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小冊子證實法的一段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早在首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交流徵稿的時候,有位同修大姐就極力的勸我寫寫做小冊子這方面的體會,利於大家在這方面共同提高。可是那個時候確實沒有把這個工作和證實法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沒有提煉總結出來,如今第三屆法會已經過去了我才覺的有些成熟了。本來第三屆法會之前有其他方面的一些體會要寫的,可是在心裏一念──等第三屆法會徵稿的時候再寫吧,結果真正需要投稿的時候,由於那段時間沒有從法上突破,我被邪惡干擾的甚麼也寫不出。所以接受教訓,現在就總結總結,別考慮甚麼時候了,只要有利於證實法、有利於大家共同提高都是好的。

一、起因

起因也很簡單,二零零一年我還在一家公司上班的時候,就和流離失所的一位同修住在一起,由於我們都是在外地,接觸不上當地同修,所以我們就想辦法自己印製傳單。那位同修白天在家印晚上發,我主要負責下載資料和編排。很快接觸上當地同修,提供一些給他們。但是那個時候不知道學好法的嚴肅性,技術上也很不成熟,當地同修對編排的資料提出很多不足,我也不知道向內找,沒有在學法上下功夫,最後人家乾脆不要我們製作的資料。幾個月後,流離失所的同修到更需要的地方去了,也就終止了這個編排的工作。

這段短暫的編制資料工作雖然不成功,但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知道這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一個重要環節。因為我們反迫害、揭露邪惡、證實大法的文章很多,又都是在被邪黨封鎖的網絡上,只有選取一定數量的利於世人接受的文章製成傳單或小冊子散發出去,才能讓人看到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了解大法的美好,所以真相編排工作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後來我到了新的城市工作,還是接觸不上當地同修,我就自己編排自己發。我自己在工作之餘又編又發才能做多少啊,如果我真正能編排出能使眾生得救的精美小冊子很多人都用該多好呀!當時的心情是很急迫的,我常常在明慧網上看到很好的文章,可是眾生看不到,仍舊被邪惡的謊言毒害著,大法被邪惡惡意的誣陷誹謗著,我的心很痛,當時的心情用心急如焚來形容不算過份的。

我感覺到師父看到了我的心,讓我有緣接觸到了一個資料點,我開始準備向他們提供我編排的資料。邪惡是害怕的,它利用我的執著,鑽我的空子把我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在邪惡的場所,師父的法給了我巨大的力量使我能夠破除邪惡的安排衝破牢籠走出來繼續證實大法。

二、把小冊子組合成一個全面講清真相的整體

出來兩三個月後,一位同修大姐找到我希望我能夠參與他們證實法的工作,這是我求之不得的。

當時同修並沒有讓我馬上做證實法的工作,可能是看到我那顆還在矛盾中的心,所以讓我先學法。連續五十多天的學法,對我後來做的事情多麼重要我現在是沒辦法看清的。我知道在靜心學法中,那個根本的私心直接跳出來讓我看到;還有和同修的矛盾也在法上看到自己不符合法的觀念從而徹底解體它,後來再見到曾與之發生矛盾的同修就像剛認識時一樣;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師父讓我明白了小冊子怎樣編製才能更有利於救度眾生。

有一天在靜心學法中,我感到師父的法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小冊子應該以證實大法的美好為主,這樣眾生才好接受,就像七二零以前弘揚大法一樣,只不過現在大法遭到構陷,應該首先破除邪惡的謊言,揭露這場毫無人性的對修煉人的迫害,喚醒人們的良知,最終使人們認同大法的美好。我從明慧網看到海外的同修也是充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形式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

基於這樣一個原則,不久我就開始編排小冊子了。當時正好是二零零四年農曆新年之前,同修們正在為怎樣做真相資料存在一些爭議。因為在這之前好像這個地區的真相資料主要就是揭露迫害和邪黨的謊言,所以,過年了,把這些被迫害的消息像往常一樣放在世人家門口合不合適,同修意見是不同的,很多同修都認為過年了,不應該總是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一些真相送給人家,世人都圖個祝福和吉利,有的同修就不以為然。師父讓我從法中明白的這一點正好在這個時候消除了這個爭議。

年後我還是這樣做的,以展現大法的美好為主。開始的時候,沒有像現在網上登的小冊子一樣成一個系列,沒有一個固定的名稱,往往就以最突出的文章標題作了小冊子的封面題目,內容主要是把半個月內的典型文章揀選出來,分成大法美好、突出的迫害案例、惡毒謊言、海外消息等幾大方面,儘量的使各部份組合在一起看起來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我也很注意插圖的使用,儘量使圖文在意義上表達同樣的內涵,尤其注意封面的設計,使封面配圖和裏面內容協調一致。

記的當時把突破網絡封鎖的辦法放在小冊子後面,很多同修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有時候我也把同修寫的講真相的詩歌放在前言、封三或者封底的位置,也有時候把四句的詩放在封面。形式不是一成不變的,但是整體上,無論是內容還是插圖等等,一旦把他們放在一起,那就應該是一個統一的和諧的整體,那裏面溶著我們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純正的慈悲善念。

現在回頭看那些小冊子,是很簡陋的,但是當時還是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協調的同修告訴我,她在這方面的壓力一下子沒有了。發資料的同修那一段時間對真相小冊子提出很多意見,但是怎麼提都沒有太大改進,所以矛盾都往協調人身上積,由此給協調同修造成很大壓力。也想了很多辦法解決,比如,編排同修先初選文章,然後交給發資料的同修再選,集思廣益,反饋上來後再由編排同修正式編排成冊。儘管這樣,這方面的矛盾依然很突出。我開始按照在法中明白的理去做的時候,一下子從根本上消除了這個矛盾,剩下的是同修正常的意見反映了,並且也不需要那個反饋的過程了。

在這裏不是說我做的就好,我想說的是,是大法的法理指導我做出符合當時證實法需要的真相小冊子。並且老在這一層次上做也不行,正法進程是不斷往前推進的,指導做小冊子的法理和技術上的要求也應該是不斷提升的。可是當時並沒有特別理性的明確這一點,所以給後來我繼續做這項證實法的工作帶來極大的被動。

很快的我把做小冊子證實法與我沒有修煉之前的讀書聯繫起來,將我讀書的方方面面都運用在做小冊子中。在學法之前,讀書是使我擺脫周圍一切的辦法,也是我不斷探索自己出路、認識自己的過程,因此閱讀很廣泛的。對某一方面有疑問就找相關書來讀,而且不讀國內教材,多數讀的是海外原著的譯本。後來我知道這是引導我得法的台階,也是我證實法所必需奠定的基礎。

因此當時做的三類小冊子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可以歸為一類外,有一類就是根據我的理解,從不同角度、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等出發編輯有針對性的小冊子。這一類做了幾個之後,很快就與上面那一類歸在一起,在同修的建議下開始編輯一種系列小冊子。再一類就是地方小冊子。

這些小冊子不是我一個人做,還有三個同修,一個同修主要負責編排半月期的交流(當時那個地區自己編排交流材料),另外兩個正處在學習年齡階段,由於父母遭受迫害的原因而流離失所,所以小冊子方面是以我為主的。每天除了學一講法、煉功之外,就是閱讀大量明慧網等網上文章、編排真相小冊子,並且必須按時製作完成,因此壓力是比較大的。好在有前面的學法基礎,和做小冊子不久還保有一份衝力,再就是協調同修提供的那個相對平穩的環境,所以一開始的壓力還沒有覺的有甚麼。

三、必須放下證實自我「求名」的執著

可是在邪惡的環境裏面做這些證實法的事情,除了自身修煉有矛盾暴露出來之外,邪惡的破壞是最大的問題。轉過年來四月,協調的同修和其他幾名同修遭到邪惡綁架,直接影響到我們的住所,我們必須搬家。編交流的同修開始去協調、去營救同修,剩下我們三個在動盪中堅持做交流和小冊子。

那個壓力是相當大的,一是同修剛遭受迫害,共產邪靈製造的恐懼感使我很壓抑;還有兩個小同修(只是這樣稱呼吧)的矛盾,有個別時候吵的聲音很大的,這種不在法上的行為也使我感到不安全;還有新參與協調的同修,當時為了營救同修和維持正常的證實法的項目,忙的很難以保證足夠的時間學法,也出現一些不正確狀態;加上大量的證實法工作上的壓力,所有這些都使我感到很不安全。說這些不是說同修不好,我只是說自己當時的感受。當時我眼睛只是看別人不在法上了,沒有找一找自己為甚麼有莫名的恐懼感,為甚麼這些都讓自己看到。今天對照著法上來看,最關鍵的是我學法跟不上了,跟不上正法進程,也不適應當時那個地區暫時出現的危機。也是由於學法不夠,導致在壓力下我也對同修產生了一些不正確看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那段做小冊子的時間是最苦的時候之一。

時間不太長,被邪惡綁架的協調同修一個多月後正念出來了,我的環境有了很大改善,學法上充實了一些,但是沒有根本上突破,與同修的矛盾有些很快過去了,有些當時仍不能釋懷。當時沒有意識到的造成矛盾的一個因素是自己在做小冊子上有那麼一點成就感,那是證實自我的心。

所以外地我熟識的一個資料點同修再次叫我過去的時候,我答應了。到那個地方去證實法一直是我的一個情結,所以在「那個地方需要」這樣一個藉口下,埋藏著當時還不太明確的證實自己的心,避重就輕的就這樣離開了。

不從法上提高到哪裏也不行。不久我去的資料點遭到邪惡破壞,使我又處於動盪之中。好在在同修的鼓勵下小冊子並沒有停,但是做的很苦。今天明白這種苦來自於沒有在法上跟上正法進程,不能在做小冊子中把自己對法的理解、對眾生的慈悲、對救度眾生的緊迫溶在其中,使自己陷於一種常人做事的狀態,有時候覺的很枯燥乏味。

我知道小冊子不能說停就停,因為那已經不是我個人的事情了,當時有很多同修都在下載使用,所以我在心裏企盼能夠找到一個同修來接替我做下去。師父真是看到了我的心,不久來了一位同修,正好想做這方面的事情。

在同修還沒有接手我做的這個系列小冊子的時候,明慧開始不登我編輯的了,同修和我都意識到應該交接了。同修接手後,很快的就進入了角色,克服了很多技術上和材料掌握上的不足,完全憑藉著她學法的堅實基礎,做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小冊子。

好的小冊子在人這一面看來是同修共同配合的結果,比如文章是同修寫了發表在網上的;所用圖片是同修製作的;題目是在已有小冊子的基礎上、在發資料同修實踐的基礎上改進過來的;對於小冊子的風格、面向的閱讀群體等同修也都提了不少的好建議;明慧同修又做了發表之前的改進。根本上來說是師父的法力在做著這一切。可是,自己當時就當成自己的資本了,在法上停滯不前。對於明慧發不發自己編輯的小冊子很在意,發了就沾沾自喜。對於同修對小冊子的修改,表面上也下了些功夫,比如文字修改和插圖的改進等。但對於當時內心的苦和同修為甚麼對小冊子這樣改都沒有從法上真正找一找自己,致使我不得不暫時停止了這個項目。

此時我也理解了在我開始做小冊子之前為甚麼很多同修都對小冊子有意見了。其實早在我之前做小冊子的那位同修做了很多小冊子,並且很多地區都在使用,對救度眾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後來為甚麼有這方面的矛盾了呢?根據我一路走來的過程我認為關鍵是注重做事,學法不夠,跟不上正法進程的需要。我當時的出現也不是偶然,師父看我有這個心,在法理上讓我明白,賦予我這方面的能力,使我能承擔當時的證實法的重擔,想想這些我還有甚麼值得驕傲的呢?

四、提高心性,在法上認識

不做小冊子之後,我並沒有完全停下來找自己,有一段時間除了把背了一多半的《轉法輪》背完之外,就是做了一些技術、協調等方面的事情。有一次在外地走在路上,一個念頭進入我的思維,我想:為甚麼我總是考慮一些整體方面的事情,從宏觀上著眼,我為了別人嗎?我比別人更能放下自我嗎?有些同修從身邊的事情做起,一個人一個人的救度,以後不是也要成為他所成就的宇宙的王嗎!他們不也是從整體上在考慮嗎?那麼在我這裏表現的這種思維是甚麼呢?在人中的表現不都是被舊勢力安排的嗎?表面上我的這種思維是從整體出發,為了整體,為了別人,這其中就沒有自己的觀念嗎?我所自以為是、洋洋自得的「證實自我」不就在這種思維中隱藏著嗎?

想到這些使我在不做小冊子之後有了一個比較大的飛躍,後來我就把這一方面的思維表現和做小冊子聯繫起來。我做的小冊子基本上都發到明慧,為同修從源頭上提供資料,這裏面就有證實自我的心。我這裏不是說這種思維結構如何,我要找出的是那種不正的心。而恰好是每個人都從不同的角度思考問題,才使我們證實法的事情可以相互圓容。

在這期間,我從網上海外同修的交流中得到很多啟發,使我認識到兩個問題:一是我做小冊子的技術上需要突破,其實小冊子插圖很重要,能貼切表達文字內涵的圖片往往能打動人,使人願意去看文章,可是作圖的技術我以前一直在迴避;其二,小冊子也算是一種媒體吧,媒體可以有表達甚麼的傾向,但是媒體必須客觀公正的表達,而我在做小冊子的時候越來越把自己的觀念加在其中。

還有一件對於突破自我、繼續做小冊子有直接關係的事情就是,我在暑假後開辦了一個展現大法內涵的傳統文化輔導班,考慮到當地證實法項目的安全,因為種種原因在當時不能夠堅持下去,但是兩個多月的工作體驗和對學生接受能力的了解給了我做小冊子最直接的感受。尤其是在班辦起來後,我從流離失所的封閉狀態一下子幾乎全面接觸社會,對於我是一個不小的衝擊。正是在這種無可迴避的壓力衝擊下,使我正念更強,由此突破了許多東西。輔導班停下來後,集中精力學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從法上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所在,使前段時間包裹在身體周圍的厚厚的一層東西一下子解體了。

沒有了這個東西的阻擋,我從新回頭看自己走過的這個過程,我發現了在做小冊子中那個自我方方面面的表現。剛開始針對不同行業等做小冊子的時候,有個別時候有一種隱隱的東西說不出,總感覺有利用大法的東西,突破了這個根本執著我才發現那表現的是一種甚麼東西,那就是利用大法,讓大法給人帶去美好,基點在人這兒。可是現在我清楚的知道,是大法給了人類美好,也只有大法能給人類美好,這是真正在證實法,真正是站在證實大法的基點上了。

感謝師尊又給予我履行使命的能力和機會,從法中獲得更新的一個我,又從新開始做小冊子了。因為我原來做的冊子同修做的很好的,所以根據我從輔導班得到的體驗,我做了給教師的小冊子。當編輯出來之後,我沒有馬上發出去,也沒有在那裏像以前一樣自我欣賞,我在想這個小冊子還有甚麼不足。插圖上的不足還是很明顯的,就沒有別的了?我不相信。我從每篇文章到整體構思看了又看,後來只是改了一個小地方,覺的沒甚麼挑剔的了。可是發出去後我沒有像以往完成任務之後的如釋重負的心情,我坦然,但是又沒有完全從中解脫,這是修煉,不是工作,修煉人就應該找自己的不足。後來我跳出小冊子本身,我從小冊子基點出發去考慮,我發現在編輯過程中對揭露邪惡的迫害重視不夠,這嚇了我一大跳,使我驚醒,我這是幹甚麼呢?我把關注點放在了甚麼地方?儘管幾天後明慧毫無改動的登了那一期小冊子,我知道我應該從這個地方警醒,使自己走的更加純正。

還有一個使自己得到提高的方面就是這段時間我閱讀面更廣泛了,這使我掌握的材料更加豐富,這應該是做好編輯工作的基本功之一吧。我理解除了學法、從法中證悟的法理指導我做好這項工作外,多讀網上的文章也會看到正法進程的變化,這能彌補我自身法理上的不足,使我在做小冊子過程中把正法進程的變化溶入小冊子之中。在看文章過程中,我也經常意外的有其他收穫,看到自己與同修的巨大差距。

五、學好法是一切的保障

在這篇文章中,我把與小冊子編輯有關的大部份事情都總結在其中了,看看做小冊子以來的這些經驗和教訓,深深的感受到學好法才是一切的保障。我感到仍舊有很多不足需要多學法,好儘快同化法,使救度眾生的小冊子更加純淨。

目前存在的明顯不足,一是作圖技術,剛才已經提到的,可是這不單單是個技術問題,我發現不願意學的背後是懶惰、求安逸,還有就是在本來有事情做的時候再插進來別的事情,那需要加大心的容量。二是我做小冊子本身還有自我的因素,我專業本來是學計算機的,可是我為甚麼沒有像在小冊子方面對於技術推廣那麼用心呢?這裏面就是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的執著,雖然已經很淡了,但是還有;三是學不好法的時候受邪惡的情魔的干擾還很大,到了現在這方面很多時候還表現出常人的思維。我知道沒有別的辦法,只有老老實實的學法才能突破。

雖說做小冊子大多數時候不需要直接面對發資料的種種危險,但是幾年來也出現了幾次危險情況,最後都有驚無險的過來了,我知道這完全是師父的慈悲呵護的結果。或者是師父事先點化使自己能夠真正冷靜下來學法,或者是在魔難前的種種矛盾中堅定正念,捨棄自我、同化大法從而破除邪惡的安排。

自己能夠做這些事情,能夠繼續在比較寬鬆的環境下證實法,這一切一切都是師父洪大慈悲法力的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