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怨氣」兼與寫稿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正在往電腦上輸入同修的文章,文章中引用了師尊《轉法輪》中的一句話,和我記憶中的有誤差,需要核對。可是,明明是很熟悉的一句話,我卻怎麼想不起具體在哪兒,找了幾處我認為可能在的地方,都沒有。這種情況的發生可能與我此時的心態有關,對同修有些「怨」,家裏有電腦,卻要讓我來幫她打字,而我還要替其他沒電腦或不會用電腦的同修打字。寫到這我的心情仍然沒有完全平靜下來。不平靜這已經不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了。

向內找自己,這麼點事就能動心,不是說明自己的修煉中還有很多要修去的東西嗎?為同修往電腦上打文章、幫同修改文章這不也是我修煉的一部份嗎?為甚麼總是把輸入同修的文章當成負擔呢?每天上班、做飯、做家務、發正念、學法、煉功是必須做的,而要給同修打文章、卻只能從我的睡覺時間裏擠。而長期以來我的求安逸心始終沒去,導致了我的心不平靜。作為弟子,我深知引用師父的法是絕對不能出錯的,哪怕一個標點都不能,而以前輸入其他同修的文章核對所引用的師父講法時,經常能找出一些由於同修的疏忽而造成的錯誤,雖然替同修改過來了,我心裏一直有對同修的不滿。我現在認識到我有一個怕麻煩的心,這也是導致我心裏不平靜的原因。

兒子和他爸爸在客廳的另一邊看電視,往我這不時的會看一看,「媽,你怎麼又從頭來了?」 「我在寫我的文章。」回答完孩子的問話,我已經比較平靜了。

想到自己渺小如一粒纖塵,我的全部、我的生命的所有都是師尊所給予的,真的不應該有甚麼不平靜了,「不平靜」就已經背離「真、善、忍」了,有問題為甚麼不和同修溝通呢?為甚麼不去和那位有電腦的同修溝通呢?同修沒有意識到打文章對我來說會很費時,對常人我們都要心懷善念,我又怎麼可以對同修有「怨」呢?那樣不是邪惡高興嗎?師父的法自己找不到出處,不說明自己學法學的少嗎?今後不是應該更加抓緊時間來學法嗎?寫到這裏,我已經完全平靜了,沒有了一點的「怨」。

由於經常要在電腦上輸入同修的文章、打聲明、打三退名單,我也想與寫稿、寫聲明、記三退名單的同修交流一下。

1、寫出自己修煉中的體會是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不管我們自己有沒有電腦,因為你的感悟可能對同修有幫助,自己也會在寫的過程中得到淨化與提高;而走過彎路卻仍沒有寫嚴正聲明的同修也是必須要寫聲明的。所寫的稿一定要字跡清楚,不要寫的太草,包括標點符號也要寫清楚,頓號、句號、逗號,有的同修寫的辨認不出來。

2、引用師父的法一定要準確,不要出差錯。一定要嚴肅對待這件事。最好是在底稿上註明在哪個講法哪一頁上,以便打稿發稿的同修核對。(註﹕關於引用經文的核對,建議同修可以下載一套網絡版的大法書,用計算機的搜索功能來查找,速度要快很多。明慧網上有這方面的經驗介紹,例如「寫心得體會時準確引用師父經文的方法」。)

3、對於寫嚴正聲明的,不會寫的可以向其他同修請教,或者幫忙傳遞的同修也幫著看一看寫的行不行。我發現現在還有許多同修不會寫嚴正聲明,因為我面對的大多是農村同修。有的僅簽一個名,有的只一句話,大多數都是太簡單,而且是用一塊小小的紙片。看到那些聲明,我常常會不知道怎麼做好,因為都是輾轉傳過來的,要退回去從新寫會費很多周折。我開始堅持退回去從寫,後來負責傳遞的同修說有些經過的人太多,不好往回退,讓我幫著改一改、寫一寫。也幫著改了一些,但不知道做的妥不妥,因為我見不到本人。也希望能在網上看到有這方面意見的文章。我一直是認為必須由本人來寫全才合適的。

4、三退名單上有的沒寫上退的是甚麼,要寫清楚退黨還是退團退隊;有的寫退組織(「邪黨組織」);有的名字用的字字典上沒有,電腦上也找不到,因為一個字會耽誤不少時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