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晚期 修大法重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一、大法顯神奇,使我重獲新生!

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在慈悲的師父安排下,幸得大法。

我四十五歲那年,不幸得了絕症,吐血,咳嗽,最後臥床不起,丈夫和兒子把我背上了去省城的火車。在哈爾濱市腫瘤醫院最後確診為肺癌晚期。省醫院的專家把我判了「死刑」,告訴我丈夫和兒子給我料理後事吧!

從省城回來後,家裏人就給我做好了裝老衣服,等著給我料理後事。那時,我躺在炕上,疼痛難忍!經常看見死去的親人來叫我。我整天陰一半、陽一半,家裏的人嚇得不敢在我房間裏呆著!

當時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邪黨還沒有開始迫害大法,都是公開修煉,我們村也有煉功點,離我家很遠,可是,天天早晚在煉功點煉功時間,我都能聽到大法煉功的音樂聲,我和丈夫說:「我也要煉法輪功。」丈夫不讓,兒子們也不讓,可我就是要煉!

後來別人對丈夫說:「她要去就去學吧,要死的人了,你還管她幹啥!」這樣,我在丈夫的攙扶下,半步半步一點一點的挪到了煉功點上。說來也怪,我這人一向很笨,也沒有文化,可是我卻自學學會了五套功法的動作。

當時只有輔導員和我看一本書《轉法輪》,帶著我一起學法,別人都遠遠的離開我。因為我剛剛得法,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時,排出難聞的氣味,而且我在學法初期天天咳嗽、吐血、吐血塊。頭幾天,不是丈夫陪著我,就是兒子陪著我,怕我出現意外。可是出人意料,我不但沒出現意外,反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開始肺部天天巨痛,吐血、吐血塊,我一心想著是師父給消業!根本就不是病,是我生生世世造的業,所以一個多月後,我的疼痛漸漸減輕了。

由天天疼、吐血、吐血塊,好到兩三天一疼,由吐血、吐血塊,變成吐膿了、吐綠水。有一次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時,我七天沒吃飯,也不餓,可是神奇的是我卻很精神,照樣跟著大夥一起學法煉功。

一晃過去了三個月,丈夫和兒子原本打算給我料理完後事,再出去打工,好來維持生活。這樣一來,我不但沒死,而且一天比一天精神!兒子呆不下去了,先出去打工了,接著丈夫也呆不下去了。走吧,他又怕我死了,不走吧,我家又沒錢過日子。丈夫一直以打工為生。丈夫猶豫不決。最後,丈夫帶著我到縣醫院,來從新拍X光片子,看看我的腫瘤到底甚麼樣了。可是結果卻出人意料,大夫對我丈夫說,我的腫瘤消失了,一切正常!丈夫喜出望外,徹底對我放心了,也上省城打工去了。這一走就是八年。年年都是夏天走,冬天回來。我一人帶著上小學的孫子過日子。

在我的家鄉,人們看到我,提起我都說是奇蹟。明明該死的人,到現在還活著!這一切,我知道是神奇的法輪大法救了我,是慈悲而偉大的師尊救了我!是大法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啊!

二、正念正行,救度眾生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漸漸明白了一個理,那就是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就是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個「粒子」,和法是離不開的,不但要修自己,還要講真相,救眾生!可是,我住在農村,既沒有發過真相資料、傳單,也不會寫真相短語,嘴又笨,從小就不善於表達。

怎麼辦呢?我這時感到很內疚,愧對師父與大法,這時,同修告訴我不用著急,用自己的身體現身說法,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確實是神奇。我先讓人們有了正確的認識,再告訴他(她)們三退。

開始,由於我沒有文化,我就讓同修把寫好的三退例子給我一張,我就在適當的場合恰到好處的給有緣人看,告訴有緣人三退的重要性,這樣也退了不少。有一次,我去我小妹家串門,她家蓋新房,我幫著做飯。我沒去之前,我就給她家發正念,鏟除邪惡的干擾與因素。這樣,到講真相時,她自己在聽使明白的那一面起作用。這樣我們姐倆邊做飯,我邊勸她退隊,小妹便馬上同意了。

到了晚上,我似睡非睡時,師父對我說:「你看,雖然只退了一個人,你也沒白來!」是啊!我退一個,你退一個,他(她)退一個,我們大法弟子加在一起不就多了嗎!得度的世人會越來越多,這是肯定的。我以法為師,不動心,默默的做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當然,有時,我心性也守的不好,不祥和,不符合煉功人標準,師父就會藉著小孫子的嘴點化我說:「你還煉功人呢,沒忍住吧,老和人爭鬥甚麼?你坐下來,盤上腿,認真向內找找吧!看看自己哪裏沒做好!

最近,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穿著西服,帶著領帶,來到我身邊,對我說:「時間不多了,過一天少一天,把你那些常人心趕緊放放吧!多在法上精進吧!」醒來我很振奮!我一定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走好、走正自己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