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正念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大陸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二歲,現在上初中一年級。這兩天我經歷了一場病業關的考驗,寫出來與小弟子們交流,共同提高。

上週五上學時,我身體不舒服。雖然只是初中,但課程非常緊,我的學習成績又不是很好,所以不想請假以免耽誤課。我堅持上學了。當時我渾身發熱,四肢無力,非常難受,但我還是集中精力聽好課。到第三堂課時,我感覺身體像個大火爐,兩隻眼睛像眼球要冒出來一樣,又脹又痛,就想閉上眼睛睡覺,渾身無力,我努力用手支開眼皮聽課,後來同學發現我發高燒,老師讓我回家休息。

我騎自行車回家,一邊騎車一邊發正念,平時只需七、八分鐘的路,這次走了半個多小時。當我非常艱難的爬上樓,姥姥看到我滿眼都是紅血絲嚇壞了,趕緊去給我買藥,我就去睡覺,心裏不停的背著師父的《堅定》:「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洪吟(二)》)。

醒來後,身體好多了,發燒也不太厲害了。姥姥買的藥沒派上用場。姥姥說再發燒再吃。下午又開始難受,頭痛、發燒,姥姥給我吃安瑞克退燒藥,我不吃,姥姥不停的勸我吃藥,拗不過姥姥我把藥含到嘴裏上廁所把藥吐了出來。我一會兒發燒一會兒又退燒,直到媽媽晚上下班回家。媽媽幫我發正念,讓我在心裏發正念,不承認邪惡的迫害,鏟除迫害我身體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媽媽給我背法、讀法,「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轉法輪》)在媽媽的幫助下,我正念強起來了,由開始被動的被迫演戲吃藥到後來堅決不吃藥,在頭腦中沒有了病的想法。

不一會兒又開始發燒了,渾身滾燙,我在心裏不停的發正念,媽媽也幫我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我。姥姥在旁邊著急的勸我吃藥我堅決不吃,媽媽也從法理上逐漸的引導姥姥。姥姥說:「不吃藥那就用酒搓一搓吧,不然會燒壞的。」因為我小時候有過高熱驚覺症,一發燒到三十八度就抽,姥姥很害怕。媽媽對姥姥說:「沒事的,我們修煉人有師父管,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媽媽對我說:「修煉人身體上修出來的功和靈體,一沾酒全都離體,師父的法身也不靠前,讓師父怎麼管?再說用了人的招兒,也沒完全堅信師父呀?」我身體很難受,把吃的飯都吐了出來,又昏昏沉沉的睡著了,醒來後燒又退了。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我又難受醒了,這回來勢更兇猛,燒的更厲害了,渾身滾燙、頭痛、頭暈、眼花、嘔吐、噁心、咳嗽,媽媽讓我心中發正念,媽媽也發,後來頭暈的承受不住我哭了,媽媽說你要實在承受不住就讓你姥姥用水給你搓一搓手心。我說不用。姥姥強行用摻了一點酒的水給我搓手心、腳心,並用涼毛巾給我敷在頭上,我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到了夜裏大約二點左右,我難受醒了,但我已經沒有力氣叫媽媽了,所以沒有驚動姥姥和媽媽,我感覺自己躺的床上有許多大石頭硌著我,痛的根本無法睡覺,甚至出現了幻覺,模模糊糊中我看到媽媽不是真正我的媽媽,是個害我媽媽的魔,我十分懼怕,我心中對大法產生了懷疑,這時我又想到師父說:「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轉法輪》),我又想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信師信法,這點難算甚麼呢?監獄的大法弟子不是比我更難嗎?我呼喚著師父又一次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第二早上醒來,除了身體有點虛弱外,我的體溫完全恢復正常。姥姥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今後我要更加信師信法,精進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