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女子勞教所的邪惡「轉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長春女子勞教所從二零零四年八月左右成立「新生隊」,是專門用於「轉化」大法學員的,所有送來的大法學員都要進「新生隊」「轉化」。他們怎樣「轉化」大法學員的呢?

管教王麗華用電棍電大法學員洪秀清,電完之後接著打,把洪秀清打的牙齒鬆動,打完後讓洪秀清脫了衣服再繼續電,專門電擊敏感部位。另一管教鄒佳林找洪秀清談話,不是打就是推,也用電棍電,中午不讓她吃飯並不許她的家人探望。

大法學員姚淑清是第二次被送到勞教所,因為不「轉化」,惡警先用電棍電她,然後幾個人一齊打,打的人站都站不穩,就讓她扶著凳子站,直到站也站不起來了,由倆個惡人架回來。

大法學員李玉華二零零四年七月被抓,不決裂、不寫報告書、不配合邪惡,邪惡的警察用電棍把她的嘴電歪了,將近一個月不許她上廁所,關在小房間裏只給她一個小塑料袋(大小便用)。

這裏的「轉化」方式,是打罵,用電棍電,從清晨面壁站到深夜十二點,不讓睡覺等等。楊寶玲、胡彥平是先被邪惡「轉化」的。之後,她們再去幫助邪惡「轉化」堅定的大法學員。

蘇蘭縣大法學員趙金玲入所時被隊長侯志紅用電棍電的不會說話,二十多天才好轉。又因為不寫一百分考核,(這個一百分考核也是變相折磨大法學員的招術,其中有思想彙報、檢舉、對工作態度等),她被四小隊鄒佳林從早上八點多找去關在一個空房子裏,說是讓她講清楚為何達不到一百分,直到下午三點多,送回來時人已經被折磨的不省人事,一直流口水,不會說話,簡直變了一個人。大法學員餵她飯,稀飯從嘴角邊流出來,問管教為何人變得如此,管教抵賴說沒有打,猶大楊寶玲借趙金玲處於昏迷之機強按著趙金玲的手寫決裂書。幾天之後趙金玲清醒過來,說:她們用電棍電的我沒了知覺。

二零零四年二月冬天,榆樹大法學員周其玲在雪地裏用雪墩拼成「法輪大法好」,被抓到黑嘴子勞教所,關在七大隊四小隊。管教鄒佳林用書本打了周其玲四十多個嘴巴子,周其玲的臉、嘴被打腫變了形,皮膚被電棍電的青紫,血壓上升到一百八十多。管教並對周其玲的家人恐嚇,威逼周其玲的丈夫與她離婚,從那以後,周其玲的丈夫就沒有再來看望她。周其玲三月份到期,勞教所不放人,沒有任何理由加期關押。

延邊大法學員李偉三十歲,因不配合所裏要求去做健美操,就被電棍電,中午十一點左右王永梅、劉紅蓮、侯志紅三人騙李偉說她的家人來見她,把她帶走了,下午三點多回來時,原本性格開朗的人被折磨得不能說話。李偉後來被非法延期。

大法學員張愛紅因為不配合邪惡,管教不讓她吃飯用電棍電她。

劉雯雯是個小姑娘,管教侯志紅打她,罰她做「飛機」,出來時劉雯雯被折磨的全身發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