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曝光邪惡與河北蠡縣同修們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近來河北蠡縣接連出現了幾起大法弟子被惡人綁架、非法關押的事件。事發後,同修們都在組織營救,曝光材料、傳單、標語發貼了不少,但被綁架的同修卻被勞教了,為此,有些大法弟子內心起了波動,甚至有的同修說,人家都說了兩三天就放人,結果你們貼的到處都是,同修才被勞教。邪惡的話大法弟子能相信嗎?顯然有此想法的大法弟子把同修的勞教歸咎於曝光了邪惡。針對此事,我有一些看法,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曝光可以震懾邪惡,解體其背後的邪惡因素。

師尊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迫害出現了,我們就要曝光它,讓它的惡行大白於天下,讓世人看清它的本質,同時每張材料、每份傳單,都帶有正的場,解體周圍的不正的因素。曝光的同時就解體了許多邪惡。舊勢力存在的目地,就是干擾正法,所以它就以大法弟子的執著為藉口來迫害。舊勢力所導演的一切最終結果都會失敗,都反過來為正法所用。如自焚就是我們講清真相的有力證據。

迫害發生了,這是我們向當地民眾講清真相、認清中共面目的最好機會。當蘇家屯事件曝光後,我們沒有在第一時間向社會各界大面積揭露它,致使我們失去了講清真相的最佳時機。現在迫害就在我們身邊,我們應及時、準確的報導,不給邪惡殘喘的時間,徹底解體、清除它,營救同修,救度眾生。

當同修郭俊姑、崔小五被綁架後,就有同修說不曝光邪惡,理由是怕給同修加大魔難。曝光惡人惡行,會解體其背後的邪惡,如果沒有邪惡撐腰,人敢對神做甚麼?為此曾有一些大法弟子切磋過,最後公布了綁架同修的惡人惡行,但有些同修並沒有認同曝光,只是任務性的派發資料,結果同修被勞教。同修的被非法勞教,不是曝光造成的,而是同修的心促成的。怕曝光激怒惡人,不是把同修在往下推嗎?當崔雄發被綁架後,部份大法弟子又就曝光一事進行切磋,有同修說,可以曝光一部份,但對只有被綁架同修和惡人知道的事避諱些。還是強調擔心給被綁架同修加難,結果同修也沒有救出。我認為同修不反對曝光,是因為有師尊的講法,但同時並沒有真正認清曝光的重要性。不完全曝光惡人,含糊隱瞞的地方正是邪惡棲身之所,從而縱容了邪惡。

二、怕曝光的是邪惡

當崔雄發被綁架後,惡人王軍昌曾登門恐嚇他的家人:「你們如果曝光,我就判他勞教」。李淑娟也曾這樣恐嚇過大法弟子。同修們請靜心想一想,迫害剛開始時,惡人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時的邪惡氣燄是多麼囂張,而今天都是偷偷摸摸,自知見不得人。這其中的轉變不都是曝光邪惡的同時,講清真相的效果嗎?威脅大法弟子,怕曝光,不正是暴露出他們害怕的本來面目嗎?如果我們沒有曝光,不正符合了它們的思想,走了舊勢力的路嗎?

同時,作為大法弟子遇事應向內找,為甚麼邪惡敢恐嚇我們不許曝光?那一定是我們空間場所帶有的不正的信息符合了它,才使其得以猖狂。怕曝光的是邪惡,有這種想法的大法弟子,請趕快認清它。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每個人都應挖其根,找出那隱藏很深的執著──怕!怕曝光邪惡會使邪惡瘋狂,怕給自己和家人招來迫害。怕也是一種物質,我們在加強它,在給邪惡輸血,所以才使同修受到迫害,使惡人更張狂。

同修們,我們都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我們都來關注曝光邪惡這件事,真正認清自己的職責,每人都來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要從內心認識到曝光邪惡的重要性,保證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這樣大法弟子就能成為一個堅實的整體,那時邪惡就自行解體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