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當地學員遭綁架一事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本地區十一月份遭綁架的一名同修被無條件釋放後不久,又有一同修被當地公安局夥同國保大隊的不法之徒綁架迫害,由拘留所轉至看守所,繼而又到教養院。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發現,當地同修的整體修煉不成熟,是同修遭到進一步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

以下是幾位同修的一點體悟,現整理出來,與當地同修緊急交流一下,意在更好的走正以後的路,積極營救同修,發揮大法弟子的整體作用。由於層次有限,對問題認識的不全面或有偏頗之處,請同修給予批評指正。

一、麻木、鬆懈心理

知道同修遭綁架後,沒有形成積極參與的正念之場。在同修遭拘留迫害期間,有不少精進同修出現了忙的被干擾狀態,家庭中的、社會中的瑣事不斷,把大部份身心用於處理這些事情上,發正念時間少,學法不靜心,削弱了整體力量。近距離發正念的人少,大多數同修由於種種人心干擾,沒能到迫害同修的邪惡聚集地發正念,只在家裏發。我本人以前也有在家裏也一樣的感覺,直到去過一次之後,才發現是不同的。從這裏體現出你對營救同修用心的大小,過程中也挖出隱藏的怕心和怕吃苦的人心。這也是一次走出人的考驗。當地有許多同修到北京證實法時沒有去,可是當本地同修遭迫害,需要你參與時,你還沒去。同修的被加重迫害難道與我們每個同修沒有責任嗎?可能有的同修認為《明慧週刊》上說過,一群群的同修在一起怕遭懷疑、怕出事。但我們可以智慧的去做啊,有些同修不是做的很好嗎?有的同修一看被迫害的同修的家屬(也是同修)沒去,就打消了去的念頭,把被迫害同修的事當成了其家屬同修的事,而不是我們每個同修的事,沒把同修當成我們整體的一部份,把近距離發正念的責任完全落在了縣城同修的身上。同修啊,大法弟子不是一個整體嗎?上次營救同修的成功,體現了整體的力量,但這一次,每個參與的同修都應找到上次的不足,積極讓沒參與的同修參與進來,整體的力量應再次提高才是。感覺上營救同修的整體力量不如上次。

二、情的干擾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同修沒能和被迫害的同修的家屬及時從法理上溝通好,有礙於面子、怕得罪人的心理,有時話到嘴邊又嚥下去,怕同修不願意聽。沒能認識到同修受到迫害,我們有和家屬同修一樣的營救責任。好像覺得因其家屬也是同修,參與的責任要大一些。許多同修都有意無意的覺的,真正堂堂正正闖出來的很少,有種用錢買人才能免遭迫害的念頭,好像成為了一種模式。可是,如果都這樣出來,我們講真相的力度不是大打折扣嗎?說關就關、說罰就罰,對當地常人來講,誰還敢煉啊?這也是當地沒有新學員的原因。在邪惡所剩無幾的最後時刻,沒有把大法弟子的神威展現出來,體現出來的卻是對於迫害無可奈何的受氣相。拿錢溝通過程中,有種種辦不成的現象,看似偶然,能是偶然的嗎?一切的一切不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嗎?師父給我們整體提高的機會啊?師父把萬古機緣給了每一個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參與迫害的人。我們用常人的方法使同修出來,又使參與者犯了受賄罪,向深淵推了一把。《週刊》上有過此類交流文章,舊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不就是經濟上截斷嗎?常人這樣做,我們不好說甚麼,用錢辦事是人類變異的思想,但我們是大法弟子啊,師父說過,大法弟子走好的路是給後人留下來的參照。尤其在正法洪勢快要接近人類表面空間,邪惡生命被銷毀的少之又少的今天,怎麼還能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有的同修說,每個人修煉的路是不同的,有的同修可以不用花錢出來,這位同修就應花錢買通。同修啊,師父講過這樣的法嗎?個人理解是在修煉的過程中,去執著心的狀態、過的心性關不同,最終不都得修的執著無一漏嗎?每個大法弟子身上都留有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因素,怎麼還能去配合邪惡,認同舊勢力的安排呢?有機會接觸其家屬的同修應多從法理上交流、鼓勵,使其提高才是真正的幫助同修啊。不管從同修家裏搜出甚麼東西,那都是用於證實法的,潛意識中不應承認有東西就要加重迫害的想法。在幫助同修過程中,都應向內找,看自己有哪顆人心反映出來,哪怕一瞬間也要抓住它、解體它。本人就發現自己在看守所發正念時,不時有怕心出來。因過去曾在此被關押過,對這裏環境比較熟識,有種不想正面接觸這裏工作人員的心,本該要求正面接見同修的機會錯過了。沒有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只當成了同修家屬的事,怕被盤問,還是維護自己的心啊。個別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常人家屬接觸時,沒有從人這層法上開導他們,使他們正的一面起作用,積極參與營救同修。本來就對真相不甚了解的常人家屬看到同修許諾的結果沒有實現時,又產生了消極抵觸情緒,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師父的法不是講給常人聽的,常人怎麼能理解的了呢?使家屬同修壓力也很大,不僅沒幫同修,反而又向下推了一把常人。還有個別同修建議被關押同修絕食等,怎麼能把自己的理解強加給同修呢?絕食、吞食異物等表面上是人對人的抗議形式,《明慧週刊》的多篇交流文章中也都談到了。本人也曾絕食,但最後都是因為放下了人心才能解體了邪惡,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被釋放。正法走到今天,大法弟子的正念才是更強大的啊。有機會接觸被關押同修的大法弟子,應提醒同修正念正行,「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啊。

三、真相講的不到位

當地派出所、公安局和國保大隊不斷勾結迫害大法弟子,說明這些機構不明真相的人大有人在。幾年來,真相傳單沒少發,可迫害還在繼續,沒有把當地參與迫害的直接責任人曝光。從上一次營救同修來看,當地學員才陸陸續續的往這些機構寄信。從接信人的反應上,他們暴跳如雷,並沒有真正的啟發他們的善念。這說明我們用心不夠,把參與者當成了對立面,沒有從救度世人的角度考慮。今後應加大力度向各級政府、公檢法、信訪辦、拘留所、看守所等部門寄信,要堅持不斷。從地理位置上看,市內的黨政機關都距離比較近,各鄉鎮派出所的主要負責人也都居住在縣城,有機會到市內的人都應近距離發正念,解體公檢法司等系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請有條件的同修搜集提供與迫害有關者的人員名單,也方便外地寫信講真相的同修。還可採用電視轉播各大班子會議時,記錄名單。只要用心,師父就會給安排機會。真相講到位了,就可扭轉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式。寄信講真相的同修應多看幾遍《九評》。本人所接觸的司法人員都知道大法真相,但受中共惡黨毒害太深,認為中共惡黨說好就好,說不好就不好,說法輪功有政治圖謀。應多從《九評》》方面講真相。另外我發現有的同修在邪惡之徒一說法輪功是X 教,和遵循的所謂法律時,同修往往底氣不足,對相關的法律更是一無所知。在此我建議每個同修都看一遍明慧彙編的關於用常人法律的武器維護合法權益的材料,書中很好的申訴案例給我們很多啟發,可以用筆記下來。當地大多數同修都受過不同程度的關押、罰款等迫害,都應理直氣壯的運用常人的法律形式給公檢法司各系統講真相,積極給法院、人大、檢察院各相關係統寫申訴材料,利用常人這一形式揭露邪惡、制止迫害。不要等迫害發生了,才疲於應付。所有在家的同修都應有這一心理準備,多學法。要變被動為主動,為師父講的全民反迫害的形式的到來打下基礎。我發現有的老同修《論語》還背不下來,我希望每個同修每天都背一遍《論語》,因我在被關押期間,通過背《論語》才加大了否定邪惡的正念。

四、名人心理

由於被迫害同修在當地得法較早,又是夫妻同修,在當地同修的眼裏認為是完美的一對。本人有一段時間也曾羨慕過他們的志同道合,時不時的對不修煉的常人家屬話裏話外表露出來。他們的所做所為對當地同修影響很大,當作了榜樣。學人不學法,不用法衡量學員的對與錯,對同修期望過高。當同修有沒在法上的做法或不符合自己的觀念時,不是善意指出交流,而是背後議論、傳播,甚至忿忿不平。還有的同修對其以前的事斤斤計較,沒能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洪大寬容。都是修煉中的人,難免有不同程度的人心,同修通過學法會逐漸認識到的。修煉的人誰能無過呢?因上次被營救的同修屬於默默無聞的那種,知道的人很少,致使營救同修過程中整體上人心很少,正念較強,營救成功。

五、缺乏交流

我們當地同修之間交流並不是沒有,而是流於形式,沒有把自己修煉過程中的體悟、經驗教訓開誠佈公的講出來,而是有想聽別人講的有求心理。有的同修看到別的同修有明顯的執著心表現出來,不是善意的直接指出,而是拐彎抹角的說。反正我的意思表達出來了,明不明白是你的問題,我的心盡到了就行了。追求表面的平和,有怕得罪人的心理。同修之間願意聽好聽的、不願意聽不好聽的。有的同修被其他同修直接指出(語氣有些生硬)時,有反感、固執己見的表現。修煉過程中有些執著心自己發現不了,別的同修看見了給你指出來,共同提高,這不就是交流的目地嗎?希望我們當地同修都拿起筆來,把自己修煉中體悟最深的、能對其他同修有幫助的事都寫出來,製成兩份,一份上網,一份在當地傳看(可以不用寫姓名地址等)。由於能直接上網的同修有限,大多數同修看《明慧週刊》文章數量太少,有時對當地情況沒有針對性。這就應該讓我們放下人的觀念,年紀大了,文化低,沒寫過等等障礙,可以口述給能寫的同修,讓他們幫助整理出來。

我還發現一個現象,我所接觸的部份是女同修,大多數同修在沒修煉前給人的感覺就是倔強、直爽,吃軟不吃硬。在家庭生活中都有獨當一面的表現,有主見,但有些固執,好像缺乏體貼、善解人意等女性的特點,這可能是師父講法中說的陰陽反背的現象吧?看到《正見網》有同修回憶九九年廣州國際法會期間,丁延給人的印象總是那麼的美好,說將來的女人都應該像她那樣時,我的感受很深。因為我本人在這方面就做的很差,好搶話、不理解別人的感受、忍耐性差,別人說話硬時,我比他還衝,這都是今後要修去的。

修口的問題也是我認為的比較重要的一點。同修身上有缺點,不要你傳他,他傳你,加大負面作用,使同修之間造成間隔。不要看重別人過去的不足,人間表現出的不足都不是他真正的自己。昨天沒悟到的,今天悟到了,我們每個人不都是這樣的嗎?一定要珍惜同修之間萬古僅有的緣份,共同走好以後的路。

以上是本人在這次營救同修過程中的一點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以待儘快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