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時間叫醒身邊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應同修之邀,我們三人踏上了草原,同修說:他們地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曾有三千多人得法,現在有好多都不修了,有好多同修只在家裏學法煉功,走不出來做證實法、救度世人的事,得趕快叫醒他們呀,不然他們該救度的眾生可怎麼辦?這個地區的世人可怎麼辦?同修的話深深的觸動著我的心。

同修的老家是一個只有幾十戶人家的小村,一九九九年前曾有三十多人煉功,現在剩下不足三分之一了。我們找到協調人的家,她正在鄰居家玩牌,見到我們後不好意思的說:「我又錯了。」然後就去找其他同修。那天的天氣很不好,狂風裹著黃沙漫天遍野的刮,我清楚這是邪惡因素所致,就和大家一起發正念清除。晚上加上鄰村共來了17位同修,大家共同學了師父《北美巡迴講法》、《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和《徹底解體邪惡》等經文。切磋交流中大家都感到了時間的緊迫和大法弟子所肩負的責任重大,知道了叫醒身邊同修是一件刻不容緩的大事,大家認識到開創出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是讓同修們整體提高昇華上來、讓至今走不出來的部份同修走出來的好辦法。幾位協調人還就學法、講真相、找回昔日的同修等項目進行了分工。

我真為同修們的提高而高興,也看到了這一方眾生得救的希望。當晚我住在了那位協調人家裏,早晨一醒來同修就和我說:她剛剛做了一個夢,夢見她們家牆角有好多像蟲子一樣的東西,堆起來有一尺多厚,爭著往上爬。村子裏來了好多人架起火來燒那些蟲子,燒到最後還有一條大蟲子,上身長的和人一樣,她就喊:快把它燒死!上來幾個人用鐵锨將其劈爛,扔進了火堆,見它身下有一塊「令牌」,原來它是邪靈的頭兒。我說昨晚大家整點發正念清除當地邪惡因素起作用了,今後無論學法和講真相都不可忽視發正念啊!

第二天天清體透,晴空萬里,那位協調的同修領著我們到十幾里外的另一個村子。她說那裏過去也有二三十人煉功,現在只剩七、八個了。在村子裏我們只找去了五位同修,還有一位不敢去。我們一塊學法切磋,幫助他們建立了學法小組,建議同修儘快到各村去把昔日的同修都找回來。緊接著我們又騎摩托車趕到了二十里外的鄉鎮所在地,找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輔導站站長,他的狀態不是太好,受迫害後一直被怕心障礙著走不出來。據說這個鄉過去有三百多人煉功,現在鄉所在地只剩五人還在堅持著,他的妻子(同修)很精進,還堅持著講真相救人,她很希望丈夫能儘快提高上來,帶動更多的同修走出來。

此行我們還與兩個縣負責協調的同修們一起學法切磋,交流了各自在正法修煉中的經驗和問題。我們還參加了一個鄉的小型法會,交流了做好三件事的體會,使大家得到了整體提高昇華。七天之行同修都感受到每一步都在師父的安排之中,每一步都在師父慈悲呵護之中,使我們更體悟到了大法修煉沒有地域、國界,一個縣是一個整體,一個省是一個整體,全國全球是更大的整體。

同修建議我將此行的經歷寫出來,是想讓同修們認識到叫醒身邊同修的任務還很艱鉅。有好多同修都是在一九九九年左右才得法,時間不長迫害就開始了,他們對法還沒有很深的認識。七年過去了,只知道他們不煉了,我們去找過同修幾次?和他們一起學法了嗎?了解他們的心結和障礙在哪裏嗎?這次我們在和同修學法切磋時,有好多同修都說:別看這幾年我們沒學,可大法在我們心中已深深紮下了根,平常言行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真讓我們放還真是放不下,只是被怕心障礙著,不敢公開煉。

我們對世人慈悲,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度他們,對同修我們更要有慈悲善念啊!對叫醒身邊的同修,幫助他們走出來做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方面,我們又做了多少呢?我們地區有位鄉鎮協調人,為了幫助一個村的同修們走出來、建立起煉功點,他每次騎自行車往返四十多里跑了十七趟。有位同修曾在講真相的體會中談到:協調人你個人修的再好,真相講的再多,一天你只能講幾十人,那只是你一個人圓滿。如果你能夠把整體提高上來、把大家都帶動出來去講真相,每人講幾十人,那就是幾百人、幾千人。

學習了師父經文《徹底解體邪惡》後,我悟到了時間的緊迫和師父對弟子對眾生的洪大慈悲。同修在《師父還在等,但時間真的不多了》一文中,正法之勢已經到了眼前,但師父還在等待,整個地球都被師父無形的形像和厚厚的慈悲包裹著。我悟到了是因為我們當弟子的沒做好,有好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有多少弟子還沒有走出來,沒有做好三件事,沒有跟上正法進程,達不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圓滿的標準。如果現在就結束,他們世界的眾生怎麼辦?還有應該由他們救度而沒被救度的世人怎麼辦?同修們,得法的一億人,可都是師父的弟子啊,讓我們大家都來抓緊時間叫醒身邊的同修吧。

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