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突破「病業」關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我是怎樣突破「病業」關的

  • 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 師尊是絕對保護大法弟子的

  • 我是怎樣突破「病業」關的

    文/東北大法弟子 心慈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也就是「大紀元」剛剛推《九評共產黨》之際的一天下午,我出去講清真相,剛剛到家,大約下午三點以後,感到渾身發冷,我就躺在被子裏,一會便睡過去了。當時頭迷糊,臉發燒通紅,醒來後感覺口渴,我便頭重腳輕的來到廚房喝水。這時正好是整點,我便開始發正念,鏟除我體內外一切干擾我正法修煉的邪惡生命爛鬼,壞神黑手讓它們徹底滅盡,立即解體。

    但「病業」表現非常重,來勢也很猛,我竟睡了三天三宿。這期間,每一小時一醒,因口渴一小時喝一次水,也就一小時上一次廁所,也就一小時發一次正念,二十四小時不間斷。鼻涕紙一天一包,鼻子都擰壞了。第二天,吐了兩口血,第一口是痰中帶血,我沒在意,第二口是一大口鮮血,當時我就笑了,邪惡生命想通過演化假相嚇住我,是達不到目地的,死我早已放下,難道還怕吐血嗎?我只要有一口氣,我就要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於是我喊我女兒過來,掙扎著坐起來,其實是半躺著,因我知道學法決不能躺著聽(學),我女兒念了大約有大半講,我實在挺不住了,我說別念了,便又躺下了。

    三天我沒吃一口飯,第四天,我雖然身體很弱,但卻好了,便去洗澡。我是和我二姐去的,我便為二位有緣人搓後背講真相。我二姐在給我搓的時候說:「你三天沒吃飯,給別人搓澡目地給她們洪法講真相,我服你們了,你們才配當佛。」從那以後,我二姐走上了修煉的路。以前也和二姐說過,也許通過這件事,她緣份到了。

    前幾日,我身邊一位同修也過「病業」關,大約六天沒吃喝甚麼,我去看她時就把我過關經過和她說了,我意思告訴她,不管怎麼難受,也要堅持二十四小時發正念,不然不會這麼快好的。她鼓勵我把這件事寫出來,我也悟到要讓邪惡曝光,因我們現在沒有甚麼「病業」,都是干擾,要全盤否定。


    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文/濰坊大法弟子

    有一天,我到一位老年同修家。一進他家門就看到他的臉腫的很大,兩眼睜不開,呼吸非常困難,很難過。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是舊病復發。我告訴他說不要老認為是病,師父說修煉人沒有病。是不是魔的干擾?怎麼不發正念清除它呢?因為他一直沒走出來,也不注重發正念,我就再次教他怎麼發正念。

    兩天後我又去看他,看到他很精神,好像沒發生甚麼事一樣。他看到我,拉著我到他的臥室講起前天發正念的整個過程。他說:那天6點我就坐在床上開始發正念。剛盤上腿,就看到一條碗口粗的長長的大蛇把我圍在中間,它的頭對著我的臉,當時嚇的我渾身的汗毛都根根豎起來了。我一念正法口訣,它的頭就朝後倒一倒,一住下它的頭就往前伸。這時嚇的我滿臉的汗一直往下流,不知怎麼做好。忽然間想到師父,我就大喊:請師父幫我鏟除!話音剛落,整個的一條大蛇全部化掉,立即渾身感到很輕鬆。從此以後他就很注重發正念了。不管怎麼忙,到了正點都先發正念。


    師尊是絕對保護大法弟子的

    本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多鐘,我騎車從同修處回家,走在馬路一拐彎處,突然與一輛小車正面相撞,就在要撞到一起的這一瞬間,車停住了,我自己也停住了。大家相安無事。當時我一點也沒害怕,過後想起就怕,這是來取我命的,是師尊又一次救了我!

    像這樣的情況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至少有過兩次,都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這次是我在同修處遇到一點麻煩,沒有向內找,反指責同修。我騎著車還一直在想別人的不是,根本沒注意路口,被邪惡鑽了空子而造成的。

    我想說的是:師尊是絕對保護大法弟子的,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一定要堅信師尊、堅信大法!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無論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以法為重。本著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去做好師尊要求做好的「三件事」。要徹底放下自我,放下一切執著,學好法,穩健的走好、走正師尊安排的路!只有精進實修才配是師尊的弟子!才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