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堅定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八年的修煉中,使我體會到放下執著修煉並不難,也使我體會到在邪惡迫害面前,正念很強,大法的神奇就會展現,更使我體會到大法的嚴肅。

第一次看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錄像,我看見師父穿一身紅色的西服,繫紅色領帶,藍色格的白襯衣,約半個小時,紅色變成藍色,襯衣變成純白色,心想,師父真的是神仙下凡,以後我下決心一修到底。

隔幾天遇到一件事,我妹妹被拖拉機撞了,司機給我妹妹十元錢,我妹妹說甚麼也不幹,我想,讓我碰見也不是偶然的,我上前說,算了吧,司機他也不是有意的。在回家的路上就覺的走路一身輕。

沒修煉前我是個藥罐子,常年求醫問藥,修煉法輪大法後不知不覺中我十二種病都好了,又過了幾個月,老太太我來月經了,使我體會到大法奧妙無窮,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七二零鋪天蓋地邪惡壓下來時,我堅信師,堅信法,沒有一絲的動搖,從來沒有配合過邪惡。

第一次去北京證法,被非法關押在農安五公里看守所十二天。臘月二十九早四點多鐘,我看見棚頂上層厚厚的金光閃閃五顏六色的法輪覆蓋整個棚頂,我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甚麼。趁吃早飯時我跟二十多名同修說;明天是大年三十了。我們一齊要求無罪釋放,修煉人是不注重年節的,但是我們無罪理應回家過年,不過,我們絕不配合邪惡,否則,我們不就白去天安門了。剛說完沒多大一會,把我無罪釋放了。在一次參加法會時,被惡人舉報,把我綁架到市公安局,我心正念正,當天半夜就把我放了。第二天在家裏怎麼也呆不住,就想去市公安局說句心裏話,我約了一個同修就去了。警察張××接待了我們,我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按真善忍修心,不做壞事。聽大娘話,千萬不要抓這些好人了。我沒有一點怕,很平和的跟他談了一個小時,臨走時,張把我們送到門口。

那次我和幾個同修去掛條幅,被惡人舉報,把我們堵到一個大院子裏,惡警用手揪著我的頭髮踢倒拽起來再踢倒,打嘴巴子,往牆上撞,把我按倒在地上,腳踩著我,打了兩個小時。我唿一下爬起來沖到警察胸前說:你打吧!你打死我也不怕!我手指著另一同修對警察說,她是腸癌,手術才出院,她剛走進法輪功,你不能打她!突然警察發現那邊有情況,都跑院子東邊去了,這時我耳邊有聲音:跑!我抬腳就跑。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使我又一次體會到大法的神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

一天早八點我發正念時,聽到一個聲音:快把大法書藏起來,心想是師父點化,我急忙把大法書收拾好,老頭(常人)先下樓了,就聽老頭大聲喊:你們抓我幹甚麼!我往下一看,警車把老頭帶走了。我緊忙把大法書轉送女兒家,到那一想還有師父法像掛在牆上,家裏還有條幅,怎麼辦,返回去!進屋後我把師父法像藏好,帶著條幅剛要走,我兒子發來短信,讓我快離開家,我三步並二步跑到鄰居(對門)家,剛進屋就聽見一幫警察上來了,我不停的發正念。八個警察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甚麼也沒找到走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又一次轉危為安。

一年冬天,我和同修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一輛警車追到醫大二院門口截住我倆,硬推我倆上車,我們就是不配合。搜身時,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真相是救度眾生的,不能落惡人手裏,讓他摸不著,結果惡人也摸了半天也沒摸著,其實就在我外衣兜裏,這時馬路上的人越來越多,我倆就喊:法輪大法好!

我大聲說,現在七十多個國家都是在洪揚法輪大法,就江澤民反對,我們是無辜的,四個警察架著我倆胳膊往車上推,到市公安局審了兩個小時,我倆一言不發,就發正念。後來把我倆又拉到民康派出所,我倆心正念正,晚上六點鐘把我倆放了。警察還到路邊幫我們打車,我順手把他衣服毛領豎起來,我說,小伙子,讓你挨凍了,快別凍壞耳朵,煉法輪功的都是最好的人,你要記住,千萬不要抓法輪功,對你未來是有福份的。他說,其實你們都是信仰。

我倆上車走出一百五十米,發現警車慢慢跟在後面,我們決定下車,繞道回家,我們不慌不忙的走著,立掌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警車調頭往回開,十分鐘後,警車調過頭急速走了。

師父說:「哪裏出問題,哪裏就是需要去講真相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天我去了警察綁架我的地方,給幾家鄰街門市商房講真相,一進門,我說,我是昨天被警察綁架的那個人,我的鑰匙丟了,請問,您看見沒有,這樣我把話題拉上,就開始講真相,效果很好。

一次又一次,我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呵護,只要把自己溶在法中,正念正行,遇事首先想到的是眾生,沒有自己,師父無邊的法力就會展現。「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邪惡真的甚麼都不是。

修煉中我也有過關緩慢的時候。前段妹妹來我家串門,對我說,六嫂說她困難你也不幫不問,等六哥死的那天也不給你信了,如何如何。妹妹告訴我:不能讓她總講究你,你也得當侄媳婦面說說她。聽了這些話,表面沒怎麼樣,但心裏也不是滋味,幹嘛呢,這麼大氣恨。隔幾天,我的鼻子不通氣,像有甚麼堵上了,兩個鼻子眼像灌滿辣椒麵一樣,呼吸困難,心哆嗦,身子發抖,就覺的空間窄小,我立刻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發了一個多小時正念,求師父加持,呼吸有所好轉,同修也幫發正念,同時向內找,找出了一大堆執著。做常人時,我是一個記恨心很強的人,從小誰要是惹著我,我就遠離她,一輩子不想見她,今天修煉了,六嫂觸及到這顆心了。由於自己長期以來沒有認識到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動了人心,使自己空間場不純淨,使魔有了立足之地。

我妹妹的到來給我帶來了矛盾,其實是幫我去執著,幫我修煉,幫我提高,沒有這個環境,我的記恨心,又如何修下去,又如何生出慈悲心來,又如何去救度那些急盼我去救度眾生。

我明顯感覺有一種無形的東西在極力控制我,在極力讓我想不好的東西,往魔道上走,讓我翻江倒海的向外找,心極端的扭著勁,目地就是叫我放棄修煉。

師父《2005年舊金山講法》、《洛杉磯市講法》發表後,那是我難過的日日夜夜,手捧著經文念不成句子,手哆嗦,心也哆嗦,氣喘呼呼,眼神發愣。一天和同修去講三退,同修說,你看那家(食雜店)掛毛鬼的像,我瞅一眼,心哆嗦成一個團,哆嗦一夜沒閤眼,這一夜我看了七講《轉法輪》

我正念抵制迫害,我就是不聽你邪惡的,我就是要修成,我有堅強意志,正念排斥,我要念十遍新的講法,大聲念。我一連看了九遍,三件事一天也不落,比以前更嚴格要求自己,我就要跟師父回家。

邪惡還扭著勁讓我想,這個鼻子太難受了,喘氣太難受了,受不了,再就是想,我妹妹這一趟來可把我害了,對我傷害太大了,把我弄成這個樣子,甚至我一聽她的聲音,都渾身哆嗦,更不想看見她。

有的同修關心的問我,你今天怎麼樣了?我馬上渾身發抖,我對同修說,你問我你不就是承認舊勢力嗎,其實這時我的狀態已經就不對勁了,是用法來掩蓋自己怕出現這種狀態的執著,越是怕它就越控制我,讓我一刻不停的執著,一刻不停想這個鼻子難受,我就極力的排斥,再排斥,把這個極端的心剛擰過來又拽過去了,這時自己已經是死抱著執著不放又添了的執著,加大了自己的魔難。

接踵而來,耳朵堵的難受,嘴發麻,出現色魔,幻聽,讓我不敬師父,不敬法,又說甚麼「你快死了,你過不去年了,你得死在年三十前」,大腦裏馬上又出現隱隱約約一個靈堂,我躺在靈堂上,前邊擺著我的大照片。單位過去死的人也出現在我面前,當時我心一正,假相,一正壓百邪,全盤否定,金剛不動堅如磐石,「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轉法輪》),我的主意識一直很強。師父說:「誰懼誰呢?」(《2005年舊金山講法》)

一天有一同修說,我得和你說,你要是走了,我該後悔了,對於當時一個很脆弱的我,被帶動的很嚴重了,瞪著眼睛想啊想,同修們為甚麼說出這些話,難道我真的要先走一步了,憑我的正念闖不過這一關了?還是同修對著我的這顆怕心來的?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六歲小孫女說:奶奶,你卡到這了,你過不去了。我哭了。她看我哭的好傷心,她又說:奶奶,你能過去,你能過去,修煉是很容易的。我自己也知道有悟的不對勁的地方,需要調整。

一天我跪在師父像前,低著頭不敢瞅師父一眼,不由自主的又哭了,我請求師父:尊敬的師父,如果是弟子不敬您,請師父給弟子形神全滅,其實它(壞思想)真的不是弟子,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闖過這一關,它真的不是我,我是您的弟子。其實,是想借助外在強大力量,有求而僥倖過去這一關的心理,自己沒有正念,有問題又推給師父,自己這種骯髒思想,師父看了是多麼著急而又難過呢,其實是在欺騙自己。

一天我家廁所漏水,水管子也漏水,洗衣機放水往地上淌水,是師父在點化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耳邊有聲音,在心性上狠下功夫。

晚上做了一個夢,好大一個坑,坑裏都是黑水,黑水泡的都是死人,還有死人骨頭,我被黑水泡著只露出個頭,腳踩著死人拼命的掙扎著,這時走來一個人,把我引向一個台階,我坐在台階上醒了。

我悟到是師父從地獄裏把我撈出來,我的壽命已超過天定,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給我延續來修煉的,一不注意,就會毀於一旦。

放下執著,衝破承受的極限,師父說:「那你就用心多看法,破除這個障礙。它像銅牆鐵壁一樣穿不透,嚴重的影響了你的悟性和你對法的認識,為甚麼不穿破它、打開它?」(《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感謝師父給我安排了以前好的修煉環境,也可以說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法是萬能鑰匙,橫下心來,我要把師父近期幾年來的經文多看幾遍,背《轉法輪》,我有能力切斷一根根纜繩,打開一把把鎖,穿透銅牆鐵壁,我是得了法的新生命,有師在,有法在已足矣。在這糞坑裏呆著,還有甚麼可執著的。我就是要入定往上修,一定要修成,徹底把邪惡根子拔掉,讓它煙消雲散。我要放下生死,破除舊勢力的迫害,豁出來,既然死我都不怕了,修煉道路上還有甚麼能擋住我呢,我要強大,讓邪惡完蛋。我只做師尊的弟子,其他都不要,都不承認,把我的一切交給師父安排。

師父說:「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像神一樣正念正行能不能做到?要從中走出來得靠自己堅定的正念、對大法的堅信。師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擔,但是在這個嚴酷的壓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擺正?你是把自己當作神、你還是當作人?你的正念足不足?這都得靠大家、靠自己。」《2005年舊金山講法》我開始刻苦的背《轉法輪》,嚴格要求自己,二十四小時在法上,排出一切干擾,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做好三件事,抽時間背擠時間背,抓緊一切時間背,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時間背,七個多月我背了六遍《轉法輪》,我的狀態一個階段比一個階段好。

反思過去的這幾個月,挖一挖自己到底甚麼心受到這麼大的干擾,說來說去還是自己思想默認了舊勢力,加大自己的魔難,修煉路很窄,使我更體會到大法嚴肅,不按師父的路走是很危險的。

常人時我是個爭強好勝的人,妒嫉心,爭鬥心,顯示心,虛榮心,狹隘的為私為我,記恨心,仇恨心,各種心很強的人,受邪黨流毒也較深,在法上做事心強,有證實自己的心,這都是我要修下去的東西。我是新宇宙的生命,修的是宇宙大法,成就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提醒自己,每時每刻都要慈悲他人,修好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