馬上把工具送回我學徒的地方。那裏的老闆萬萬沒有想到,十年後還會有人把工具送回來,他非常感動。如果沒有大法,我是不會這樣做的。現在我才明白了甚麼叫堂堂正正的做人。」米歇爾感慨的說。

* 得法緣,夫妻緣,緣上加緣

修煉法輪功也給米歇爾帶來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半,一提到他的妻子周女士,米歇爾的臉上就泛起了一個柔和的微笑。來自杭州的計算機工程師周女士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工作的地方離米歇爾的城市不遠,他們經常在學法組、煉功點和法輪功活動上見面,逐漸由相知到相愛,在一年多以前兩人喜結良緣。

高精度圖片
喜愛自然的米歇爾和妻子在碧水藍天之下拍下結婚照

* 相繼入道得法

像科爾普一家和米歇爾這樣的情況在德國還有很多,當地也許一開始只有一個或兩個學員,甚至是新學員,但他們通過學法、交流,迅速成長為講清迫害真相、揭露邪惡、洪揚法輪大法的主力,一個人或者幾個人撐起一片天,使這一方人有緣聽聞法輪大法,走上返本歸真修煉之路的人越來越多,而他們自己也在這個過程中用真善忍的法理不斷歸正自己。

在德國,法輪功遍地開花,甚至很小的村莊都響起了法輪功的煉功音樂,在晚霞下都能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的身影。尤其近兩、三年來,在各地一下子來了很多新學員,正像《精進要旨》裏「悟」一文中所寫的:「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