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正念與人心的區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本文僅從一件親身經歷的事情,來體悟正念與人心的區別。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二零零二年的新年前幾天,我去年貨街想買些年貨。年貨街有一間大廳,放著宣傳邪惡謊言的展板,還有一台大電視在播放著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電視片,輪番的放,按宣傳展板講要放十五天,讓每一個參加年貨展銷的單位和個人去看。

當時我想,不能讓邪惡誹謗師父、誹謗大法,要想辦法制止它。不能讓它在這裏毒害那麼多眾生。我想要麼在牆上寫點「法輪大法好」等之類的字。可是沒帶可寫字的東西。我想,找個磚頭之類的在牆上寫,可是找不到,我轉來轉去也找不到可寫字的東西。我就找了一個正對著電視機的空椅子坐下,就對電視機發正念:「不准誹謗師父,不准誹謗大法,停止!停止!不准再放,馬上停止!」

我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心裏發著正念,持續大約四十分鐘左右。這時走過來一個保安,啪,把電視機關了,所有的人都走了。我也往外走,走到出口處,看見一張寫字桌上有練習簿和一支筆,我拿起一看,上面有很多常人的簽名。我想,這不就有現成寫字的東西了嗎。於是我就在上面寫起字來。寫下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電視台在騙人」…等等。把本子寫的無法再簽字了才停止。我也不合上練習簿,而是把筆夾在中間,讓我寫的字別人一眼就看見。我就這樣大大方方的寫完,又大大方方的走出門來,沒有想太多。

可一出門,眼前一下子看到七八十個警察,手提電棍。我一下子緊張起來,思想雜念起來了:哎呀!我怎麼那麼大意呢?怎麼會在警察眼皮底下寫那麼多字,被查出筆跡怎麼辦?平時有同修講,不能留下筆跡,或者改變字體,要戴手套……等等。這時就覺的自己怎麼那麼粗心大意,怪不得有同修不願意和我一起出去做事,說我做事不考慮後果,正念不強。

而且還想:哎呀!原來我真是粗心大意,為甚麼事先不看看有沒有警察,為甚麼不想想後果會怎樣,對自己有沒有傷害,為甚麼正念如此不強呢?同修說的對,以後要三思而後行。想著想著,心慌起來了,腳也抖起來,越抖越厲害。腳軟的走不動路了。

這時我有點警覺了:不對呀!這是人心!是怕心出來了。我馬上發正念清除自己的人心、怕心和人的觀念。一邊慢慢走,一邊發正念。之所以慢慢走而不跑,是因為腳太軟提不起來。就這樣足足用了一個小時左右,心才不跳了,腳也不軟了。

回家後我一直想,為甚麼腳會那麼軟?心跳些甚麼?為甚麼發正念鏟除自己的人心,腳才不軟,心才不跳。一直想這些問題,晚上想的睡不著覺,也沒太悟明白。算了,乾脆明天再去看一看,到了現場結果差點笑出聲來。大廳裏空空的,電視機不在了,邪惡的誹謗內容停止播放了。工作人員在忙別的事情,沒有在播放和宣傳邪惡的誹謗內容了。如果是照宣傳展板上的時間,要放十五天的。結果通過發正念第二天就草草收場了。

我坐車回家,心裏很高興,也悟明白了:原來我一開始的做法是對的!正念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想起師父的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當時我真的沒想自己,也沒想後果。一心一意發正念鏟除邪惡。真正到了忘我的地步,這才是無私無我的正覺正念。這才是真正的威力無比的強大正念啊!而看見警察後想到的那些所謂的正念,其實不是正念,恰恰是人心。

這件事經過了那麼長時間,現在才寫出來,一是住得偏遠了些,二是無法與同修和明慧網聯繫,三是覺得自己得法晚,層次有限,不敢提筆。後來看到「你交作業了嗎?」這篇文章,覺得很慚愧。不交作業算個好學生嗎?明慧週刊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交流體會的園地,應該大家都來投稿、交流、圓容才對!

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