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市國家安全局二處惡警宋振明、李貴文仍在犯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長期以來,錦州市國家安全局二處宋振明、李貴文兩名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特別是二零零四年至今,他們採取對大法弟子進行跟蹤、盯梢、打探、電話監聽、盜竊物品、撬門砸鎖等流氓特務手段參與犯罪活動。他們先後跟蹤綁架了十餘人,給這些大法弟子本人及家庭帶來了魔難,不但使這些家庭妻離子散,使其親人遭受了極大的精神痛苦,也導致這些家庭在經濟上損失慘重。部份詳情如下:

二零零四年農曆新年剛過,他們就抄了大法弟子邵明剛和李鳳君的家,後來導致兩人被迫流離失所,兩個多月後他們在山東將二人非法抓捕。他們對邵明剛刑訊逼供,打得邵明剛面部變形,送到拘留所時,拘留所見到邵的傷勢太重,不願接收。現在邵明剛仍在錦州勞教所遭受迫害,他在迫害中患了高血壓,但勞教所拒絕放人。邵的兒子二十六歲,由於父親在獄中不能賺錢,家裏經濟條件又不寬裕,至今未能有女朋友。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晚上,他們在大法弟子劉萬勝的住宅附近綁架了劉萬勝,同時抄了劉的住宅和他經營的電子商店。宋振明和李貴文等人撬開劉家商店的金櫃,搶走現金數千元;闖進劉家住宅,盜走一些貴重物品。當晚他們對劉萬勝刑訊逼供,打得劉遍體鱗傷,面部變形,但劉萬勝一句口供也沒有。第三天,他們找到劉的兒子,讓其送去三萬元,將他父親保出來。敲詐未遂後,便把劉萬勝交給了市公安局。幾天後劉被送到錦州勞教所教養三年。兩個月後,劉的妻子周華前去勞教所看望丈夫,卻當場被綁架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教養三年。可憐家中只剩下兒子一人,他女朋友因此與之分手。父母雙雙入獄,家裏就像天塌了一樣,這小伙子整天愁眉苦臉,飢一頓,飽一頓,經常與朋友喝酒解悶至夜晚。劉家苦心經營幾年的電子商店從此倒閉,經濟損失無法估計。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清晨,他們闖入安居夏小區,將第二天要舉行婚禮的大法弟子戚明力強行綁架,他們衝進房間先將戚打倒在地,粗暴地給他戴上手銬,並用電線一類的東西將戚雙腳緊緊捆住,還用家中的電視罩罩住戚的頭部。在這一過程中,他們將戚明力的左膝嚴重扭傷,戚的雙手也是傷痕累累。同時他們還搶走戚明力的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台式電腦、三台激光打印機、三台噴墨打印機、大量的紙張、耗材和大法書籍及現金七千元。同時他們還綁架了戚明力的未婚妻和他的岳母。宋、李二人還向戚家人炫耀:「我們都跟蹤他(指小戚)好幾個月了。」當時小戚的婚禮一切準備就緒,小戚家吉林四平的親屬趕到了,他大學的同學們也陸續趕到了,沒想到一對新人和岳母就在婚禮的前一天突然被抓。事後有人私下裏問他們:「既然跟蹤這麼長時間了,為甚麼才抓他?他第二天不是要舉行婚禮嗎?」答曰:「就在他結婚的前一天抓他,禍害他!」非法抓捕後他們對戚明力酷刑逼供(參與毆打小戚的還有安全局一史姓惡警和一洪姓惡警),將戚的右腿嚴重打傷,沒得到口供,他們又將戚送到撫順羅台莊洗腦班,最後把戚交給了市公安局,戚很快被送去勞教三年。兩年多來戚明力在錦州勞教所受盡折磨,右腿傷勢未癒,雙目視力模糊,渾身長滿疥瘡,其癢無比,勞教所因他拒絕轉化常年不讓他曬太陽,使他的身體每況愈下。他家雙方的老人和新婚妻子四處呼籲要求釋放戚明力,但幾個「辦案」單位互相推責任,戚明力至今還在勞教所裏。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他們勾結市國保大隊的惡警們,抄了大法弟子劉學元、王嬌、王麗閣和時鐘錦的家,搶走物品無數(幾家物品總計價值三萬多元);又在半路追捕姜大偉。最後他們綁架了劉學元、王嬌和姜大偉。宋、李二人把劉學元打得滿身是傷,目不忍睹,最後劉學元被教養三年;王嬌和姜大偉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後均被敲詐數萬元後才被放出;這次迫害導致王麗閣的經濟損失達三萬元。大法弟子劉學元是錦州醫學院的講師,他家住在大連農村,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當年他畢業時因學業優秀,人品出眾而被留校任教。他被非法勞教後,有一天他母親擠長客、趕火車前來錦州看望兒子,老人家背來一些花生米準備給兒子吃,但錦州勞教所惡警白金龍等人無禮拒絕了老人的心願,(普通犯人家屬送來的東西他們不敢拒絕,而對法輪功學員他們卻為所欲為。)可憐老人家只好流著眼淚將花生米背了回去,可以想像劉學元的老母親是啥心情?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他們二人跟蹤綁架了凌河區老保北裏大法弟子王志剛,之後對其家人敲詐,對王的妻子說「你是錢保,還是人保?」「看在你家生活困難,拿一萬元就行了。」敲詐未遂後,他們把王志剛轉交給太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方紹申、李先文和高秀文,幾天後這三個惡警未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就把王志剛送去教養。目前王志剛仍在錦州勞教所裏被非法關押。王志剛是家裏的頂樑柱,一家人的生計全靠他,他入獄後,妻兒的生活陷入了困頓。

由於宋、李二人的跟蹤監視和提供「情報」,還導致了太和區大法弟子李鳳秋二次被太和分局非法綁架,目前李鳳秋正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裏遭受迫害。

宋振明和李貴文這兩名惡警每次暗地裏綁架人之後,從不按照《警察法》的有關規定按時通知家人。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沒了音訊,生死未卜,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是被他們抓走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拘留、敲詐、恐嚇和勞教,家人的承受到了極限,精神都要崩潰了,那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只有受害人自己知道。

除此之外,幾年來,他們一直在尋找大法弟子王軍凱,企圖綁架王軍凱。他們時常給王軍凱的父母打電話,進行騷擾和恫嚇。他們長年跟蹤王軍凱的妻子,並監視其住宅(二零零六年邪黨國殤日期間,他們在王軍凱父母家樓房的對面租下一戶樓房,像流氓一樣往王家室內窺視)。他們對王軍凱的長期追捕,不但使王軍凱不能與家人團聚,還給其年邁的父母和妻子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由於思兒心切,再加上驚嚇,王軍凱的父親已患高血壓;其母親經常暗自傷心落淚;其妻子整天沒有安全感。

綜上,宋振明和李貴文兩名惡人對錦州大法弟子犯下了種種罪惡,大法弟子多次寫信向他們講真相,他們仍不醒悟,繼續作惡。望全體錦州大法弟子利用各種方式繼續向他們講清真相,繼續勸善,並利用各種渠道全面調查二人的社會關係,及時上網公布,以備更大面積的向當地民眾揭露他們的罪惡。我們期待著他們二人沒有泯滅的良知再現。

宋振明手機:13941635358
李貴文(小靈通):0416──2950995
錦州國安局辦公室:0416──388022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