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講真相的一點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大陸大法弟子,零六年七月剛剛得法,在證法進入最後時刻趕上末班車,覺的自己非常幸運。我在深刻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偉大的同時,也知道了這就是自己一直在追求和等待的真理,知道這是開天闢地以來都沒有的萬古機緣。在大法的慈悲呵護和指正下,我完全變了一個人──大法歸正了我以前不正的生活和思想,我從一個虛榮、脾氣暴躁人變成了一個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的大法弟子,遇事向內找,也知道證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和光榮。

我看法看的遠遠沒有其他同修多,認識也很淺,但是對於講真相,我有一點個人看法,說出來和同修交流。不正之處和不成熟之處,希望同修能指出其漏,不勝感激。

我經常在明慧網上看同修發表的對講真相的心得體會,效果都很好,我做的卻很不夠。但是有一點我覺的可以討論一下,就是我注意到有些同修在講真相時表情和語氣是不是太嚴肅,使的當時的氣氛太凝重了,而影響我們講真相的效果?我知道同修心裏都很著急,知道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想能救幾個就救幾個。但是我們很多時候面對的都是那些思想變異了的、不明事理的和帶有有色眼鏡看事物的,甚麼也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人。因為他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錯誤的認為我們是不正的,認為我們對於自己的信仰過於狂熱、不理智,他們認為這很瘋狂。如果他們一直這麼認為,那麼我們講再多他們都不會放在心上,也許礙於情面或者敷衍當時會同意,但是可能等我們走後他麼會在背後說我們發瘋,或者覺的我們煩,那麼我們講真相就沒效果了。雖然我們並不需要其他人的理解和支持,只是抱著救度眾生的想法去做,但是我們講真相時還是希望對方能理解我們的,這樣我們講出來的話才會被相信,我們做的才有效果。

我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也是這樣,常常會很激動,別人會覺的我不理智,還勸我不要煉了。有些人覺的我講的邪黨的事非常可怕,怕惹麻煩,也反對。當然那時我講真相還帶有很多執著心,也忘了發正念,可是我也在想我講真相的時候是不是太嚴肅了,講的他們心慌慌,從而將他們引向了反面?我後來悟到如果真的正念足,不帶任何人心的講,表情和語氣應該會很平靜,不會引起別人的害怕,更不會引起別人反感。不然我們一激動、一緊張,就回到了人這面,會出現很多執著心,而且智慧也會沒有了,容易被邪惡鑽空子。

近日在論壇瀏覽網頁時,看到有人發表帖子說在醫院碰到一個同修講真相,他覺的同修(醫生)人很好,和藹可親,但是當時是深夜,同修突然對他們講起真相,還環顧四周看有沒有人,當時講的眼神和態度都令他覺的很可怕,認為同修對於信仰太狂熱,有些不理智,然後他發表了一堆看法,從而引起下面跟貼的人爭論不休。我看到有很多人對大法的認識還是很公正的,也有很多人知道真相,同時也有同修站出來為大法說話,但是不知道真相和被邪黨的理論毒害的人還是很多很多。

我想我們的任務依舊很重,我們一點都不能鬆懈。但是我也在想,我們是不是能改一下語氣和方式,不要太嚴肅,稍微輕鬆一點,語氣淡一點,堂堂正正的講,不要搞的很神秘。像講故事一樣講給別人聽,別人就不會緊張,也會像聽故事一樣把真相都聽下去,然後他們也會去想一想這個黨都多邪惡,意識到大法弟子有多善良,即使邪黨這麼迫害,大法弟子依然理智的堅持自己的信仰,能淡然自若的對別人講著真相,我想這樣的效果會不會好一點?

這是我的一點看法,不知道認識的對不對,我知道我還有很多的人心沒修去,這些也是很膚淺的認識,如果有執著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我一定奮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