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吉林市永吉縣大法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十一月初,邪惡又一次將永吉地區的多位大法弟子綁架至前鎮的鴻雁招待所,進行所謂的強化洗腦。這樣的惡性事件又一次在永吉上演,而且,令同修們感到奇怪的是,在邪惡少之又少、即將滅盡的今天,邪惡的迫害怎麼還會在永吉出現如此的態勢呢?雖然,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但是,在正法洪勢急速推進的今天,我們一定要認識到,這種邪惡的迫害不是必然的。一定是我們同修自己的人心被鑽了空子。這一次次迫害是舊勢力所強加的,我們是不予承認的。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讓我們一起來「明析不足」以便精進。

一、我們每位同修都重視學法了嗎?

我認為每個同修個體修煉的狀態好,我們地區整體的修煉環境就會好。另外,每個同修個體修煉的狀態不佳,就會影響整體的修煉環境不佳。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所講的:「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

那麼將我們永吉近階段出現的問題,用大法的法理來對比衡量一下,就會發現我們地區在學法方面的確存在著一些必須重視的問題。第一,有個別同修一直以來很少學法看書,導致自己不能從法上思考問題。例如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沒有把自己視為修煉人。當時就沒有想起看書學法和發正念,或者否定它,而是把自己當作常人了。在常人面前說甚麼「我這個好像是病,又不是病。」第二,有個別同修在學法時手很髒,並且有時在炕上或床上橫躺豎臥。甚至躺一會兒就拿著《轉法輪》睡著了。第三,有的同修,學法時頭腦不是很清醒,思想時而混沌,看書學法時狀態不佳,認識不到這也是一種考驗。結果導致看與不看沒有甚麼區別,走形式,沒有用心學。表面上學法了,但卻很不紮實。當考驗來時,連個思考的餘地都沒有。因為法的內涵,沒有在頭腦中得到加強,沒有更深的領悟。第四,多數鄉鎮基本很少有集體學法和集體交流的環境,也一直沒有開創出來。直到現在有的同修還沒有提醒身邊的大法弟子「別忘了回家的路」。

這些不良的學法狀態,及因學法不足而存在或造成的問題,嚴重的影響了我們每位同修的個人修煉及永吉地區的整體正法形勢。我們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大法弟子的一切都從法中來。這就要求我們,一定要合理的安排好學法的時間,無論是工人、農民還是其他的從事任何常人工作的同修。別找藉口說自己有事情,多忙多忙。因為這也是大法弟子自己需要去圓容的、修好的。這也是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要開創的個人修煉之路。忙,只是假相。如果自己認為忙,一定是抱著求安逸等其他的人心未放下。另外,再也不要躺著看書或者兩手髒髒的就去碰書了,因為這不僅僅收效不大,而且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這一點連舊勢力都會有藉口迫害我們。同修啊,一定要清醒理智的學法,因為這才是大法弟子看書學法時應有的狀態。否則只會讓舊勢力干擾,嚴重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有這樣一段講法:「弟子問:極少的老學員長期做大法的工作而又長期不學法、不煉功,長此下去是修煉嗎?」「師:是有這個問題,很多大法弟子身兼好幾份大法的事情要做,證實法的事情是要做,所以沒有時間學法,學法、煉功時間也少,長此下去是不行。因為咱們大家都 知道,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的學員,哪個學員能走正、走好,在那樣的環境下,全憑學法。你不學法,你的正念就不足;不學法,你的表面上的改變就慢,你在社會中 所起到的制邪的作用就弱。」

同修啊!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心在法上,方能隨其自然,而不是建立在人心上的隨心而化、自心生魔。在注意安全和學好法、正念強的狀態下一定要互相交流、協調。這樣才能形成一個有力的整體。

二、我們每位同修都重視煉功了嗎

師父說:「經修其心,功煉其身」(《洪吟》〈同化〉)。這就要求我們不但要學好法,而且,一定要重視煉好功。只有自己本體轉化的好,才能更好的同化大法,加強我們除惡時所需的功力。另外,在邪惡貌似猖狂的近幾年,能否在表面恐怖的高壓下堅持持之以恆的煉好功,也是大法弟子要圓容的。因為這條路走好了,才是更了不起的,更具威德的。

三、我們每位同修都重視發正念了嗎?

有的同修從洗腦班回來後竟然對其他的同修講:「那些警察和「六一零」的人說,有幾個法輪功沒抓到,過幾天還辦班。」這一句話,就足以見得這位同修的正念不足,而且對邪惡的舊勢力認識不清。這一念,可能就會加重其他同修的怕心。更嚴重的是他沒有全面的否定舊勢力。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有這樣一段講法:

「弟子問:請問師父,灣區有幾個主動破壞、敵視大法的常人,在常人中造成的影響很壞,這是我們本地大法弟子沒有做好的因素。我們怎麼能處理的更好?
師:大法弟子呢,正念足一點,甚麼都會被大法弟子改變,邪惡也會被清理掉,那壞人算甚麼?那幾個壞人不是邪惡在操控幹的嗎?邪惡被清理掉的時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對你說一個「不好」的「不」字嗎?對神他不敢。(鼓掌)」

我們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是大覺者,我們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麼,為何邪惡的警察還敢綁架大法弟子到洗腦班呢?還有的同修幾次進進出出洗腦班,好像是麻木的習以為常了。總是簽了「三書」、「五書」出來聲明之後,便對同修說:「我還有許多人心和執著呀!」是的,偉大的師尊是無限慈悲的,但是,我們的同修不能總是這樣的狀態啊,把髒水往我們尊敬的師父身上潑,讓師父承受,這能行嗎?!出現了這樣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在法上認識法,不能用人心對待這場史無前例的惡毒迫害,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講:「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我們一定要在學好法的基礎之上,加大發正念的力度。每個同修都要認識到正念的力量及發正念的重要意義。發正念時,真正做到念力集中而強大,長時間、高密度、不間斷。這樣才能做到「正念救度世中人」,而不是「人心著急救世人」。

四、我們每位同修都走出來講真相、勸三退了嗎?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現在,時間過去幾年了,彷彿又是轉眼之間。但在這段時間裏,我們都走出來講真相了嗎?特別是《九評》問世以後,我們的救度眾生勸三退又做的如何呢?有的同修自己對邪黨及舊勢力認識的不清,又由於長時間的不重視學法,至今也沒有突破自己的怕心及邪黨灌輸的觀念。這就又被舊勢力給間隔住了。有一位同修說:「這些常人也真是的,老師叫退黨團隊,就退唄。不花錢就買保險,多划算。那不就是個『形式問題』嗎?」這樣的認識,嚴重的影響了同修自己的修煉及向周圍的世人講清真相和救度他們。因此,才造成了有些同修不精進,甚至是一進洗腦便邪悟了。

永吉的同修,如果我們自己都發自內心的,從法理上認清了邪黨的惡和舊勢力的私,首先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再向自己的家人及親戚朋友講明。相信常人與常人之間正的因素也會愈加強大。只有自己修好,才能講好真相,只有自己先認清舊勢力的私及邪黨的惡,才能更好的勸好三退。當同修們都做的很好的時候,邪惡在永吉一定不會再這般猖狂,而是因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滅盡而沒有了市場。當我們皆無漏之時,就是惡自敗之日。當我們走出去,用大法弟子的慈悲與善念去救度眾生,而使常人明白真相並三退時,那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希望同修們都能精進不停的學好法。在學好法的基礎上發好正念,講清真相,維護大法,勸三退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