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的話 做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跟媽媽一起修煉,已有好多年了。我並不了解我媽媽,只知道大法對她很重要,她對大法很堅定,她說如果沒有大法,覺的人活著沒甚麼意義。

記的我得法那年是十一歲。我知道了,修煉要做個好孩子。有一次我撿到了一元錢還給了丟失的小孩,他很感激我;我在池塘裏撈了很多小魚又放回了池塘。那時的我很貪玩,只去過一次煉功點,再沒去過,可教我煉功的阿姨,我至今記憶猶新。

由於對法理解太淺了,沒看過《轉法輪》,最後竟然聽信了電視和老師的謊言,膽小如鼠的我害怕起來,哥哥還把很多大法書撕了扔了。如今我一直很後悔,在內心裏我一直不能原諒自己。如果是現在,我一定把書撿回來藏好,那時我卻假裝不知道。

後來我開始學法煉功了,清醒了,覺的法太好了,是我生命中要尋求的東西。我一直處處努力做到真善忍,給同學、好朋友講真相,玩電腦時我放光盤給她看。在學校裏同學自行車壞了,我幫著她搬回家,路上遇見修車的,我給了她一元錢,車子修好她高興的騎車走了,我再跑回家。

可是我畢竟沒有真正做到真善忍,有時課沒聽好,作業抄同學的,有時候沒寫完作業,還說謊,學習成績從未好過。和同學之間的矛盾激化到無法收場的地步,成為別人心目中的差生,懶惰,求安逸,怕吃苦再加上笨,裝瘋賣傻的,給別人很不好的形像,我真不想這樣,我並不想這樣,不但給自己帶來許多麻煩,還給人家造成很大痛苦。我很固執,卻又自卑,總覺的自己不如別人,總沉浸在失敗的愧疚中,強大的執著壓的我無法自拔,就像把自己一個人關進了黑暗的小屋子。在修煉的路上連滾帶爬可從未走正過,很痛苦。

師父一直點化我,救過我無數次。我是開著修的,成天精神不振,有氣無力,臉色難看,一到夜裏無法睡覺,妖魔鬼怪都來嚇我,看到滿滿的玻璃晶體的共產邪靈,還有許多邪惡黑手壓的我無法呼吸,許多吸入了體內,被法輪化成氣了。精力消耗太大了,我只能靠多發正念、多煉功、學法,還有師父對我幫助。

有一天我一直睡、睡,媽媽喊我煉功,我不起床,沒煉。迷迷糊糊中看到師父來了,帶著龍。龍踩我讓我快醒醒,一個聲音在喊我,我醒了,看到是師父,只是頭髮白了。師父告訴我給我把壞東西打出去了,還下了罩,說沒事了,問我:為甚麼你媽媽喊你,你不煉功?師父教我煉功。我很差勁,師父教了好多遍才學會頭頂抱輪,還告訴我他要儘量救度一切眾生。我知道自己以前做過許多錯事,我哭了,師父問為甚麼哭?一瞬間師父走了。我以後一定要好好改正我的缺點和錯誤。

一直到現在我還在被自己的執著困擾止步不前。夢中一條龍來帶我去了另外空間。另外空間的我在舊勢力設下的迷宮裏,師父又救了我,把我帶出了迷宮。我心裏一直想做好,想救度眾生,想做個真修弟子,想要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夢中舊勢力挾持我,我無力反擊,我一次次敗給邪惡,被圍困,邪惡嘲笑我,要置我於死地。我想滅掉它們,邪惡竟說我沒有能力。這時我求師父救我,師父每回都幫我。

我深知師父是我的親人,人類社會的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真實的,而對邪惡我一定會滅掉它們,它們不配迫害我,我相信我一定會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要救度我世界裏的眾生,要救出我媽媽和所有大法同修。

我媽媽被邪惡迫害關在濟南市漿水泉路二十號的戒毒所裏,女子勞教所二大隊,非法勞教兩年。那裏還關了許多大法弟子,那裏的女教導員,女隊長是共產黨的積極執行者,很邪惡。她們不讓我見我媽媽,我一直在對她們發正念,二十四小時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相信媽媽一定會回來。

記的曾經夢到過一個小孩智慧特別大,他問我:十三歲才開始煉功,覺的有些晚了嗎?我沒回答,她給我念一首詩,醒來只記的一句就是要勇猛精進不懈怠。

我要一個人去濟南看媽媽,而且我能做到。我沒有去上學,說等我媽媽回來才能上。我現在每天在學法煉功,向內找,我不再去姥姥家了,自己做飯吃。我需要資料,我買了好些信封,把資料放進信封。我每天都可以發資料,我也要盡自己的力量去證實法,彌補媽媽被非法抓捕帶來的損失。我有時自己用紙寫一些資料或傳單發出去,這是我唯一的路。請相信我會在證實法中做得更好。

現在我家裏的人都有私心,他們都說缺錢,我哥哥要買房,要結婚,要買四十八萬的房子;我爸爸把所有錢都給了他。我爸爸很貪錢,要錢不要人,他一分錢不給我媽媽,也不去看我媽媽。我要一個人去濟南看媽媽,而且我能做到。

媽媽的願望是證實法,我也要把真相告訴人們。

人畢竟是人,總在追求錢與得不到的東西,我和媽媽遇到難了,希望您能幫幫忙,我媽媽給我留下了每月的退休金,還有些錢。我能做很多事,現在我每天都一人在家裏,只有師父能救我媽媽,我也要想法救她。師父是我們的親人,我們不能求人,只能求師父,只能信師父,今生來世上是為了得法,證實法。

有一天我對師父說要永遠捍衛大法。我是個開著修,從一開始到現在感覺極其強烈,煉完功看到大法輪在旋著,也知道自己周圍有功包圍著,四週法輪在轉、自己身體內的演變,也清楚的看到常人的思想追求多麼可笑,自己將來要救度眾多的眾生,帶有使命,要做好一切。心要正,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會掉下來毀於一旦。自己要走的路很窄,要一直走下去。我的正法道路很簡單,有一次幾個小女孩寫大法害死人,到處寫,還寫在廁所裏。我很生氣,我拿了布一個個全都擦乾淨,不能留痕跡。這幾個小女孩受學校毒害得很厲害。單其中有一個女孩還有點善心。我擦了,她們又寫,我一次次的擦掉,我每天都要觀察,只要有都得擦掉。

有一次我對她們說電視上說的是假的,我有些阿姨也煉功,她們很好,不要相信電視,她們走了。後來這幾個小女孩不再到處寫了,也許是我的正念把他們制止住了。正念是很重要的。

因為長時間沒寫字了,有好多字一時想不起來,錯別字多,標點符號沒用對。

如果哪裏悟的不對,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