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在魔難中,我該做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6日】前一階段我接觸了一位同修,她到現在一直處於很重的病業狀態中。她96年得法,99年7.20後,因大法受到不白之冤,在本市信訪;99年底又去北京,回來後被非法關押;2000年下半年為講真相和發資料而被抓,被非法勞教一年。她自己認識到由於主意識不強,時常接受某些外來信息,以及對舊勢力強加的這場迫害認識不清,被邪惡的歪理邪說所矇蔽,做了不該做的、對師父不敬的事情,已在明慧網上發表過嚴正聲明。

這位同修被勞教迫害一年回家後,家中有兩個親人病在床上,使得自己沉浸在情魔纏繞之中,不能自拔,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和安排,也沒有主動的去找同修,更沒有及時學法煉功,因此使得舊勢力有機可乘。2003年3月邪惡在她身體上迫害,當天她就有很重的病業反映,起不了床。數天以後起來後手腳常有不由自主的抖動。她自己能經常聽到一種嘰喳的叫聲,從那時候到現在,邪惡一直在迫害她,使得她不能夠正常的學法、煉功。

目前她的狀態:經常睡上幾天起不來,如果一天能夠起來,就拼命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在能走的情況下就在周圍講真相。但第二天就又不行了,躺在床上臉色發青,嘴唇發黑。我問她怎麼樣,她說:「我透不過氣來,臉上好像有東西繃著一樣,使得我哭不出來,也笑不出來。我知道我的目光很兇。身體裏頭的東西一直在全身動,使我全身無力,站不起來。還有一直在干擾我的思想,有時叫我去上吊,有時叫我跳樓,有時叫我罵人,也有時叫我罵自己。還對我說你能活多長時間,你還是放下法輪功吧」等等。

她還對我說過這樣一件事情:有一天坐在車上,在她前面有個空位,邊上有兩個大男人,吵得不可理喻,都不肯讓對方坐,你爭我搶,她在後面看著。她突然想起師父說「世上的人都是我的親人」,於是她說:你們不要吵了,天下都是一家人,有矛盾都用善心來解決,天這麼熱,出來坐車的人多,都不容易啊。瞬間這兩個人就不吵了,而且馬上很友善的你推我讓。她說:這不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嗎?

同修知道師父無量慈悲,一直在管著她。但是自己正念有限,一直受著邪惡的迫害,整天躺在床上,未能如願的做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情。她對我說:是舊勢力安排了這一切,是邪惡在迫害我的身體,我不能夠承認它。但我真的希望能和同修一樣每天正常的學法煉功,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情。

聽了她的話,我很難受,也很遺憾。這件事情應該早些寫出來大家共同切磋。

我和她接觸以後,剛開始我受到的干擾也真的不小,時常有陰氣撲我而來,使我全身發涼,睡覺都是這種狀態。大約有一週左右,為此我還發了一次高燒。為了排除邪惡的干擾,我長時間的發正念,有時睡覺中都在發正念,有一天下午我去買菜,在回來的路上,我的心像是有一樣東西緊緊壓著,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知道邪惡又一次迫害我,我一邊走,一邊叫師父,一邊發正念。這東西不是我的,我不要,你這邪惡永遠也阻不住我,一定要鏟除。到家放下菜後,我連續發了3次45分鐘的正念,將邪惡徹底的滅盡。還有一次,有天晚上睡覺,突然有一根東西從我的腰部向上身捆緊,我一下就驚醒,一看時間2點15分,我馬上坐起來發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邪惡,這些東西不是我的,我不要。解體所有的黑手、爛鬼,並請師父加持,一直到沒有為止。那段時間我真有點害怕,因為看不到,摸不著。但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有師在,有法在,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憑借對師父和法的堅信,我走了過來。

我也請求過其他的一些同修幫她發正念並相互探討,同修們有的同意,有的說這件事情她自己有漏,也有的說是她自身的原因。我覺得說的都沒有錯,但我感覺同修之間有不小的間隔,互相之間幫助、協調做得不夠。

有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又一次被驚醒,人也特別清醒。我突然想到了明慧網2004年6月15日發表的「另外空間的景象」和2004年9月19日「小弟子在另外空間除惡的經歷」等文章,我感覺自己個人的能力實在有限,我寫出來是懇求同修們整體提高,能夠站在另外一個層次上理解她的情況,幫助她度過這個魔難。希望大家能夠幫她發正念。這些迫害都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

我真心希望她能和我們一樣正常的學法、煉功和做我們的三件事情。雖然我們不是同時來到世間,但是我們的歷史使命是一樣的,都經過了千萬年的等待才得到了無比珍貴的大法。一個生命來到世間是多麼的不容易啊,生命是多麼可貴啊……。

如果不對之處,希望大家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