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純正的心做神聖的事

——與湖北黃岡大法弟子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看了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發表的《就湖北黃岡現狀緊急與黃岡同修切磋》一文後,我就動心想談一下自己的看法,但並未動筆。今天又看到《明慧週刊》二五四期中的《邪惡在黃岡為何如此瘋狂》後,我覺的有必要寫下此文。

我認為前兩篇文章都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我們是抱著一顆甚麼心去協調、去參與「三﹒一一」這次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活動。「三﹒一一」這件事本身是正的,是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救度眾生,然而,為甚麼隨之而來的卻是迫害的加劇呢?我覺的這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問題。其實,通過「三﹒一一」這件事暴露出了我們很多的人心,可我們並沒有及時向內找,而是沉浸在成功後的喜悅之中,使先前就有的人心得以加強放大,沒有意識到此次的成功是師父的呵護、法的威嚴、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

有一部份同修的確是本著為證實法、反迫害、救度眾生走出來的,這當然是最正、最好的。但也有一部份卻是礙於面子,怕同修說自己有怕心;有的是不想再落下,怕圓滿不了等等,各種心態都有。

記得三月十一號的下午和三月十二號那一天,我們好多去參加了的同修真是歡天喜地、奔走相告,為自己參加了一次集體證實法的活動自豪。強烈的顯示心,歡喜心溢於言表,說那些沒去的同修失去了一次圓滿的機會;而沒去的同修呢,有的此時還不向內找,卻又為自己失去機會大感遺憾;而協調人為自己組織了一次轟轟烈烈的活動更是心花怒放。總之,去了的也好,沒去的也好,都是人心在浮動。忘記了邪惡未除盡之前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

緊接著三月十三號邪惡的綁架開始了……,直至今天黃州的整體狀況還未好轉,如前兩篇文章所說那樣,教訓是慘痛的。最令人痛心的是時至今日,我們好像還沒有真正找到漏洞所在,還在言過其實的互相指責,互相抱怨。同修們啊,請都不要再執著自我了,讓我們都清醒、冷靜的向內找找自己吧,看看自己的心到底在沒在法上,是不是真的在聽師父的話,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別忘了我們是要真修自己的呀,可不是靠指責別人而圓滿。

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

回顧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號之前黃州的整體狀況,表面上看確實是像前兩篇文章所說的那樣,其實背後隱藏著很多不純。那時我們黃州大法弟子整體上也是有漏的,法學的不夠,修的不紮實。不是真正從理性上昇華上來在法上認識法,而是浮於表面,追求表面形式,追求轟轟烈烈。有個別主要協調人,幹事心很強,很執著表面。比如:又有多少學法小組成立了,多長時間開了幾次法會,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集體做了甚麼事,很注重表面形式,為了做事而做事,好像做的事越多修的就越好。不是啊同修,神聖的事要用純正的心去做才偉大,才能真正救眾生。

讓有怕心沒走出來的同修能走出來,這當然是對的,但我們應該是幫助他們多學法,在法中提高,敢於面對怕的物質,決心修去怕心,而後走出來,而不應該是告訴他們:現在再不用怕了,×××(惡警)說了再不抓我們了,勞教所也不收大法弟子了,等等。當時,黃州的學法小組、法會確實像雨後春筍一般,但很多同修是在這些話的帶動下走出來的,心還在人中。

師父說:「功是靠自己的心性去修的。你不去實修,那功是長不上去的,因為它是有心性標準在那裏。你長功的時候,層次高的可以看到你那個執著心、那個物質去掉了,在頭頂上就會生出一個尺度來。而且這種尺度是功柱式的存在,尺度多高,功柱多高,它代表你自己修出來的功,也代表著你的心性高低。別人誰給你加上多少都不行,加上一丁點兒都擱不住,都得掉下來。我馬上可以叫你達到『三花聚頂』,可是你一出門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來的,擱不上,因為你的心性標準沒在那裏,誰給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來的,修煉自己那顆心。紮紮實實的往上長功,不斷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來。」(《轉法輪》

師父的法講的多麼明白呀,而我們黃州的學員當時並不是靠紮紮實實修自己那顆心,使心性在法中不斷的昇華,真正從內心認識到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而證實法,而是大幫哄、抱著僥倖的心理、帶著人心走出來。所以邪惡的綁架開始後,學員就承受不住了,被綁架的學員基本都向邪惡妥協了,甚至很多人出賣了同修,被牽扯到的人很多,使邪惡一次又一次找到了迫害的藉口,一次又一次達到了它們迫害的目地。可我們卻麻木到習以為常,無可奈何,所以邪惡更加瘋狂,迫害不斷加重。在正法的最後,邪惡少之又少的今天,黃州卻出現了這樣的狀況,痛心啊同修。師父珍惜我們比我們自己珍惜自己還珍惜,而我們卻這麼的不爭氣,真是愧對師尊啊!

再看看我們黃州在「七﹒二零」之後「三﹒一一」之前是怎樣對待法會的。黃州當時頻繁的法會幾乎每次發言的同修大多數都沒有發言稿,很不嚴肅,隨口講,想到哪說到哪。當然有些修的很好的同修,他們只談自己是如何證實法,如何救度眾生,心性如何在法中昇華,講的也很感人,對同修也很有幫助。但也有同修潛意識中是在證實自己,有的甚至出現嚴重的口誤,還有協調人在法會結束之前像常人中的領導人一樣要做個總結,並語氣生硬的指責同修如何如何不修口,如何如何不像修煉人,但實際上是對別人議論了自己的不足,心裏放不下,從而說些不在法上的話,以至於對黃州當時出現的一些問題沒有起到幫助作用,反而使不應該存在的矛盾更加複雜。大法弟子的法會是神聖的,是同修們在一起找自己的差距、比學比修,是熔煉人的好場所。然而,我們黃州的法會卻出現了那麼多的不嚴肅、那麼多的不純正。

嚴重的漏洞、強大的執著其實都已存在,只是通過「三﹒一一」這件事,來了個集中、全面的大曝光,而我們並沒有及時發現、及時去向內找、向內修,錯過了提高的機會,使邪惡的迫害有了可乘之機。

黃岡的同修們啊,我們都不要再麻木了,不要再覺的無能為力了,也不要再互相指責埋怨了,我們畢竟不是常人啦,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慈悲的師父正看著我們,在等著我們呀,只要我們每個人都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好,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真正做好三件事,黃岡的整體狀況不就好了嗎?

個人層次所悟所感,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