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勝利油田「邪會」及首惡陸人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陸人傑,原勝利油田黨委書記、局長,貪污腐敗,生活糜爛。大約是一九九二年前後,他在位期間曾因嫖外國女人在北京被當場抓獲,後來不了了之。他在位期間,晚上經常派專車去接「相中」的女人陪其跳舞,搞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單身長期住在油田高級賓館(妻子居住外地),一次他的房間被「盜」,金項鏈、金戒指、珠寶首飾等貴重物品被撒滿床上地上,數量之多令人吃驚。幾年前他下台後,怕揭出他的問題,戀權不放,仍然賴在勝利油田科協主席的位子上,惶惶不可終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陸人傑投機鑽營,緊隨江××政治流氓集團,不遺餘力地鎮壓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陸人傑等人積極倡導成立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勝利油田反×教協會,設在油田科技處(技術中心),陸人傑自任會長。

這個組織其實是打著民間機構的幌子,假借科學的名義,肆意污衊惡毒攻擊法輪功的邪惡組織,事實上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邪會」(以下簡稱邪會)。該邪會專門迫害法輪功,在油田自成體系、自成網絡、經費獨立,在全油田設立十九個分會,配有專人,覆蓋了整個油區。該邪會直接操縱、部署二級分會及其相關機構開展迫害活動,下達各種要求和指令,有常設機關,實施各項迫害活動,同時操控油田相繼建立的「勝採洗腦班」、「集輸洗腦班」、「供應處洗腦班」等洗腦班。

由於該邪會沒有任何其它職能,唯一任務就是鎮壓法輪功,因此而處心積慮、無所不用其極的瘋狂搞活動,活動越多,權力越大,經費越多。每年該邪會揮霍資金多達數百萬元之巨。

陸人傑等邪惡之徒把持的邪會,緊跟江氏集團,充當了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作惡多端,觸目驚心,就一個企業而言在全國實屬罕見,確實像其自詡的那樣創下所謂的三個第一:全國第一家企業出版誹謗攻擊大法的邪惡文集;第一家企業辦誹謗大法的邪惡網站;第一家企業辦毒害眾生的大型邪惡展覽。

該邪惡組織成立六年來,利用油田的人、財、物雄厚資源和一切便利條件,搞網絡技術、組織「理論研究」、寫所謂「批判」文章、有獎知識競賽和徵文、文藝演出、展覽、有獎舉報、報告演講、「轉化團」等等方式,與「六一零」、公安等一起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進行造謠、誣陷、迫害,幹盡了壞事,而且也毒害了油田人民和全國人民,罪惡極大。從而得到其上司山東省和中國邪會的「賞識」與多次「表彰」,成為它們迫害法輪功的「典型」和一面黑旗。以下是此邪會的犯罪事實:

一、召開黑會,布置迫害任務。油田邪會在陸人傑等幾個政治打手操縱下,以物質利益做誘餌,並與政治掛鉤,直接指揮、唆使、強迫油田各二級分會對法輪功進行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的迫害。截止到二零零四年六月,陸人傑主持邪會舉行了八次所謂的常務理事會,每次都做重點發言,並總結布置打壓迫害法輪功的任務,影響極壞。

二、辦邪惡網站,毒害人民。勝利油田企業網是勝利油田幾十萬職工公用的信息網,然而以邪會會長陸人傑為首的勝利油田不法官員公然在勝利油田企業網建立詆毀法輪功的網站,並在「勝利油田導航」顯著地方建立連接,毒害油田民眾。該邪會組織辦起了的專門攻擊大法的邪惡網站,誣陷法輪功、煽動和宣揚對法輪功的仇恨。該網站發表、轉載各類誣陷、攻擊法輪功的文章,截止到二零零四年據不完全統計有一千多篇;「勝利油田邪會」還在「中國邪會」舉辦的「網絡與反×教」報告會和基層組織建設現場會上推廣該網站的創辦經驗。油田地域廣大,單位眾多,各機關、辦公室、甚至基層隊都配有電腦,每天一進入局域網,首先接觸的就是這些邪惡信息。

三、舉辦大型誣陷法輪功的展覽。它們與六一零勾結在一起,在勝利油田舉辦了兩次較大的誣陷法輪功的展覽,並要求油田各單位派人參觀:

二零零一年九月,舉辦「反×教崇尚文明」展覽,陸人傑剪綵;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由「中國邪會」主辦、「勝利油田邪會」承辦了所謂的「崇尚科學、關愛生命、維護人權、反對×教」展覽,陸人傑等剪綵並講話。

但謊言始終是謊言,「邪會」所有的招術仍然是枉費心機。許多明白了真相的群眾自覺的給予了抵制,二零零四年在油田基地辦的邪惡展覽,根本無人看。它們只好下通知,強迫各單位組織集體觀看,但很多被迫拉去的人都表情漠然,不為所動,甚至嗤之以鼻,並沒有多少人再上當受騙。在油田孤島地區體育館辦展覽時,孤島大法弟子齊發正念,在開展的第二天晚上,展廳裏的宣傳櫥窗玻璃全部粉碎,展廳一片狼藉。當時展廳門窗緊閉,完好無損,而且館內有人值班,沒有聽到任何動靜。公安派人現場勘查,也未發現有人進入的痕跡,找不到櫥窗損壞的原因。邪惡甚為驚慌,展覽草草收場。

四、舉行所謂有獎知識競賽誣陷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邪會通過舉行有獎知識競賽來誣陷法輪功,在「勝利日報」上刊登答題,並下發油田各二級單位組織實施,最後還彙集評定給予物質刺激。二零零五年又在「勝利日報」上刊登有獎知識競賽來誣陷法輪功,強制各單位必須填寫答題。很多單位職工對此嗤之以鼻。

五、舉辦有獎舉報,誘惑迫害法輪功學員。勝利油田邪會與六一零勾結在一起,發布了邪惡的宣傳提綱,並設立了專門的舉報受理辦公室,並在《勝利日報》、勝利電視台、勝利油田局域網上進行登載、宣傳,還在全油田廣泛張貼,以金錢引誘民眾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十月舉行所謂有獎舉報的首批兌獎儀式。此迫害導致至少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轉化和勞教。

勝利油田邪會一個這樣臨時性的機構,卻有權隨便抓人、關人,如此騷擾公民正常生活,侵犯公民人身權利,乃至使用暴力,它完全是一個「文革」式的非法的邪惡恐怖組織。油田邪會已經成為迫害大法弟子邪惡勢力的黑窩,是危害勝利油田廣大群眾的一個毒瘤。六年來,該組織及其相關人員幹盡迫害之事,矇蔽、愚弄和毒害了油田大量的善良民眾,使廣大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人、親屬都遭受了史無前例的巨大傷害。

六、與洗腦班勾結,強制給大法弟子「轉化」洗腦。近年來,油田邪會幾乎全方位地參與了迫害油田大法弟子的活動,手段用盡、招數使絕。它們積極出謀劃策,險惡的內部通報,出籠了甚麼「有獎舉報」、抓住講真相弟子就送勞教等毒招。如「轉化」一個,他們領取獎金,少則一萬,多則五萬。油田幾起劫持大法弟子到勞教的案件都和他們有直接關係。

油田迫害大法弟子的幾個洗腦班(如勝採洗腦班、集輸洗腦班、教育學院洗腦班、供應處洗腦班等)都受該組織的操縱,直接實施各種洗腦活動。堅定信仰、不願「轉化」、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遭到這些惡徒們加重迫害,長期關押不放。

該組織控制脅迫了幾個神志不清、並不是真修但曾學習過法輪功的人,並如獲至寶,長期利用他們來充當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但是,它們達到目地了嗎?那些出賣良心、失去了最起碼做人準則的幫兇者,怎麼能夠動搖的了大法弟子發自內心的對宇宙真理的正信呢?它們還利用這些人在社會上活動,所謂的「現身說法」,欺騙迷惑世人。它們還積極參加山東省乃至全國的活動,並被評為所謂的「先進」,受過「表彰」,在有關的報告會上還多次介紹過所謂的「經驗」。有的常年蹲在洗腦班,有的多次竄到勞教所,協助惡人惡警搞「洗腦轉化」,交流犯罪經驗,加大加重迫害力度,甚至還協助毆打大法弟子,野蠻灌食和其它形式的暴力迫害。大法弟子夏德雲、岳國民、鄒愛芬等都曾遭受它們的野蠻灌食。

七、向孩子們伸出毒手。更惡毒的是,它們把迫害延伸到校園,強迫學校師生搞誹謗大法的簽名活動,搞各種惡毒的宣傳欄和文體活動,還編寫了一些誣蔑大法的兒歌教給幼兒園天真無邪的孩子,毒害了大量的還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沒有形成完整世界觀的少年兒童,污染了孩子們純潔的心靈,給孩子們造成了很大傷害。二零零二年,在勝利油田大中小學推行「校園拒絕×教」活動,讓學生及教師寫誣陷法輪功的論文,共計一千七百七十五篇,評選出二百零八篇,召開了演講會,並集結成顛倒黑白的《陽光蓓蕾》一書,成為全國出版的第一本學生反×教的邪惡文集。二零零四年,此書又被所謂的「中國關愛協會」選用,企圖向國際上傳播該邪惡書籍。

八、編造出版攻擊法輪功的書籍、漫畫等。邪會會長陸人傑負責召集了賈祥倫、趙修成等幾個文字打手,編輯出版了《揭批「某某功」板話》(百詩百論)、《從癡迷到覺醒》、《陽光蓓蕾》三本誣陷法輪功的書,陸人傑並親自為每本書作序、寫前言。在二零零三年四月西安召開的「中國邪會」第八次報告會上散發一百五十本,並得到邪惡分子中科院科痞何祚庥、「中國邪會」秘書長王渝生、「山東邪會」副會長周忠祥、司馬南的表揚,足見此書極盡造謠誣陷之能事。用公款大批購買,發至基層隊,政工人員幾乎人手一本,而且擴散至全國石油系統乃至全國,流毒甚廣。為調動這些人賣命,它們給寫作者大量的稿酬、獎金,以至組織去國內國外旅遊,用金錢和物質刺激。它們以此向上邀功請賞,申請大量經費,任意揮霍、中飽私囊。

法輪大法學會二零零五年十月九日發出公告,明確指出:「從即日起,各省市的主要官員及中共頭目如再有參與或繼續迫害法輪功者,從事新的犯罪行為,一旦其離開中國大陸,將受到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原告的刑事起訴和民事控告,追究其刑事責任,並尋求經濟賠償。」「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神必將清算對大法行惡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不懸崖勒馬,繼續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將受到嚴懲。」

而勝利油田邪會卻在會長陸人傑等邪惡之徒的指揮下,利令智昏、置若罔聞、頂風而上,更加明目張膽、變本加厲的迫害法輪功,又增添了五條罪行:

勝利油田邪會夥同山東省邪會,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至六月三日,在勝利油田承辦召開了「全國企業反×教工作現場經驗交流會」。這次黑會由中國邪會主辦,中國科協書記處書記程東紅、中國邪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王渝生、副秘書長李安平、山東省科協黨組書記、副主席陸巽生等親自與會主持,全國各省區市和三十多個大企業的代表近二百人參加。

在這次黑會上,勝利油田邪會的邪惡之徒,大肆鼓吹其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成績與經驗,其中有:一、勝利油田黨委副書記李忠華介紹了油田所謂防範和處理「×××」等×教工作的迫害大法的基本經驗。二、勝利油田邪教協會會長陸人傑介紹了油田協會所謂《堅持「四創建「崇尚科學 反對×教」示範區活動的基本做法《標本兼治,真抓實幹,推有」「四靠」,深入持久地開展群眾性反×教活動》的污衊大法的情況和經驗。三、勝利油田孤島社區反×教分會秘書長孫崇倫和勝利油田勝北社區黨委副書記王立明也分別介紹了所謂體會、經驗。四、勝利油田幫教團團長、惡人趙修成,介紹了他帶領幫教團「將反×教鬥爭當學問去研究、學事業去追求」的所謂「鬥爭歷程和事蹟」。五、百詩百畫詩歌的作者、惡人、勝利教育學院賈祥倫和漫畫作者、猶大、勝利教育學院宋金,不知恥的分別談了所謂破壞大法的體會、感受。

這些迫害法輪功的所謂經驗,得到其上司黑幹將王渝生的大肆宣揚,要求在全國企業學習、推廣,聲稱必將促進反×教工作深入開展。這次黑會將流毒全國。這是勝利油田邪會犯下的第一條罪行。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晚,勝利油田邪會等六個單位,在電視台演播大廳,舉辦了所謂《弘揚科學精神 共建和諧家園》的文藝晚會,共演出十二個節目,其內容全是污衊、攻擊大法師父和法輪功的節目,除參加會的人觀看外,並向全油田轉播,流毒全油田,這是勝利油田邪會犯下的第二條罪行。

第三條罪行,《九評共產黨》問世後,陸人傑、趙修成、張福錄之流,嗅到撈取政治資本的時機到了,立即向上司請戰、要任務,組織理論班子寫文章批「九評」。得到中國邪教協會副理事長王渝生的大肆表揚,聲稱這是「為維護黨的執政地位和捍衛國家政權做出了積極貢獻。」

第四條罪行,又出版了攻擊污衊法輪功的《精神世界的較量》一書,這是勝利油田邪教協會繼出版系列論文集《捍衛人類的尊嚴》、《捍衛科學的尊嚴》、《捍衛社會的尊嚴》、《捍衛法制的尊嚴》之後的第五本攻擊污衊法輪功論文集,在全國影響很壞、流毒很廣。

第五條罪行,創作和印製了「《揭批「×××」百詩百畫》插圖筆記。二零零三年三月,勝利油田邪會組織創作和出版了《揭批×××話》(百詩百論)一書,成為全國第一本用板話形式揭批「×××」的作品集。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百詩百論》的基礎上,勝利油田邪會又創作出版了《揭批「×××」百詩百畫》(百詩百畫)圖書、掛圖、展覽、光盤系列作品,成為全國第一本以「詩畫聯袂」形式作品,發至油田及省內外有關單位,進機關、進社區、進學校、進單位、進基層、進農村,在油田、省內外影響極壞,流毒很深。現又搞成一百頁的插圖筆記本,將「百詩百畫」掛圖和展覽的內容,印進了筆記本內,妄圖起更大的破壞作用。由《百詩百論》到《百詩百畫》,再到「插圖筆記本」,真是絞盡腦汁、變換方法攻擊污衊法輪功。應當指出,其百詩作者是勝利教育學院賈祥倫,漫畫作者是勝利教育學院猶大宋金。

六年來,勝利油田邪會多角度多層面地攻擊謾罵法輪功,並將煽動的仇恨和編造的謊言傳播到全國,大範圍地毒害人民,欺騙群眾。油田邪會在惡人陸人傑的操控下,與邪惡的油田六一零、洗腦班相互勾結,殘酷地迫害油田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罪行累累,邪惡至極。而這一切禍害的罪魁禍首就是勝利油田迫害法輪功的首惡陸人傑。

近年來,《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激起全世界的滾滾退黨大潮,截止到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退黨團隊的人數已經突破一千五百九十萬人。這個西來的幽靈正在根除,共產邪黨正在滅亡,邪黨形成的黨文化正在解體。中國人民正在覺醒。

在此,我們正告陸人傑和那些至今還跟隨它幹壞事的人,應立即懸崖勒馬、棄惡從善。中國有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要切記法輪大法公告中講的:「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神必將清算對大法行惡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不懸崖勒馬,繼續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就是罪不容恕,定將受到嚴懲。」

請有條件的同修能提供陸人傑的照片,在網上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