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書沒念的我能通讀《轉法輪》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五年十一月到城裏走親的機會得法的,是帶著治病的心走入修煉的,不知不覺身上的病全好了,特別是多年的頭疼,疼上來是生不如死,也好了,走路一身輕,騎三輪車像有人推一樣。身體非常健康。

修煉當天去煉功點看師父講法錄像。當時感覺自己渴的受不了,那滋味真實難以形容。雖然離家一里半路,感到就是難以堅持。回家後喝了好幾碗水,一會就喝了兩暖壺,後來從嘴裏往外倒水,還是渴,忍著一會就睡覺了。通過學法才知道,是師父點化讓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呀。在城裏學了一個月回家(農村)洪法,很快組成了一個二十多人的煉功點。城裏的同修也常去交流,當時的環境簡直是太好了。

我是開著修的。法輪經常在我眼前轉,一打坐,睡覺一閉眼,屋樑上都是字,特別是師父的法像下邊的字特別大,非常清楚,但我不認識。因為我不識字,就讓上小學的孫子每天教我,我背過了《論語》《悟》等。我們比學比修,不長時間,一天書沒念的我能通讀《轉法輪》了。不是師父的幫助,我哪有這麼大的能耐?

記得一次剛想睡覺,一閉眼,天目部位像炸開一樣「啪」的一響,隨即出現一束火光。但是自己嚇了一跳,嚇的說不出話來。問別人都說沒聽見。以後知道這是師父給我開了天目。

有一次起了滿身的皰疹,很是難受,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晚上都不能睡覺。但我有一顆堅定的心,有師父保護,甚麼也不怕,這一念一出。看見被上一個大法輪。我的心更堅定了,幾天就好了。

九六年秋的一天,剛開的一壺水倒在了腿上,當時褲都脫不下來了。雖然這樣卻不覺的疼,也沒耽誤煉功。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同村的一個人也出現了這個情況,一直躺了兩個多月。

有次發高燒,蓋上兩床被子還是冷。兒子、兒媳看我太難受了,非讓我吃藥、打針。我堅決不同意。我覺的這是師父讓我提高心性的。不久就好了。

大法在我家出現的神奇的事很多。九六年的一天早晨。兒子、兒媳去城裏賣菜,離城四五里路時,看到好多好多的人往上上,有的很困難,有的在很高。因為兒媳是修煉人,就想:怎麼沒看見師父呢?再往上一看,師父在空中打坐哪。連不修煉的兒子都看的很清楚。直到走到菜市場有客戶買菜才消失。一次,讀小學的孫子在地裏玩,忽然往家跑,跑的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奶奶,奶奶,我看見老師了。我問:在哪?孫子說:在空中打坐呢。我問:你看清楚了嗎?他說:我看的很清楚。大法的神奇也一次次的在我身上見證。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中共打壓修煉人,面對無恥的謊言、誣陷。我沒有動搖,堅修大法。我信師信法,做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用大法衡量,看是否符合大法,是不是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只有這樣我才覺的踏實。

這是我口述,由同修代筆寫的,讓我們共同精進,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