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樣打開家人心結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的老伴是一個退了休的學校校長,業務很棒,但一生不入團也不入黨。邪黨的幾次政治運動使他吃盡了苦頭。八十年代,在做了中學教導主任和校長時,別人把入黨申請書替他寫好,讓他簽個名交上去,就是走個手續馬上就批。他婉言謝絕,堅決不入。他和我說他早就把××黨看透了,……堅決不入那玩意。按理說這樣一個人,該好救吧,其實也不然,下面把打開他心結的過程談一下。

我九七年得法,在個人修煉階段,老伴因看到我身體的變化,非常認可大法的神奇,也非常支持我天天不著家到處洪法。走入正法修煉階段,尤其我四二五去北京,「七二零」去省政府證實法被第一批非法拘留迫害後,因我也是幹了一輩子教師工作退休的,學生又多,知道的人也多,這爆炸性的新聞一下把他擊垮了。尤其在他認為一生與他毫不相干的「監獄」一詞居然和他的老伴掛了鉤,使他無法接受。他幾天來不吃不喝,也不睡,整天在外面走。

從此他一反常態,對我修煉非常反對,並說:修來修去,修到「監獄」去了,從古到今哪門哪派有這樣修的?當然,對於不修大法的人,當時的情形他們怎麼會理解呀,一句話兩句話又說不明白。但無論他怎麼阻攔,我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一直堅定不移的往前走。有時鬧翻了天,我明確告訴他我甚麼都可以放下,絕對不能放棄大法修煉。我就是一修到底。就這樣他也沒有辦法,也只好默認了。他告訴我在家學煉都行,千萬不能出去,也別和其他煉功人聯繫。從此我就偷偷的和同修做著證實大法的事。

有一天幾個同修在一起切磋提到:我們天天想著出去救度世人,自己的家人和我們更有緣份,我們也應該救啊!起初我一點信心也沒有,說他就是不可救要那夥的,該講的也講了,大法書也有,真相資料也全,擺在他身邊不看不理,怨誰呀。反正我機會也給你了,你自己不要,那是你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放下這個「情」。後來隨著修煉的不斷提高,我從法中悟到:這哪是放「情」,這分明是不善!我得救他。

於是我有意試著把真相資料放在他容易接觸到的地方,心想,只要他能看,慢慢會明白真相的,他還真無意的拿起來看了。可是時間不長,有一次一份關於「江××」腿壞了的資料讓他看到了,恰巧那幾天「江××」天天在電視上出現,這下壞了,從此真相資料他一點兒也不看了,有時還說些不該說的話。這下我真有些失去信心了,很長一段時間不想去救他的事了,似乎對他放棄了,心想真是不可度。我越有這個心,邪魔控制他越厲害,越讓他表現出對講真相的不理解。有一次他知道我和幾個同修在一起切磋,和我大鬧一場。

過後我找自己,發現我給他講真相心不純,不是真心救他,而是想他明白真相了,省得以後總干擾我出去講真相,他不管我我就隨便了。抱著一個為我的私心。隨著不斷的學法,在講清真相救世人的過程中覺的,在給別人講真相和給他講真相時心情不一樣,對別人可有耐心了,對他兩句話說出去他再不理解就火了,不想和他說了,隨他去好了。仔細一挖根,是我對他的親情太重了,對他產生了氣恨心,還有急於求成的心。以前總認為他如何如何,其實是我的心促成的。

悟到這,我發自內心想救他。我理解到幾年來他承受的太多,是邪惡勢力也在迫害他。當初他也曾手捧精裝《轉法輪》愛不釋手,讀一遍又一遍。是邪惡勢力造成的迫害形勢使他放棄修煉,又使他在剛想回頭從新認識大法時,受到了阻礙。想到這兒,對他沒有了恨,反而感到他太可憐了,他也是曾得了法的,他也應該是大法弟子呀!我現在才明白,不是太晚了嗎?我求師父加持我,清除他背後阻礙他回到法中來的一切邪惡因素。我必須救他。

有這一念,師父和大法就給我智慧了。我和修煉的女兒商量,買了一台錄像機。老伴說:買那有啥用?電視那麼多頻道還不夠看哪!女兒說:你看電視劇時,省的一集一集的看著急。租個碟想看多少看多少。他沒出聲。於是我們天天發正念清除他空間場的邪惡干擾。有一天我選了一些真相光盤,對他說,電視整天你一個人把著,這會有點空,我也用一下電視。他說你用吧。我讓他幫我把光盤從錄像機裏放出來,這樣無意中他也跟著看,看著看著他也坐下來很認真的看起來了。邊看邊說這個講的有道理。第一個光盤內容是瑪雅預言、太極和一個美國科學家談人類科學和宇宙規律的聯繫。就這樣,在他不用電視時,放真相光盤。第二個光盤是「誰是新中國」。他邊看邊說說的真對,這才是實事求是的真實評價。××黨盡說謊騙老百姓。有了這個基礎,接著又一次我放「九評」。他看的還直來勁,邊看邊讚不絕口說,寫的真好,太有水平了,真是人才。就這樣,我又放了「風雨天地行」、「天安門自焚偽案」、「九評研討會」等。對一個不看真相資料的人,真相光盤打開了他的心結。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這對他在認識上真是一個飛躍。他真的得救了。

我想,開了個好頭,還應讓他看師父的法,不更能徹底打開他的心結了嗎?有了這個想法,師父又給我安排機會了。有一次他眼睛碰了一下,讓我給他上眼藥,上完他躺在那,我說你也不能看電視,我給你念一段法吧,我念了一段又一段,他聽著不出聲。我想,不出聲就是接受。幾次上眼藥,都這樣念。有一次他說,不用念了,放那兒一會兒我自己看。起來後,把《北美巡迴講法》一氣看完了。

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他真的變了。再提到師父時都用尊敬的口吻。同修來找我或我去找同修,也不阻攔了,並且熱情招待。但是能認識大法弟子的講真相還真的需要一個過程。他隱隱約約知道我在做證實法的事。在嚴峻的邪惡迫害形勢下,他很擔心我,就告訴我:你修煉我不反對,但別太多人聚會,自己的身份應該明白,出事了都得你兜著。就這樣,我只要和他在一起,有聚會場合講真相時,他總是在一邊插話換個話題。於是有他在,我講真相時,他又成了阻礙了。我想這狀態不對,得衝過去。

有一次他說,不管甚麼場合見誰都讓退黨是不是太過份了?我說救人心急呀。他說,你們修煉好就自己修,總發資料掛條幅有甚麼用啊?我說:那不是救人嗎?越好的東西越不能自己得到就算了,越應該告訴別人,都在家自己修誰救你們哪?他說,掛條幅就救人了?我說:這是師父最大的慈悲,有些人連救他的資料都不想看,我師父還給他最後的機會,只要有正念,不反對大法,記住「法輪大法好」幾個字,就遠離災難得救了。多大的慈悲呀!我接著說,人真是難救,你救他,還說你這麼做不對、那麼做不對,真像我們師父說的,好比一個人掉在水裏,你去救他,他說你不能用手救我,得用一個我喜歡的船救我。聽完他「撲哧」笑了,說:可也是。我感覺他的這個心結又打開了。

最近有幾次同學、學生聚會,我都在他們面前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勸「三退」,他也不阻攔我了,有時還幫腔。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讓我闖過了給親人講真相的這一關,使他也得到了救度。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