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害怕邪惡 就能正念抵制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上午,我去外邊辦完事回家,剛走到門口,突然看見一幫惡警把我丈夫從門市部帶回來了。我馬上感到事情不好,快速進入樓道,把樓道門關上,跑上樓去。我把家裏的大法資料收拾好,惡警按門鈴,我也不理他們。我把東西放好後,下樓去了,到了二樓下邊的鄰居給他們開了樓門。我站在樓道上和他們大聲說:「你們又幹甚麼?我們在家呆著,不知又犯了甚麼?」

有幾家鄰居聽到聲音後,出來問是怎麼回事,惡警怕自己幹的事不光彩,被人知道,說:「沒甚麼。」又和我說咱們回家再說。我們僵持了很久。回到家裏,看著一幫惡警,我一點怕心沒有,心想我是神,是大法徒,你們算甚麼,既然你們上門來了,這也是給你們講真相的機會。你們也是被毒害的眾生,被利用的工具。

後來他們把搜查證和給我丈夫的傳喚證拿出來,讓我們簽字,師父的話在我們心裏牢牢記著,不能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我們堅決拒絕簽字。我們一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一邊開始給他們講真相,給他們講電視裏宣傳的欺世謊言,「自焚」偽案。法輪功叫人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其中一人說,我們也沒有說你們法輪功是壞人呀。我說既然我們是好人,那麼好人該被抓嗎?他說我們也沒有辦法,只是執行上級的命令。我說你現在是穿著這身衣服(警服)嚇唬人,你能穿一輩子嗎?就不給自己將來想一想嗎?他說我和法輪功打交道這麼長時間,我早就不想穿這身衣服了。

後來,我又給他們講了一個故事。有一次走在街上有幾個人打群架,打的很厲害,圍了好多人,沒人管。這時對面過來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人們有的就去喊警察,結果這個警察車都沒停,看了一眼,繞圈跑了。這時人們都紛紛議論說,不是說人民警察時刻都在為人民服務嗎?警察不是專抓壞人嗎?怎麼真有了事,警察就跑了呢?還有個人說,現在的警察真正的壞人不敢抓,就專抓好人,你看煉法輪功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就只敢抓這些人,因為他們知道法輪功不會報復他們,他們想怎麼抓就怎麼抓。後來我又對這些警察說,你們知道老百姓對你們的評價嗎?他們有的坐在沙發上,有的站著,都低著頭,沒有一個吭聲,表情非常難看。

這時,外邊打電話問辦完沒有,他們沒有經我們簽字就強行抄家,這已經是第五次非法抄家了。我們一直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准他們看到大法資料和大法書,就是剛才和我說話的這個警察在臥室裏看見錄音機,發現裏面裝有磁帶,就打開聽了聽,是師父的講法帶。他沒吱聲,又放回了原地。事後,他和我兒子說,我看見有東西,我不想拿,我想這是他聽了真相後,善的一面明白了。最後,有一個惡警看見了師父的法像,強行要拿,我丈夫馬上上去說,這是我師父的法像,誰也不准拿。惡警像土匪一樣硬強行搶走了,這時我們都非常痛心。

他們非法抄完家後,要強行帶我丈夫走,我大聲喊你們不能走,因為當時有老人(同修)在家被驚嚇,她也是幾次遇到這樣被迫害的事情,因為我們家有的被綁架,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勞教。老人本人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因上北京證實法,被惡警多次毒打,眼睛都被打壞了,現在已雙目失明。老人躺在床上心裏也一直在發正念,但是也有點被驚嚇。所以我叫他們給我寫下保證書,老人萬一有事我去找誰,他們都互相推卸責任,結果僵持了三、四個小時。外邊急著打電話催,又來了一個惡警。後來得知在同一時間被綁架了十幾名同修,接下我們把他們的警號一個個都記下來。

惡警把我丈夫綁架走後,我通知同修營救,我們在家裏高密度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解體操控這些惡警背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必須立刻無條件放人,不允許邪惡迫害同修。

發完正念後,靜心學法、背法,一直從下午三點多到晚上十一點多,沒有間斷。這時惡警打來電話讓我們去接人。就這樣,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的高密度發正念營救下,丈夫回到家中。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師父的話,「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真正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做好師父教給的三件事,抓緊救度我們的有緣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