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那是二零零四年的秋天,我到同修小趙(化名)辦的廠子裏為十幾個工人做飯,遇上了自內蒙流離失所到此地的同修祥文(化名)。祥文三十多歲,迫害發生後,因為堅持信仰,曾身陷囹圄,被開除了公職。出獄後,因不放棄修煉,妻子帶孩子離他而去。小舅子做惡,舉報了他。當警車開到門口來抓他時,恰巧他不在屋中,也是師父的保護,他躲過了抓捕,流離失所到此地。

雖然失去了人中的一切,因為心中有無比珍貴的大法,在他的臉上看不到悲傷,俊朗善良的面容上常常掛著溫和的笑容。他為人非常的憨厚,廠裏所有的人都願意與他說話,接觸。我比他大兩歲,他叫我王姐。我曾在一次躲避被抓中跳樓,摔斷了腿,那時走路還沒完全恢復正常,祥文一直都幫我買菜,拎上七樓,再將垃圾袋拎下樓,有時水池的下水道被飯渣堵了,他就動手幫助清除。他偶爾出差去外地為廠子發貨。

後來他想學電腦,小趙拿錢讓他去電腦班學習。下課後,白天閒時,我們在一起煉功、學法、交流。初冬時節,到了晚上,我們常常身上帶上白天疊好的幾百份真相資料和手寫的不乾膠出去發,在萬家燈火的繁華城市中,在師父的保護下,有時雖有驚卻無險。轉眼到了農曆新年,祥文要回家看望父母,他的父親已身患絕症。臨走時他說二十天後回來,但這一別到如今已兩年了,我再未見到他。

聽說他回去後被邪惡綁架了,詳細情況不清楚。我也離開了廠子,時常在網上留心他所在地區的消息,但從沒有看到有關他的信息。前幾天,我從同修那裏得知祥文回來了,又走了。我遇到了在我那個崗位做飯的一位同修大姐,她是後去的,不了解我和祥文以前很熟悉。從她那裏我知道祥文在這個城市待了好幾個月,大姐說見到祥文第一眼,心裏就覺的特別的親,再一打聽,果然是同修。但他可能是在裏面摔跟頭了,迴避同修,不與同修交流,說不學了,跟工人們聊起來說的倒很親熱。聽說他父親已去世了,他的親弟弟在此地打工,遇車禍去世,他是來處理後事,抱著弟弟的骨灰盒回去的。

我聽後,半天沒回過神來。他摔了跟頭,不想見同修,沒跟我聯繫,我能理解。可是了解我和他很熟的同修不止小趙一個,他們知道祥文這種狀況而不找與他熟悉的同修跟他談談,不告訴我一聲就讓他回去了,我內心很不舒服,覺得真是對同修很不負責任,況且他們找我又非常的容易。我們都明白,如果一個大法弟子被毀掉了,將連帶著他世界的多少眾生被毀掉。這樣危難的事發生在我們以前朝夕相處的同修身上,發生在我們身邊,竟能無動於衷,這不是麻木又不仁嗎?

我去找小趙要祥文的聯繫地址。小趙比祥文還小幾歲,對大法非常的堅定,曾抵制迫害從五樓跳下,落下了殘疾,被迫害的也是有家難回,在此獨自支撐個廠子很不容易,在經濟等很多方面為證實大法和幫助同修一直付出很多。我在車間見到了他,說:祥文怎麼糊塗了……一提祥文,他氣不打一處來,沒等我把話說完,氣呼呼的打斷我:甚麼糊塗了?!我看他純粹是裝糊塗!後面指責的話我也沒心思聽了,跟認識的工人打著招呼,當著工人的面,我也不想對小趙再說甚麼,現在再問他為甚麼不告訴我,又有甚麼意義?我記下了祥文的手機號就離開了。過後我就想,就這樣的態度,能和祥文交流甚麼,做錯了的同修怎麼能不迴避?

聽大姐說祥文走時說不再回來了,沒拿的東西就不要了,請大姐處理吧。大姐在清理一個裝衣服的包時,將幾件衣服送給了願接受的民工,再一拎包,還挺沉,用手往裏一摸,拿出來,是幾本大法書。隨手翻開上面的一本,看到師父的法像,愣住了,師父的臉上是清晰的兩行淚。大姐當時沒反應過來,心想是書受潮了?看看並沒受潮,將書隨手遞給了身邊一位剛得法的員工,就聽那女孩兒失聲叫道:師父流淚了!

我想祥文走時說不再來了,是因為這是個讓他傷心的城市,不僅是自己的弟弟在此遇難,還有這裏的同修對他的冷漠,沒有慈悲。我想他雖然沒有打聽找我,但未必心裏不希望同修告訴我,未必不高興見到我,他在這裏待了那麼久,是不是也在等?他是帶著傷心走的。我想師父臉上的淚,不僅是為了到處漂泊、摔倒了的祥文而流,也是為我們對掉隊的同修的冷漠、不善而傷心。

回去後,我在心裏反覆掂量著要怎麼樣跟祥文通電話,特別要注意別刺激他已很脆弱的心靈,他真的經歷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生活無著落、自己又跌倒了這樣巨大的魔難啊!時近中秋,我決定在中秋節那天給他打電話,在這個美好的節日,送去我的一份祝福,他會印象深些,過後會多想想吧。中秋節那天我打了一天電話,話筒裏傳來的信號,不是告訴我關機,就是告訴我無法接通。我記的祥文告訴我,他住的地方周圍有很多茫茫的森林,他九八年得法時,要見到別的同修得坐兩三個小時的車到另一個地方,大法弟子在那個地方真的是非常的稀少。迫害發生後,那裏的環境也是非常的邪惡。一直到寫稿時,我都沒能聯繫上他,這個中秋節我是在牽掛中度過的。

當我打開《轉法輪》,看到「大根器之人」這篇講法時,我想到了千千萬萬為堅持真理而失去人中的一切,四海漂泊、為救度眾生走在神路上的那些同修,他們所經歷的魔難,比師父在書中列舉的那個人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大根器之人在哪裏?我想從古到今,就在大法弟子中!就在我們身邊。我想告訴摔倒了的同修,不要對自己灰心失望,摔倒了,就爬起來!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跟隨師父走在一條最輝煌的神路上,儘管這條路現在走起來著實很艱難,可他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是大法弟子用生命和永不言棄的頑強意志趟出來的!對自己感到失望的同修,你可知道,為度我們承受了太多的慈悲的恩師在為你流淚?師父珍惜每個弟子,盼望他的弟子快點爬起來,回到大法中來。我想起了自己剛得法不久時曾作的一個夢:我仰望師父在天上用無比慈悲和迴盪天宇的聲音對我說:「你們是我曾經撒在海裏的珍珠,我現在要把你們收回來。」

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彼此之間多一些理解與慈悲,互相尊重,要知道自己身邊的很多同修都曾是冒著天膽,歷經層層下走乃至千百世的生死輪迴而來得法的非凡的生命,即使有誰在修煉的路上摔了跟頭,師父並沒有對誰另眼相看,而我們又怎麼能那樣?看到身邊的同修摔倒了,我們要過去拉他一把,自己不得力,也應想辦法找找別的同修,不要一味的指責或看不起,那樣不僅是沒拉一把,等於又推了一把,做了舊勢力高興的事。舊勢力它們就是想把大法弟子拉下來,毀掉。願我們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

我總覺的祥文不會真的離開大法,只是一時消沉,我希望能再見到他。記的祥文住的地方離齊齊哈爾市不遠,也希望他身邊的同修多關心他。希望我們都多關心、幫助身邊流離失所、身處魔難中、或在修煉的路上摔倒了的同修。一直有很多同修都做的很好,我自己以前做的就不好。祥文流離在此,不是我在生活上對他關心,倒讓他在工作和生活上幫助我這個當地的。讓我們從新做好,讓師父多一些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