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就是要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修煉以前身體狀況不太好,總是生病;修煉大法後,我用心學法,刻苦煉功,很快病的症狀得到了緩解,我從內心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邪黨高壓迫害大法弟子時期,居委會邪黨書記到我家來,要我表態。她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你必須表個態,是法輪功好,還是××黨好,這兩個只能選一個。」當時我拿起筆毅然寫了:「法輪大法好」。她說:「你還膽子不小,敢這樣寫。」

我說:「這是我的真心話,我不能寫違背良心的話,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救了我,我從內心謝謝大法,謝謝師父。」於是她又說:「你說法輪功好,那你就在家裏煉,不要跑出去了。」她一邊說一邊拿著我寫的出去了。

她走後我心想我當時哪來那麼大勇氣呀,那不是當時的正念強、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嗎!有師父在身邊看護著我呢!看似外表強大的邪惡,在修煉人面前甚麼也不是。從此邪黨人員再也沒上我家門干擾我了。

其實在修煉前,我從小就是個膽小的人,怕心特重,怕這怕那,這個怕在我修煉中一直干擾著我,阻礙著我證實法,講清真相。偉大慈悲的師父針對我們的怕心曾多次為我們講法,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通過學法使我認識到怕心的嚴重後果,認識到怕心也是一種執著,也是要去掉的。

雖然明白了這些法理,但是實際的修煉過程中,真正要修去這些執著心的時候也是個很艱苦的過程。看到別的同修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自己很敬佩,自己也想出去發,出去講,但遲遲邁不出這艱難的一步。通過不斷的學法,看明慧週刊、正見週刊及弟子交流心得,自己越來越感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重大,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僅是個人修煉,而最重要的是要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九評》發表後,我就從親朋好友開始講起,講大法的美好,講共產邪靈的邪惡,然後再勸他們三退。在我講真相的人中,幾乎是講一個退一個,都比較順利,沒甚麼阻力。同修都說我修的好,所以勸說一個得救一個,我說不是我修的好,是師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力。

當然也不都是一帆風順,也有比較難的。例如我的親家,就是一個難突破的,他是一名老黨員,受毒害深,開始跟他講,他不願退,我就不厭其煩的去一次講一次,一層一層的扒邪黨的皮,最後在我孫女十歲生日時,我又對親家母提起親家公三退的事,我說我是真心為他好,他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親家母大笑:「哎喲,你還把這事放心裏呀!」於是走到親家公身邊(他正在打麻將),把他一拍說我還在關心他呢!把黨退了算了。老頭子連聲說:「好、好」,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由於自己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正念不斷加強,我從不敢講到敢講,從不敢出去,到現在敢出去發真相資料、貼揭露邪惡的不乾膠,人的怕心在逐步的去,修煉者的正念在逐步加強。但比起同修自己還差的遠,在講清真相方面自己還做的不夠。

由於文化低,寫的不好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