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教養院將瀋陽大法弟子高雅賢迫害致癱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瀋陽大法弟子高雅賢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經歷了九個月的酷刑折磨,最後被迫害致癱瘓。馬三家惡警為推脫罪責,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把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高雅賢交給家屬。

在被馬三家教養院非法關押的九個月裏,高雅賢因堅持每天喊「法輪大法好」,六次被惡警關進小號,多則三個月,少則十天。惡警對高雅賢在零下三十度的冬天穿單衣冷凍,在零上三十度的盛夏關「悶罐」窒息。高雅賢數次被惡警毒打、上手銬、坐鐵椅、被強制聽高強度噪聲……九個月的酷刑迫害,造成高雅賢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關節劇烈疼痛難忍,最後全身癱瘓。

馬三家惡警帶高雅賢去瀋陽市第四人民院檢查,醫生說:此人顱內壓非常高,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馬三家惡警政委王乃民竟說:「我們不打你,但你自己生命出現危險我們不管。」

以下為大法弟子高雅賢在馬三家教養院遭受的部份酷刑。

一、關「悶罐」:二零零四年七至八月,專管在小號裏實施迫害的惡警王玉光(女)及其它小號兩名警察,把小號的門窗全關上,把高雅賢關進全封閉的「悶罐」裏折磨。當時正值盛夏,氣溫高達三十度以上。

「悶罐」是一間用很厚的海綿將四壁全封閉的小號,沒有一點空氣,人在裏面很快就上不來氣。馬三家警察為掩人耳目,對外稱其為「宣洩室」。關「悶罐」造成高雅賢五次出現心絞痛、窒息,卻無人過問。

二、戴「人頭面具」刑具: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左右,惡警王玉光在把小號門窗全部關閉,「悶罐」小號的氣溫在三十度以上。在高雅賢每天都在高溫下被折磨的大汗淋淋的情況下,惡警王玉光妄想對高雅賢殺人害命。王玉光拿出一個人頭部大小的刑具──「人頭全封閉面具」(此刑具戴上後緊貼頭部),扣在高雅賢的頭上,造成高雅賢無法呼吸,幾近窒息,心絞痛難忍。高雅賢高聲呼喊十多分鐘,惡警王玉光才取下「人頭面具」刑具。

三、惡警毆打:二零零四年十月下旬,惡警王玉光又把高雅賢關進沒窗的小號,高雅賢不配合,王玉光就拼命撕打高雅賢,抓她的頭髮,用手銬把她銬的很緊,手銬卡在手腕裏,因不過血造成手呈紫色、手臂幾乎沒有知覺。王玉光把高雅賢身上穿的被撕打壞了的衣服扒下來,扔在地上,並且不讓高雅賢吃飯、不讓喝水、每天長達十六小時禁止上廁所,造成尿瀦留,時常處於中毒狀態。

四、強噪聲刺激:惡警把「高分貝噪聲廣播」放成快轉,發出一種刺耳的磨鐵軌的超高倍聲音,有時把瀋陽交通電台的廣播用超高倍數快轉播放,震耳欲聾的從早響到晚,持續近半個月。高雅賢被迫害的耳聾、血壓高壓二百一十以上,低壓一百三十。

五、零下三十度單衣冷凍:二零零四年冬天,大約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因高雅賢不配合邪惡,九個月以來不間斷的喊「法輪大法好」,又被惡警關進小號,同時被關的還有其他大法弟子。小號沒有暖氣,惡警王玉光及其它兩名小號警察把小號門窗每天二十四小時打開,冷凍大法弟子。惡警強制高雅賢「坐鐵椅」、「銬手銬」。

當時的氣溫零下三十度左右,惡警扒下高雅賢等大法弟子的棉衣,有的絕食六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大法弟子也被關進小號冷凍,時間少則一星期,多則一個月以上。高雅賢只穿了很單薄的衣服被長時間冷凍迫害,造成腹痛、大小便失常。

在馬三家教養院,像以上這種陰暗狠毒、殺人不見血的迫害手段很多,一批批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大法弟子都親身遭受過。

九個月的身心摧殘,造成高雅賢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關節劇烈疼痛難忍,而後全身癱瘓。高雅賢被馬三家教養院嚴重迫害,在馬三家醫院和瀋陽市第四人民院都有檢查和化驗的結果。當時帶高雅賢去檢查醫院檢查的是第一大隊楊姓隊長和學員魏麗傑。

馬三家教養院警察執法犯法,無法無天,迫害導致高雅賢傷殘、差點致死的小號惡警王玉光及其他兩名警察,幕後主使一大隊隊長王曉峰、政委王乃民、所長蘇靜,及其他指使參與的所有馬三家教養院的惡警要負全部責任。二零零五年一月八日,家人把癱瘓的高雅賢接回家,馬三家教養院又勒索家人七百元錢說是「檢查費」。

馬三家教養院真是一個殘害善良百姓的「人間地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