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一名內蒙老年大法弟子,在一九九八年十月末有幸得到宇宙大法。在我修煉的路上師父一直在呵護著我,才使我走到了今天。我一次又一次親身體悟到了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神奇。

我得法不到兩個月時的一天清晨,要坐早晨五點多鐘的車外出辦事。天又黑又冷,空中布滿了星辰,地上的積雪很厚,踩上去吱吱作響,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我覺的很怕,心想:如果有個伴多好哇!剛這麼一想,就聽見路上有踩雪的聲音,抬頭一看,過來一個人,個子不高,也是趕火車的。因為這大冬天的這麼早,天又冷,一般不會起這麼早的。離我只有十幾米遠,我想快點走,攆上她,和她搭個伴,便加快了腳步。可是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快走也沒攆上。只見前面的人邁著輕盈的腳步,輕飄飄的身影,也聽不到她踩雪的聲音了。等到拐彎的時候,道口的燈光照到了前方的路,一抬頭人沒了。我心想這個人怎麼走這麼快呢?其實平常我走路就很快,再加上想趕上那個人,就更快了,可是不但沒攆上,連人影都沒了。心想等到車站看看這個人是誰,可到了車站候車室轉了一大圈,也沒見到我這邊方向的人。

我恍然大悟,這是師父的法身在看護我呀!從那以後,我再也不害怕了,走多遠多黑的路都不害怕了。以前我的膽子可小了,天一黑我就不敢出門了。我家先生一外出,我就得趕緊找個做伴的。這回好了,師父給了我膽量,再也不害怕了。

還有一次,快過年了,兒子拿回家單位分的凍豬肉,讓我用刀切開,切成小塊,吃時方便。我想那就先放在菜板上解凍吧。可到了中午十一點多了,肉還挺硬。我就用殺豬刀插在肉裏,用手指往下壓著切。可切著切著不知怎麼,竟把刀刃朝上了,食指使勁往刀刃上一摁,感覺手指一涼,鮮血流出來了,一看手指足有四公分長的大口子,手指的肉都翻開了,都看到骨頭了。當時我想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就找來一塊布,自己用衛生紙擦擦血,趕緊用紙把手指摁住,又換了幾次紙,才用布包好,又繼續把肉切完。血一直在往外流,但不覺的疼。事後,我也沒在意,該幹的活照樣幹,洗衣、做飯、拖地板、洗拖布,等等,手指一點也沒感染。到院子裏掃雪,這個受傷的手指不但不疼,還不怕冷,別的手指都凍疼了,它卻熱呼呼的。你說這多神奇呀!

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的某一年冬天,我到火車站托運給外地同修的真相資料。當辦好托運手續後,一抬頭看到滿天的雪花已經不是雪花了,而是一朵朵美麗的花朵,是黑白顏色的,晶瑩剔透,花心是菱形的,花心在轉,整個花也在轉,特別美妙。無論橫著、順著、從哪個方向看過去,花與花之間的距離都是一樣大小的。就這樣從天上飄了下來,我一直站在那裏抬著頭看著天上散下來的花。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呢。看著看著,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老這麼看著天,旁邊人會以為我精神不正常,就不看了,過了一會再看的時候,花兒沒有了,又變成了滿天的雪花。

我雖然年齡已經很大了,但是面對困難和危險,沒有怕過,總是平心靜氣的該做甚麼就去做,因為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著我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