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師父關於集體學法的講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看到明慧網十二月十日有個同修發出一篇切磋文章《求助》,談到了當地一些不好的、不如意的情況。我認為當地的同修肯定在學法上出現了問題,沒有形成集體學法的環境,所以也必然缺少交流,久而久之就會出現不好的狀態。

我不想談很多自己的認識,因為師父的法講的很多很明確,所以我想大家還是在一起靜下心來多學學法,那麼,不好的狀態就會好起來。

如何才能做到集體學法,這就是協調人面對的吧!為了救度眾生,為了走好我們的路,作為協調人確實應該好好的想想辦法。這只是我的建議。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來學學師父關於集體學法的講法還是很有必要的。

我搜索了一下,把搜索到的師父講法按時間順序排列如下,同大家一起學習:

《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問:集體學法中有人認為通讀就是反覆念,不用討論,自己悟。每天讀一講,這樣是否有利於學法?

師:通讀那就是通讀,那沒啥說的了,就是一遍一遍的看,通讀。我們大家畢竟是在一起學法嘛,讀完了之後互相切磋切磋,談論談論。我突然間悟到老師這裏邊有這樣的意思,我在這方面做的還是不夠。我們在家讀在這方面可能有這樣的缺陷,這個不足今後把它改過來。就是互相切磋切磋,這是必要的。但是通讀是主要的。我們不要學一段,停下來,開始大家議論議論,再來一段,再議論議論,這不好。要大量的通讀。在談自己、談認識的時候要不能多於讀法,學法是最主要的。

問:集體學法有時好,有時不好,怎樣理解出現這種起伏心態?

師:那都是你自己修煉的狀態,每個人修煉都能在不同的環境當中堅持的那麼好。說沒有各種思想干擾,一學就學進去了,誰也做不到的。但是我還告訴你們,你們每一關過的好、過的不好,能過去,或者是過不去,這就是修煉。你每一關都能過的去,那你就是神!不用修煉了,是不是?但是,你對自己不能放鬆,修煉要精進的。

《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一、二十二日於洛杉磯)

問:有人認為弘法就是煉功和有大法的書,大型集體煉功或放講法錄像沒有必要。

師:具體怎麼做這些事是你們的事,這和你們的修煉是一樣的事。告訴大家,看錄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和我們今天所開的這樣的法會,這是我給你們留下來的大法修煉的唯一形式。其它的都是鬆散的,就包括你們來不來也沒有人點你的名叫你來,都是大家自願來的。修煉就得靠自己那顆心,你不想來,你不想修,隨你自己的便。

《法輪佛法(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七、二十八日於紐約)

問:在家通讀《轉法輪》的進度和集體學法時學的進度不同,對修煉有影響嗎?

師:認真學都不影響。我告訴大家,你們看《轉法輪》,你就從頭到尾這樣看。說你今天沒看完明天接著這地方再往下看,再沒看完接著這個地方下一次再往下看,就這樣看,不要挑著看。最忌諱的就是第一次看《轉法輪》的人,抱著人的觀念衡量法:噢,這個地方講得好,那個地方好像是我有點懷疑。那麼整本書他都會白看,甚麼都得不到,這太可惜了!因為法是嚴肅的一本天法,人,他都不知道他有多大的業力,他都不知道他的思想從哪裏來。他在用人的思想衡量這麼一部法,所以他就甚麼都看不到。甚麼觀念都沒有,就拿起這本書去看,看完了之後你再去衡量他怎麼樣,你不要在看的過程中你去衡量他好和壞。

《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至三日於悉尼)

學員:自己學法的進度與集體學法的進度不一樣,是否有關係?

師:自己學法,你能夠堅定實修下去,也了不起。可是大家知道啊,你不可能一個人在家裏非常精進的學法,也不可能不接觸常人社會。今天的常人社會的人已經是為所欲為的了,人甚麼不好的事都能幹得出來的社會,也就是沒有任何道德標準和沒有任何道德約束的了,今天的人類就是這樣。那麼在社會上你所接觸的人,都是常人社會的這些人,他們所講、所說、所想、所幹的,都是今天人類所幹的這一切。那麼你自己修,沒有一個很好的環境,你接觸的都是這種環境,那麼實際上你就是被這種環境在薰陶著,很難提高。我講過,很多學員在修煉之前,都還覺的自己不錯,是個好人。真正修煉起來,他發現遠遠不是那麼回事兒。因為他認為自己好,是他自己和現在已經不行了的人類在做比較,而不是和人類道德最高尚時期,和宇宙的特性作為比較。

那麼大家集體煉功呢,在一起大家所說、所想、所做的都是本著善念的,做甚麼事情呢能夠儘量的去考慮別人,一個非常純淨的環境、祥和的淨土。那麼在這個環境下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就會被這個場合中的這種慈悲的力量所薰染,這是肯定的。所以我叫大家集體煉功是有目地的。你在這個環境中所接觸的都是這些好人,言行與所為之事,那和常人社會的人就是不一樣,所以這個環境是不可失去的。但是也有些個別地區的人沒有更多人學大法,就一個人在那裏學,或者兩個人學,他沒有那麼好的環境,這種情況那也只能靠他自己了。也真有這樣的學員,真的在默默的學、在默默的修,而且在精進著,真了不起!我這裏講集體修煉環境是不可缺少的,是非常好的,大家不要失去這個環境,這個環境也在熔煉人。

學員:修大法已有幾年,近幾個月在與大家交流時,看到有些弟子滔滔不絕,講個沒完,自己就越發不願多講話,請問師父,這種狀態對嗎?

師:如果他講得滔滔不絕,講個沒完的時候,越講你越不愛聽,越講你越心煩,你就有一顆心了!而他越講越沒完,就是衝你講的,雖然沒對著你講。(鼓掌)就是在暴露你的心了,實質上已經暴露出來,只是我們自己還在搪塞,說人家在滔滔不絕。我不是告訴你們遇到甚麼事情都要看自己嗎?是不是你的甚麼心出來了?因為你們是一個修煉的人、超常的人,為甚麼要看常人怎麼不好,和常人比呢?雖然他是個修煉的人,可是他也是在常人中修啊,他還有沒去的心哪,還有常人的表現。他要沒有這些了,他不就是佛了嗎?就是神了嗎?是這個道理吧!所以學員中一旦出現這個那個問題了就說,你看那個人咋修得那麼差呀,他不想自己。我講法中都告訴大家了,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得想想自己:哎喲,他們發生矛盾,為甚麼給我看見了,是不是我有甚麼心哪,是不是我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呀。所以修煉哪你得真正對自己負責任,要看自己。另外也說一下有的學員在集體學法時滔滔不絕的講一些不是大法或與修煉無關的事,就是在干擾學員與學員修煉,要特別注意了,對這樣的要明確的指出來。

《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於多倫多)

問:集體學法時,讀到某個地方有所領悟,等想明白了,大家已經讀過去一兩段了。

師:那沒關係。學法的目地就是叫你們明白,明白才是第一位的。你們讀法的時候,大家一定要知道自己讀的這行字是甚麼意思,最起碼表面意思你得知道。至於說讀過去就忘了,那個你就不要管,沒有關係的,你只管去看。說我連甚麼字都不知道了,就這麼看著,看著,嘴在念,眼在看,思想沒在這兒,這不行,達到不了修煉的目地。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於洛杉磯美國西部法會)

問:有一種現象,有些地方集體學法時,讀師父新發表的文章多而大量,而反覆通讀《轉法輪》少。個別負責人經常在大組學法時,用師父小範圍講法的內容,講小範圍的內容。

師:這是兩個問題啊。頭一個問題哪,就是我在最近不同時期講的那些東西是輔助《轉法輪》的,你們要知道這個關係就行了,經常學的是《轉法輪》。那麼第二個問題就是,我們有的學員聽了我在個別情況下講的東西去傳小道消息,我已經多次講過這問題了。我在個別時候講的是不帶有普遍性的,也許就是針對你們這些人的。你回去講給別人,通過你的嘴就沒有我講的那些內涵在裏面了,同時對別人又沒有針對性了。這樣一來呢,就失去了他的作用,人家聽了就會不舒服。同時你講出來還帶有你的心在裏邊,多數是有一種顯示,潛在的、潛意識的。我想今後你就不要再傳這樣的事了。我講了你聽了就聽了。你們知道那個千年修道的人,他們得一點真機裝在肚子裏呀,裝上千百年都不告訴別人的,(眾笑)誰要想知道我這點東西還得交換哪。你們呢,突嚕突嚕突嚕都說出來了,(笑)不裝事兒。(眾笑)

問:在我們集體學法交流時,我沒甚麼可說的,沒甚麼看法。這樣對嗎?

師:也許是狀態造成的吧,你不想說就不說了。你說我看別人說,自己說不出,不好意思,你不能說就不說,沒有關係。你想說了,那也就是自然的,你就說了。但也不要因為不愛說的習慣阻礙了你。

《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李洪志,2003年11月29日)

問:最近有新學員來煉功,如何引導他們學法和鼓勵新學員參加我們的集體學法?

師:鼓勵他們集體煉功、集體學法啊,這是沒有問題的。叫新學員馬上去做大法弟子的事,這可別太操之過急,因為有許多新學員很多都是屬於下一批的。但是現在還有陸續進來的也有屬於這一批的;在你們講清真相的作用下,已經打開了這把鎖,未來的修煉人已經開始上來了,這兩種情況都有。

《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李洪志,2004年2月28日於洛杉磯)

問:最近同修們常使用、透過電子軟體作交流、學法,甚至極力的推廣。這樣大家面對面交流、學法機會少了。

師:是不行啊,除了小弟子之外不要這樣做。但是也不排除大家很忙的時候用一用,但不能形成習慣,這可不是我要留給你們的。大家集體學法,互相面對面的學法、探討問題,這是沒有問題的。你們在忙的時候可以利用一下,但是不能夠都這樣做,也不能經常這樣做。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李洪志,2004年4月12日於紐約)

問:有些學員認為只要在家裏發正念、用電話講清真相就算是正法弟子了,不需要走出來。可以嗎?

師:如果不是特別忙於大法的事,有集體證實法講真相活動,或者其它的集體學法等都不出來還是不對勁。集體學法是我給你們開創的一種環境、留下的這種形式,我想還是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是從實踐中走過來的,這樣修對學員提高最快。自己一個人修,提高沒有促進的因素。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不是講過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嗎?講過應該走正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嗎?

我看到你們有難處,我不想告訴大家「必須這樣做」,我很少這樣說,我知道大家很難。再說修煉你得自己去悟,法理我也講清楚了,你得走自己的路。我告訴你「必須得這樣」,你在這一步上是有漏的,這個漏卻是師父給造成的──師父沒讓你自己悟出來,沒讓你自己去做,你這方面沒得到修煉,所以我很少這樣說。大法弟子應該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才對。

問:我們這個地區一直以來都存在著很多老學員長時間不參加集體學法,也不參加戶外煉功,認為沒有參加集體學法,在家學法也可以把法學好,在家煉功一樣可以把功煉得好,認為這樣做並非沒有達到整體提高。

師:其實我說真有這樣的就是人心的執著造成的,不信就挖挖你自己的思想根,一定是執著。說小了你是懶,說大了你是怕。當然哪,有一些老學員忙於一些具體工作,這不一樣。

《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李洪志,2004年11月21日)

弟子問:一些學員不參加集體學法、煉功,這樣的學員會有危險嗎?我們如何能幫助他們消除怕心?

師:我想啊,作為新學員呢,大家別操之過急,慢慢來可以。但是要儘量勸他們集體學法,因為集體學法這個環境對大家幫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當時我為甚麼叫大家這樣做呢,因為這個法的修煉形式也決定了必須得這樣做。過去人為甚麼非得要出家修煉呢?他們看到一個問題,這些人回到世間和常人接觸之後,就會跟常人一樣,就不能精進了,而且他們又是修副元神的,所以叫他們出家集中在一起。修煉人和修煉人之間有促進、有對比,總是有修煉人自己的話要說,會形成一個修煉人的環境。

如果沒有這個環境啊,大家想一想,就今天大法弟子也是一樣,你們回到常人社會中,就是在常人社會環境中。自己要不知道抓緊,今天想看書了就看點兒,明天懶了就少看點兒,沒有這個環境很難精進。畢竟是人在修煉,人的惰性,人被這個世間、被方方面面的干擾,靠你自己很難找到差距。尤其再不精進,再不多看書、多認識法,你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執著,所以一定要集體學法、煉功。

現在在迫害時期,有種種原因不能或不能經常的集體煉功,將來一定要集體煉功。在中國大陸以外,很多老學員都忙於很多證實法的事情。但是作為新學員來講,老學員要給他們開創環境,讓他們在一起集體學法、煉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