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州警察為勒索錢財綁架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是遼寧省錦州北鎮市常興店鎮王二村的一名普通婦女,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叫陳雅春。十月二十五日晚八點,幹了一天的活,我正準備休息,有人推大門。我以為是有人來串門,就叫孩子開了門。等人進了屋,我一看,是常興派出所的楊春鵬,符慶山等夥同北鎮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肖玉傑(女)、姚成、劉純祥等八、九個人闖了進來。進屋後,二話不說拿出所謂的「傳喚證」要帶我走。

我說:「我不跟你們走,你們這是干擾老百姓的正常生活,現在正是葡萄秧剪枝、下架的大忙季節,憑啥跟你們走。」他們又在外屋亂翻一氣,拿走了我的一盤煉功帶和一本資料。當時丈夫不在家,孩子嚇哭了,「你們給我媽帶走了,剩下我怎麼辦啊,明天我還要上學呢。」

我被符慶山和另一常興派出所的民警拽下了炕,當時,身上穿著毛褲,秋衣,穿著襪子。我大聲喊:「快來人啊,壞人抓好人了!」他們把我拽上警車,我的手被兩名警察死死的拽著,符慶山說:「你喊吧,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說完,打我兩個嘴巴。把我直接拉到了北鎮市公安局國保科。

在今年的五月二十三日中午,剛吃完午飯,也是這夥人曾經到家裏圖謀綁架我。

在北鎮市公安局,姚成負責給我錄口供。肖玉傑、劉純祥、姚成三人給我編造了一份行政處分書,劉純祥和肖玉傑二人決定對我拘留十五天,罰款一千元。我不服,不簽字。他們又連拉帶拽的把我送到拘留所。事後聽說,國保大隊曾和我家屬討價還價,由敲詐一萬元降到三千元,說給錢了立即放人。這明明是綁架!我成了人質,成了他們威脅家人、勒索錢財的人質。

我和國保大隊的肖玉傑、姚成、劉純祥講: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性格變好了,身體健壯了,家裏活搶著幹。他們說:共產(邪)黨不讓煉就不能煉。我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應該說道說道;把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送進勞教所、監獄,就是不得人心。何況,你們接觸到的煉法輪功的人不在少數,他們都不是壞人。姚成、張小民滿嘴的污言穢語,並用惡毒的語言威脅,一副十足的流氓樣子。

在拘留所的十五個日日夜夜中,我在心裏一直鼓勵自己;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沒做過任何對不起天地良心的壞事,他們迫害好人是違法的,烏雲終究不會遮住太陽的。

這期間,公安局法制科的李國生曾來拘留所一趟,妄圖網羅材料繼續迫害我。許多當地的同修都是經他們法制科不法之徒送進看守所,繼而送往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錦州教養院等邪惡黑窩繼續迫害。

我當面奉勸李國生:「不要再參與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修煉者。那樣做對自己和家人都不好。誰也不想像當年秦檜迫害岳飛那樣遺臭萬年,國外有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榜,我不想上邊有你的名字。人民警察的職責不是保護良善、匡扶正義嗎?現在社會上坑矇拐騙,黑社會橫行鄉里,你們不去管,卻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你們這樣做了真的對你們不好。」

他不但不聽,反而暴跳如雷,並威脅要打我。我說:「你們警察打人不奇怪,不打人那才奇怪呢,像你這樣好壞不分,正邪不辨還要迫害好人,和土匪有何兩樣?迫害已七年了,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將近三千人,最近又曝光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還要焚屍滅跡,你們甚麼事都幹的出來」。

我覺得和他沒啥可說的了,直接向門外走去。李國生看我走了,追上來,惡狠狠的問:「你走啥?」上前給我兩巴掌。他們的偽善只是給人看的,骨子裏是想繼續追隨邪惡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好邀功請賞,往上爬。

十五天熬過來了。回來後聽說母親曾到常興派出所去詢問,被常興派出所的楊春鵬、符慶山大打出手,還大聲謾罵,致使我母親嘴角流血,臉腫起很高。他們如此對待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竟連一絲惻隱之心都沒有。

請善良的百姓繼續關注咱們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今年上半年已有三名煉法輪功的老人被國保大隊夥同當地派出所的不法之徒綁架,每人敲詐六千元。國保大隊的肖玉傑、張小民、劉純祥還威脅家人,如不交錢法院強制執行。

誰沒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哪個沒有家庭?以前在電影、小說中知道了土匪和地痞的可恥行為,現在我在中共警察的身上真的領教了。

「善惡有報」是天理。我真的擔心到清算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的那一天,這些人的下場會是甚麼樣?以及連帶的他們家人的命運會如何?

在我遭受非法關押迫害這十五天裏,家裏的農活多虧好心的同修和親朋好友幫忙照顧,得以安排妥當。

在此,我非常感謝同情和幫助我的父老鄉親,並真誠的請大家記住這句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