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也要認真對待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這個心得體會是我突破了心理上的重重障礙與外在的干擾才寫成的。之前我總認為投稿之事事不關己,有體會就寫,沒有就不寫,無所謂的,所以一直不重視。再加上身為小弟子,我認為自己無論在悟性上還是寫作上都與其他同修無法比擬,於是放任了自己的惰性。直到近日,受到爸爸(也是同修)的啟悟,我才明白,寫體會不一定要悟性好或關過的好才能寫,也可以收集起平時因修煉大法而出現在我們身上的神奇的事,從而給一些至今仍不能信師信法或修煉中有障礙的同修以幫助。下面就寫一下我由七二零到現在的修煉點滴。

九九年七二零後在邪惡高壓下,爸爸被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長達四年。我那時只有八歲,又因平時不怎麼認真學法煉功,對那時的事件印象模糊不清,只知道爸爸離開了。直到後來,我思念爸爸,才意識到是邪惡把爸爸抓走了,使我們父女分離,無法團聚。

當我上小學三年級時,老師知道了我煉功的事,於是三番五次在放學後留下我勸我別煉法輪功了,並威脅說,不然學校會把我開除。我那時幾乎不學法,為人處世也完全是一個常人,不用法衡量自己,也很難以法的標準行事。只是媽媽一直很堅定的修煉,所以我也追隨媽媽,死活都煉。有幾次,我被叫到校長辦公室,並請來了媽媽長談,但我們依然不動。面對我們的堅定,也許是他們背後的邪惡膽怯了,上了四年級後,校長和老師便再也沒找過我。

記得四年級生日時,我請同學來慶祝生日,並在飯後和同學出去逛夜市。誰知走到半路肚子忽然劇烈疼痛,於是我連忙回了家。剛到家,肚子就不疼了。我感到流鼻涕了就去拿衛生紙,結果如注的鼻血就這麼一瀉而出,弄得媽媽與我手忙腳亂。由於不在法上,媽媽急得只差叫醫生了,而我卻鎮定自若,只是用手堵著鼻孔,心裏完全不為所動,彷彿我置身事外。那晚我的鼻血流了一個臉盆底。但那以後我還是像常人一樣的生活,從沒悟一悟為甚麼發生那件事?現在想來,也許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因為我天天既不學法,也不煉功。

還有一年夏天,我的身上忽然起了一種奇怪的圈狀癬,從脖子到肚臍,前胸後背起了一大堆,一到晚上,奇癢難耐。我倒還沒甚麼,可急壞了媽媽,她完全從常人的角度用各種辦法給我「醫治」,如用毛巾熱敷,用西瓜皮抹。不過最終它還是下去了,只是在身上留了淡淡的疤。現在想想,也是與自身不學法有很大的關聯。

後來爸爸出來了。他因在監獄裏被強行「轉化」邪悟了一段時間,但在同修的幫助下又返回來了,並開始勇猛精進。在他的帶動下,我懈怠的狀態有所改善,慢慢脫離了常人的生活狀態。有一段時間,我家剛剛換了節能燈,我臥室的燈在拉開後閃無數下才肯亮或不亮,而其它屋卻很好。於是爸爸就到我那屋去發正念,告訴它小弟子在這裏學習不應出現故障。結果他發現我天天只看閒書,並不學法,便與燈約定:若是我不精進,爸爸拉燈時燈亮,我拉就不亮。結果爸爸拉亮了,我卻拉不亮。這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我馬上調整好了狀態並與燈溝通。從那以後,燈便不再出問題了。從這件事上,我第一次感到為我服務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我圓滿後我的世界的眾生。而我現在那麼不精進,會讓它們失去被同化的機會。這使我更加信師信法。

現在,雖然我還不算太精進,但已經在盡力做好該做的事情。回頭看看我迷迷糊糊浪費了從七二零到爸爸出獄那四年,過了四年常人生活,浪費了四年提高與學法煉功的大好時光,追悔莫及呀!同時我發現,隨著這幾年我狀態慢慢的好轉,我的學習成績也在直線上升,這又說明了大法的威力無邊啊!

我想對小弟子說的是,即使是小弟子,我們也要認真對待修煉,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樣樣不能放鬆,更不要像我以前那樣白白浪費時間。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